分享到:

桑-蚕系统中镉的吸收、累积与迁移

有色金属矿的开采、冶炼和使用含镉原料的工厂,通过“三废”将镉排到环境中,其中大部分进入农业土壤系统[1]。农业土壤镉污染的综合治理已成为当今改善环境和提高环境质量的一个重要问题。合理调整镉污染土地的种植制度是一条重要的技术途径,利用种植生长周期长、形体高大的木本植物净化镉土壤已有报道[2],也有在镉污染土壤上种植纤维作物——苎麻(B.nivedL.Gaud)的报道[3]。“八五”期间,作者在镉污染土壤上种植桑树,发展养蚕业,开辟了安全高效利用镉污染土地的新模式[4]。关于植物对镉的吸收、累积方面已有不少的研究[5~7],但桑树对镉的吸收、运转及镉在桑-蚕系统中的行为的研究工作还很缺乏[8]。本文研究了不同镉污染水平下,土壤-桑树-家蚕系统中镉的吸收、累积和迁移规律,为采用栽桑养蚕来治理和利用镉污染土壤提供科学依据。1 材料与方法1.1 试验小区与供试土壤供栽桑试验的小区为1m×1m×1m(长×宽×深)的砖砌水泥池。供试土壤为第四...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绿色科技》2017年04期
绿色科技

国内外土壤镉污染及其修复技术的现状与展望

1引言土地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主要资本和物质基础,为人类生存和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物质和数量基础。随着工农业的迅速发展,人类把带有大量有毒有害的物质排入到环境中。这在相当多的领域造成了大量的土壤污染,土壤环境污染的问题越来越严重。2国内外土壤镉污染状况镉是生物生长和发育过程中的非必需元素,它也是自然界中最有害的重金属之一,它在土壤中与Hg、As、Cr和Pb一起称为“五毒元素”[1,2]。Cd在自然环境中分布极广,地壳中的平均含量为0.2 mg/kg,广泛存在于岩石、沉积物及土壤中[3]。近年来,由于在环境中Cd的含量增加,在许多国家中已经广泛关注,由于这些国家对食品中重金属的安全性的普遍了解,已经为农田土壤作物制定了一套严格的标准见表1[4]。在我国土壤重金属污染事件频繁发生,土壤Cd污染状况也一直较为严重。例如2013年5月“镉大米”事件、2014年广西大新县重金属污染事件等[5]。土壤重金属污染问题威胁到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自然资源学报》2017年07期
自然资源学报

广西土壤镉含量状况与风险评估研究进展

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土壤重金属污染日趋严峻。自然界中镉常伴生在铅、锌等金属矿石中,这些矿石的开采、冶炼和加工均会引起伴生的镉进入土壤环境中[1]。镉是人体多器官、多系统的毒物,不易经生物降解,其半衰期长(达20~30 a)[2-3]。世界卫生组织(WHO)和美国环境保护署(USEPA)规定镉的最大允许摄入量均为1μg·kg-1·d-1[4]。镉在环境中不会分解,污染排放的镉最终会蓄积在土壤中,几十年长期存在,持续影响农产品安全和人群健康。联合国国际环境规划署和国际劳动卫生重金属委员会把镉列入重点研究的环境污染物[5]。目前,国内外学者对土壤重金属镉做了大量研究,我国北京[6-7]、湖北[8]、贵州[9]、成都[10]、广东[11]等地及国外的哈塔伊[12]、马德里[13]、那不勒斯[14]、扎姆法拉州[15]等地区均有相关调查。各地区的调查结果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由于信息相对零散及区域差异性等问题,针对我国广西区土壤镉含量分布状...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环境保护与循环经济》2017年03期
环境保护与循环经济

贵州省土壤镉环境现状分布与特点及修复状况

1引言镉和锌是同族元素,在自然界中镉常与锌、铅共生,是生物毒性最强的重金属元素之一,其迁移能力强,且易被植物吸收积累。镉是人体非必需元素,在自然界中常以化合物状态存在,一般含量很低,正常环境状态下,不会影响人体健康。未污染土壤中的镉主要来源于成土母质,其镉含量随母质的不同而有所差异,发育于火成岩的土壤镉含量较小,为0.1~0.3 mg/kg;发育于变质岩的土壤镉含量居中,在0.1~1.0 mg/kg之间;而发育于沉积岩的土壤镉含量最高[1],可达0.3~11 mg/kg。我国土类镉背景值差异较大,土壤类型不同,镉含量也不相同,其含量变化范围在0.017~0.332 mg/kg[2]。此外,我国各区域间土壤镉的背景值也呈现出了一定的规律性:西部地区中部地区东部地区;北方地区南方地区,显然各地区土壤中镉的背景值有较大差异。镉既可以通过人类活动也可以通过自然过程进入土壤,人类活动主要包括不同工矿企业等工业生产对土的额外输入、农业生产活...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现代农业科技》2017年11期
现代农业科技

土壤镉污染及其修复方法

土壤作为连接无机界和有机界的纽带,是地球上物质循环、能量迁移转化的重要场所[1],在保护环境和维持生态平衡中具有重要作用[2]。近年来,随着工矿业“三废”的排放与堆放、农化产品的不当使用及污水灌溉、城镇化发展伴生问题的发生,重金属镉通过各种途径进入土壤并造成污染[3],在影响植物产量和质量的同时,也会通过能量流动最终富集到人体中造成危害。因此,土壤镉污染修复已成为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但由于其隐蔽性、滞后性、累积性等特点,给土壤修复带来了困难。面对严峻的污染形势,人们采用物理修复、生物修复、农业生态修复、化学修复等方法,为实现土壤可持续利用不断努力。本文通过论述、分析土壤镉污染的来源、危害、特点及修复方法,以期为土壤镉污染修复提供理论依据。1土壤镉污染危害镉是一种生物毒性极强的重金属元素。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还曾议定了人体能摄入镉的最低剂量,对镉的限制十分严格。由于土壤是连接生物界与非生物界的纽带,所以镉一旦进入土壤,势必...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学通报》2017年30期
中国农学通报

农田土壤镉污染原位钝化修复技术的研究进展

0土壤镉污染概述1817年,人类第一次发现Cd,此后Cd广泛应用于电镀、合金制造等行业[1],具有较高的经济价值。但是Cd却拥有相当强的毒性,随着Cd在生态系统中的不断累积,其毒性也在不断增强,并通过食物链影响人体健康[2]。此外,Cd在土壤中存在的形态比较稳定,这一特性使得它很容易在土壤中积累。2014年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表明,中国土壤环境状况总体不容乐观,耕地土壤质量非常堪忧。其中土壤中Cd的点位超标率高达7.0%,而Hg、As、Cu、Pb、Cr、Zn、Ni的点位超标率分别为1.6%、2.7%、2.1%、1.5%、1.1%、0.9%和4.8%。很明显,土壤中Cd的污染程度远高于其他7种重金属元素[3]。2016年5月28日,国务院颁布《土十条》,其中提出重点监测五种重金属元素,Cd被列为首位,由此可见治理我国土壤Cd污染已经刻不容缓。在美国、日本等西方国家,土壤也遭受着比较严重的Cd污染,尤其是农田土壤Cd污染问...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