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流域生态学研究内容的整体表述

大江大河流域,作为一种特殊的区域,以丰富的水资源哺育着人类,灌溉着农田,净化着环境,以干支流航运为联系纽带沟通着全流域,以广阔的水域养育了千万种水生生物,以蕴藏着的巨大水能为流域经济振兴提供强大的动力。二次世界大战后,流域开发日益受到人们的重视。许多国家和地区越来越把以流域为单元,建立和恢复森林生态系统或发展混农林业(或称混林农业)作为整治环境和发展经济的一个重要途径[1]。如苏联伏尔加河、第聂伯河等流域,美国密西西比河、哥伦比亚河等流域,欧洲的莱茵河、南亚恒河等大流域的治理和开发表明,流域经济开发已成为当代经济发展的一股潮流[2],并开始了建立流域生态学理论体系的研究[3,4]。长江是我国第一大河,世界第三大河。发源于青藏高原唐古拉山主峰各拉丹东雪山西南侧,全长6300km,沿途有700余条一级支流汇入,流域面积180.85万km2,占全国国土面积的18.8%。流域大部分处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区,温暖湿润,多年平均降水量1100m...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6年S2期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基于学科评价的流域生态学学科构建策略分析

流域生态学自其提出之日起便被定位为一门学科[1-5],但虽经过近20年的发展,流域生态学学科发展依然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然而由于中国的流域性生态环境问题已日趋严峻[6],发展流域生态学、应对流域性生态环境问题已是迫在眉睫的任务。本文基于对流域生态学学科评价的结果,对照学科评判标准,结合现实情况,提出推动流域生态学学科发展和完善需要开展的一系列工作,希望能为流域生态学的下一步发展提供一个方向性任务性指导。更进一步来讲,比列出这一工作清单更为触及流域生态学学科构建核心的,是对流域生态学的理论性基本预设。从性质上来讲,这些基本预设是对流域生态学基本认识的一些预设,是方向性的预设,将成为一个学科相关研究开展的认识基础,也是学科构建任务展开的基础,因而是一个极其重要也极其宏大的任务。本文无意独断,只是尝试阐述我们自己对“研究对象与核心论题、学科属性与学科定位”的认识和观点,以企就正于诸位专家学者。1流域生态学学科构建的任务基于流域生态学学...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6年S2期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基于学科基本要素分析的流域生态学学科评价

流域生态学的提出是一个时代的必然[1]。流域是地球表层系统的一个自然划分单元,通过水文联系将上下游、左右岸、陆地与水体连接为一个整体。大河流域孕育了人类文明,因而人类文明史也是人与自然、人与河流相互作用的历史[2]。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尤其是近数十年来,人类活动对自然系统干扰强度急剧增加,资源环境压力迅速扩大,中国的生态环境问题已逐渐从局部性问题演变成全流域性问题,并且呈集中涌现态势,诸如流域性水污染、综合性水资源短缺、水利工程建设与生态保护矛盾、流域性环境突发事件等等[3]。要解决流域尺度的生态环境问题,就需要有流域尺度的生态研究来做支撑。因此,流域生态学在中国的提出具有强烈的时代意义和现实意义,从社会需求推动科学发展的角度上来讲,甚至具有时代必然性。如果说十多年前流域生态学在中国的最先提出是一种时代呼唤,那么今天流域生态学在中国的发展就是一个迫在眉睫的任务。流域生态学学科的发展现状和发展任务非常值得探讨。流域生态学(wate...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地球》2017年03期
地球

长江大保护需要科学智慧 复旦大学专家阐述长江保护思路

本刊记者曹晓霞复旦大学专家阐述长江保护思路长江、黄河都是中华民族的发源地,都是中华民族的摇篮,修复长江生态环境已经被摆到了压倒性位置。对此,复旦大学特聘教授陈家宽和复旦大学生态学专业在读博士李琴近期撰文表示,习总书记的讲话标志着长江流域的发展经历了从“大开发”到“开发与保护并重”,再到“大保护”的重大战略演变,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长江流域将走向共同繁荣和代际公平的生态文明时代。长江大保护需要科学智慧两位专家在文中指出,历史上,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的生态资源、生物多样性资源、矿产资源和空间资源是中华古文明起源、发展和繁荣的最重要物质基础。在今后,长江流域的对已有文献统计分析发现,绝大多数是主流媒体对习总书记关于“长江大保护”讲话的报道和解读,长江流域各地政府的积极响应,环境保护NGO的摇旗呐喊,以及民进、民建和九三学社等民主党派为主的参政议政文章,提出了很多关于“长江大保护”和“长江经济带建设”的政策建议。这些报道和政策建议对推动长...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地球》2017年03期
《生态学报》2005年05期
生态学报

流域生态学及模型系统

流域是指某个水系及其集水区域 ,是内陆生态系统的基本单元。由于自然事故和人类干扰 ,流域经常面临着很多的问题 ,如洪水、干旱、山地灾害、水资源短缺和生态退化等 ,因此流域综合管理成为重要的研究课题。流域综合管理在真正意义上不应单纯以保护为目标 ,而以发展为根本出发点 ,并把资源综合利用 ,生态结构平衡和生态安全作为绝对约束条件 ,以保证发展的可持续性。目前的流域综合研究主要在水利和生态两个方面进行 :其中水利方面主要研究流域的水文情势、水资源开发和水环境容量等 ,对生态的考虑主要是在水土保持、水污染防治和水利工程环境影响评价上 ;生态方面主要研究流域的土地利用、生物生理特征、生态栖息地、生态结构及功能和生物多样性 ,较少涉及与水文、水动力学和水工建筑物运行之间的相互关系 ,这种分离对流域综合管理带来了一定的问题 ,譬如 :在水利方面 ,生态对水的影响目前还较少考虑 (1)浮游生物的种群结构变化对水体自净能力的影响 ;(2 )河床...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生物多样性》2018年04期
生物多样性

南昌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流域生态学研究所

南昌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流域生态学研究所成立于2010年,是我国第一个以流域生态学命名的研究机构。研究所瞄准国家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需求,紧扣长江大保护国家战略,以鄱阳湖流域为重点研究区域,与十几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两个国际组织(基金会)、三个省级研究机构等建立了双边和多边战略合作关系,研究在自然或自然与人类双重作用下流域空间异质性及流域内不同等级尺度上生物与环境的相互关系——格局和过程等重要科学问题,在三个方向上开展系统研究:(1)流域生物多样性格局与自然保护;(2)流域环境演变与主要驱动力;(3)流域生物多样性资源挖掘、保护与可持续利用等。目前,流域生态学研究所已建成面积达1,700 m2的研究平台,有全职研究人员9名,实验技术人员1名,双聘教授2人,柔性引进人才4人,已组建成一支能解决国家和区域发展中流域尺度上生态保护需求并处于前沿的科研队伍。八年来,流域生态学研究所与国内相关力量共同推进中国流域生态学发展大格局的形成,...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