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杉阔混交林主要种群多维生态位特征

近几十年来 ,许多学者对种群生态位特征进行研究 [1~ 9] 。以往的研究往往是在综合的环境因素下研究种群的生态位特征 ,以一样方或样方组作为资源位进行测度的 [4 ] 。但这种方法可能导致悖论[6] ,并且难以对结果进行生态学意义上的解释。为此 ,本文应用生态位空间分割法[10 ,11] 划分资源空间 ,并分析了杉阔混交林中的 1 0个主要乔木种群在不同资源空间中的多维生态位特征。这有助于对杉阔混交林种间关系的理解 ,为杉阔混交林的营造以及经营管理等方面提供科学的理论依据。1 研究方法1 .1 调查测试方法调查地区位于闽西北连城县梅花山、将乐县龙栖山、武夷山市武夷山 3个自然保护区杉阔天然混交林中。上述 3个地区群落的起源均为天然起源 ,林龄约在 90~ 1 0 0 a之间 ,其更新特点根据种群动态研究结果表明为天然更新。梅花山自然保护区的杉阔混交林群落乔木层主要优势种为木荷 (Schima superba)、上杭锥(Cast...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应用与环境生物学报》2004年06期
应用与环境生物学报

毛竹混交林主要种群多维生态位特征

由于生态位理论研究在物种间关系、生物多样性、种群进化等方面的广泛应用和取得的成果 ,使生态位理论成为近 2 0a来生态学研究的热点之一[1~ 3 ] .生态位宽度及生态位重叠是生态位特征的重要指标 .生态位宽度是指一个种群 (或其它生物单位 )所利用的各种不同资源的总和 .一般地说 ,一个种的生态位越宽 ,该物种的特化程度就越小 ,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就越强 ;相反 ,一个种的生态位越窄 ,则该种更倾向于一个特化种 ,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就越弱 .当两个物种利用同一资源或共同占有某一资源因素 (食物、营养成分、空间等 )时 ,就会出现生态位重叠现象 .在这种情况下 ,就会有一部分空间为两个生态位所共占 ,假如两个物种具有完全一样的生态位 ,就叫完全重叠 .但多数情况下 ,生态位之间只会发生部分重叠 ,即一部分资源是被共同利用的 ,而其他部分则分别被各自所占据[4\〗.195 7年Hutchison从空间、资源利用等多方面考虑 ,对生态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Entomologia Sinica》1994年04期
Entomologia Sinica

苹果园两种叶螨多维生态位初步研究(英语)

互1**区****n*N After niche was glventhe ddlnltlon of n-dimensiond hypervohme(Hutchlnson1957),multlvarlate statistical approac卜 Is Introduced progresslvdy to estaMIs卜multldlmenslonal mathematical niche models(Yangand Ma 1992).A lot ofexcellent workhas been done In thlsfleld(e。g,Greeri 1974:Dueser and Shugart 1979:Johnson 1977:Patten and Aub卜互eI98工;Waug二985).豆n these researches,multldlmenslona且 niches o正 ev-ery hue have ...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05期
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多维生态位理论视角下的大学生村官成长成才研究

多维生态位理论最早由哈钦森(Hutchinson)在1957年提出,这位英国学者以不同种群在多维度的空间当中所表现出的不同适应程度为依据来确定其生态位的不同边界,这些边界在理论层面上往往显得比较宽泛,总是存在一个在“假想”当中能够为某一个种群所占有的“最大空间”,这样一个空间便被称为基础生态位;但在现实当中,这样的最大空间却很难被某一种群所单独占有,换言之,任何一个种群所占有的空间都是被其他外部因素在不同程度上所侵占了的“非最大空间”,而这样的空间则被哈钦森称为实际生态位[1]。在借鉴哈钦森研究成果的基础之上,奥德姆又探讨了生态位的重叠与分离问题。奥德姆认为,生存于多维环境之下的某一种群内部的竞争激烈程度将对其生态位边界的移动产生重要影响,该种群内部的诸多个体为争夺资源而开展的竞争愈是激烈那么其生态位的边界便愈容易扩张,而不同种群生态位边界的扩张则必然造成多个生态位在不同程度上的重叠,这种重叠的范围越大,则不同种群间为争夺某些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西昌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04期
西昌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多维生态位视域下的喀什汉语方言探析

关于“生态位”的定义,1957年英国生态学家哈钦森曾界定说“如果将影响物种的一个因子看作是一个维度,在此维度上,可以定义出物种的一个范围。假如同时考虑多个以至所有的维度,就可以定义出生态位”。在他所提出的多维度生态位思路里,体现了传统生态学家特别重视的三种因子,它们分别是功能、资源的利用与互动、所处空间位置。这与Hauge 1971年提出的隐喻生态语言学理论有相同的思路,生态语言学的生态环境与生态位概念契合。语言是一种资源,具有自然属性,方言亦如此。“从方言生态位的角度看,要使方言保持生命力,实现可持续发展,其实就是要维护好方言的生态位。因此,研究方言的生态位,对于方言未来的发展很有意义”[1]。一、喀什汉语方言的生态位因子喀什地处新疆南疆,其中移民戍恳、语言政策、民族杂居等营造了本地多语言多语种的生态环境,并在喀什汉语方言或定型或变异的历时演变过程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喀什地区独特的生态位为本地汉语方言的形成演变定型提供了“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经济地理》2019年08期
经济地理

多维生态位视角下的乡村养老特色村研究——以浙江西北部为例

利用的比例”[2],即某一物种或种群在生物群落中所能利用的资源总数的集合。其中“多维空间”来自G Hutchinson的多维超体积生态位(N-Dimen-sional Hypervolume Niche)[3],相同状态下单一维度的生态位宽度越大,表示占该维度的资源越多,多生态位(Ecological Niche)概念起源于生态学,指生物种群在空间环境中占据的基本生活单位[1]。衡量生态位状况的重要标尺是生态位宽度(NicheBreadth),这一概念于1965年被Van Valen定义为“在有限资源的多维空间中为一物种或群落片段所维超体积生态位宽度越大。至今,生态位理论已发展为一种知识论和方法论,以有机世界的演进规律解释非生命事物的发展变化[4],被普遍应用于土地利用[5]、旅游规划[6-7]、景观规划[8]等多方面。生态位理论在乡村研究的应用度较城市研究明显更低,仅有少量学者将其用于村庄适宜性评价研究[9-11],而将多维生...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