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雪中即景(组诗)

一条路父亲用一把铁锹,打开门排着队的雪急忙,让出了一条路路很长,弯弯曲曲五保李奶奶,从这条路上过来有一大碗热腾腾的面,正等着她菜园子母亲来到菜地,愣了半天所有的菜都和母亲,捉起了迷藏一棵老柳树,止不住地笑风一吹刚装的一排假牙,不时抖落一些卖菜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岁月》2017年02期
《初中生世界》2017年08期
初中生世界

一亩田 一个梦

虽然,曾经我的梦想并非是做一名教师,当他们又r然成为霜打的小茄子,蔫呆呆的。一学初读师范也不是我的初衷,但因为爱孩子,坚守期下来,他们似乎失去了原有的活泼可爱,这又在教育的“一亩田”十五载有余,我依然把这一职是我所不愿看到的。我发现,曾经奉行的班级管业做得津津有味、乐此不疲。想来,在教育这亩'理理念“严而有度”,似乎对他们不是很合适。经田里,同样可以像“花婆婆”一样,去践行“做一件过一个寒假的思考,开学以后,我开始转变班级让世界变得更美丽的事”! 管理理念,对他们实行“宽而有度”的策略。果似乎与每一届学生的相遇,都是教师生命中然,他们又开始像一只只活泼可爱的小猴子般上最美好的缘分。虽说带学生就如田地里的庄稼蹿下跳了;又开始像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麻雀,跟一样收了一茬又来一茬,但我还是会在每一届的在我这个被他们尊封为“女王”的老师后面团团孩子身上倾尽所有的爱。所以,我从不问自己分转了。对我来说,还是更喜欢他们的顽皮可爱。到什么样的班级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读写算(小学低年级)》2017年05期
读写算(小学低年级)

巧称种子

江苏省海门市实验附小二(3)班卞阳博奶奶准备在菜园里种上我最爱吃的小青菜和胡萝卜。星期天,奶奶就带着我来到种子店买种子。一进门,奶奶就跟营业员说:“同志,我要200克小青菜籽和100克胡萝卜籽。”营业员忙迎上来,说:“大婶,您要的种子有,可今天天平秤上的砝码找不到了,没法称散装的了。要不,您就买大包装的,有500克一袋的,也有350克一袋的。”奶奶到柜台前瞅了瞅,说:“那太多了,我还是过两天再来买吧!”奶奶拉着我的手往外走。这时,我忽然想起老师上课教我们用天平的方法:只一下用这种方法称种子。于是,我连忙拉住奶奶,说:“奶奶、阿姨,没有砝码,我也有办法称出种子。让我试一试吧?”阿姨笑着说:“是吗?你称给我们看看!”于是,我先拿起一袋500克的青菜籽放在天平的左边,说:“我可以把这袋青菜籽当作砝码,然后在右边托盘里不断地加胡萝卜籽,加到天平平衡,这时右边的胡萝卜籽就是500克了。对不对?”奶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饮食科学》2017年02期
饮食科学

“萌”得宝贝好胃口

“宝贝,再吃一口,乖!”爷爷奶奶端着碗追着小孙孙“求吃饭”的戏码,想必在许多有孩子的家庭中都曾上演过。其实有时候,稍微玩点小心思,就能让宝贝乖乖就范,“萌”是最管用的一招。鸟巢面用料:面条100克,小青菜100克,熟鹌鹑蛋3个,胡萝卜、黑芝麻、菜籽油、盐、生抽各少许。做法:1.锅中烧水放入少许盐和油,将小青菜焯烫后捞出,下入面条烧软后滗去多余的水,加少许生抽调味。2.将小青菜先铺在盘中,再放入面条。3.熟鹌鹑蛋小心剥壳,表面划一小口,插入两片剪成尖嘴状的胡萝卜,再用两颗黑芝麻做眼睛,做成嗷嗷...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课堂内外(小学版)》2017年06期
课堂内外(小学版)

泊船“瓜舟”变“呱舟”

周末天气晴好,妈妈带着我、子瑜和晨瑶来到子揃外婆家的菜园。春天的菜园一派生机勃勃:粉红的剪豆花,浅黄的黄花菜,翠绿的小青菜……让我目不暇接。子瑜、晨瑶和妈妈正费力地挖着红彤彤的萝卜;而我抓起镰刀走进菜地里,去割那翠绿的青菜。 割了一会儿,我便把镰刀放在萝卜地旁,跑到引水渠边,用清凉的泉水洗手。咦?不远处有一个瓜架,瓜架下还有一个茅草堆。好奇心驱使我跳进干涸的渠道,来到了瓜架。我机幵茅草堆,_个黄色的东西出现在眼前。这个东西圆滚滚的,黄中带着点点黑斑,覆盖着-顏醜泥土。我蛇拿總,職关节敲了敲,发现是空心的;摇了摇,还“砰砰”作响。这是什么玩意儿?里面装着什么东西?这时候,子瑜也跑了过来,指着不明物问:“越哥哥,这是什么呀?”“我也不知道。”我一边爬上田埂,一边答道。一转身,我发现路边躺着一根木头,模样似标枪,便捡了起来,对准黄色不明物,猛地投了出去。“咔嚓”一声,不明物破幵一道大□子,“标枪”正插在不明物上面。我跳过渠道,一把抓起...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方文化周刊》2017年Z2期
东方文化周刊

荠菜

荠菜一直是国人喜爱的野菜之一。但是荠菜一直没有成为“家菜”。我觉得,不是它不想,而是在人们眼里,它没有成为“家菜”的资格。野菜要想被人们请进田园,成为家养的菜,得符合几个条件:一是它必须无毒。二是必须美味。三是不能太弱小卑微。这些条件缺一不可。荠菜无疑太卑微。比起白菜、芹菜、萝卜甚至小青菜,它的体积实在算是太小。一捻而已。数百棵荠菜也难成一盘菜。显然,种植这种野菜,是件得不偿失的事。卑微,使农人们常常把溜进菜园的荠菜当作杂草锄掉。但是荠菜的清香,又实在早已拴住人们的胃口。所以清闲时,人们偶尔会到田野挖荠菜,做些不稼而穑的事情。没有人种,却有人收,这对荠菜的艰厄生存,实在算是雪上加霜。千百年来,荠菜并没有因此绝迹。这得益于它的顽强的生存能力,也得益于它的生存智慧。说起生存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