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唐诗中的神仙意象看唐代诗人的精神世界

神仙意象是积淀在唐代诗人心头的一个特定的审美意象与情感载体,在唐诗中出现频率相当高,《全唐诗》有近二百位诗人写及神仙意象,提到七百多个不同的神仙名字,有八百多首诗歌涉及(颜进雄统计为557首游仙诗,其中初唐68首,盛唐131首,中唐115首,晚唐243首,曹唐占一百多首)[1]。神仙意象是唐代诗人在道教影响下的思想与学道行为在文学上的综合反映,也是宗教在唐代政权操控下神圣化的反映。道教对诗人的影响莫过于唐,诗人通过神仙意象的塑造表达自身的宗教体验、生命感悟、爱情追求与人文理想,展现复杂多重的思想与心态,呈现丰富的精神世界。在诗人笔端,对生命与自由的追寻与超越,婚姻与爱情的权衡纠结,出世与入世的矛盾纠葛,一一展露,神仙意象的种种构建方式反映出唐代不同时期神仙观念、道教观念的变迁和诗人对生命、爱情、社会的独特思考。一、对飞翔与长生的向往唐代诗人往往塑造理想化的仙人形象和仙界的生活场景,表达对自身及现实世界的想象。唐诗对神仙异于人类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新疆职业大学学报》2013年05期
新疆职业大学学报

古典诗色彩意象的表达机制

中国古典诗中蕴含了各种色彩意象,对于中国古典诗中的色彩意象的研究,对我们深入把握中国文学艺术的审美表达机制有着重要的意义。诗歌色彩意象的流变反映了诗歌的演变过程,通过色彩意象的流变可以看出不同历史时期诗歌的思想意蕴特征和艺术风格。一、诗歌色彩意象的由来与色彩意象表达机制的生成(一)诗画同源———诗歌色彩意象的由来苏东坡在《东坡题跋》中评王维之诗画:“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韩干马》中亦云“:少陵翰墨无形画,韩干丹青不语诗”。可见,诗歌与绘画这两种艺术形式有着紧密的联系,正如宋代画家张舜民在《画墁集》的《跋百之诗画》中说:“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那么,构建二者之间的桥梁是什么?从根本上说是意境是抒情作品中呈现的情景交融、虚实相生的形象系统所诱发和开拓的审美想象空间。在中国传统艺术中,诗歌是抒情的,绘画是表意的,都是主体情感向审美意象的投射。二者本质上是相通的,情景交融,韵味无穷是意境的基本特征。但从表现...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延安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3年06期
延安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浅谈叙事意象的交流体系

叙事意象指的是文本中能够表现或暗示出的某种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的体验或感情的形象;它是融入了作者的思想感情的形象,是用具体的形象来表现人类在情感、心智等方面的经验和体会。通过作者在文本中所提炼的意象引导和暗示读者从具体的感性的形象中领略到情景交融、浑然一体的境界。读者可以在更深刻了解作者的基础上,把握文本的真正内涵。意象由各种物质组成,它可以是一个具体的动物,可以是一个具体的植物,也可以是比较抽象的东西,它是主观和客观的的融合,是景与情的结合。叙事意象作为小说中表达主题的重要标志,它在叙事文本中的运用有时是单个的意象反复出现而组成的意象链;有时是多条意象链所组成的意象网。因此,它的叙事功能主要体现在意象在文本话语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文本中的叙事意象分为主导型意象和次要意象,主导性意象表现并深化了文本的主题,凸显了文本意图,主导意象在叙事中的作用主要表现在对整个叙事结构的统领和驾驭,并充分调动其他意象形成合力。主导性意象影响着文本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华文化论坛》2013年11期
中华文化论坛

“巫山神女”意象的多重文化意蕴阐释

自楚人宋玉《高唐赋》、《神女赋》流传于世之后,巫山神女作为一个经典的文学意象出现在一系列诗词曲赋中,形成了吟哦抒写神女的文学长廊,尤其是在古代诗歌中的“巫山神女”意象更加引人注目。因此,分析古代诗歌中“巫山神女”意象的多重文化意蕴并探寻其文化根源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一、“巫山神女”意象的多重文化意蕴(一)爱情意象最早有文字记载的爱情是涂山氏之女的《候人歌》,还有叹息“心说君兮君不知”的《越人歌》。此后更有数不胜数的痴男怨女用生命书写的动人华章。尤其是宋玉赋中神女与怀王的梦中缱绻,更是激活了无数男女被冻结了的灵魂,他们想要借这渺远的人神之恋来宣泄自己满怀的渴望与艳羡。正如姜亮夫在批阅宋玉《高唐》、《神女》二赋时所言:“在中国文学史上,这样写女性的神与体貌的坦率,颇引起了汉以后写浪漫的男女关系与女性美的这一般信息,其实也是文学之士乐于取材的一端。”〔1〕“巫山神女”是个有关情爱的意象,且有宋玉《高唐赋》做铺垫,自荐枕席的神女难免会被...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开封大学学报》2013年04期
开封大学学报

从花意象看李清照的人生境遇与心态变化

李清照一生爱花惜花,且写了不少咏花词,所咏之花有梅花、桂花、菊花、梨花、莲花、海棠、牡丹等。在李清照流传下来的为数不多的词作中,咏花词占了较大的比重。在李清照的其他词作中,也往往营造出花意象。因此有人不无夸张地说,李清照词中篇篇有花。由于李清照一生的经历颇为坎坷———早年幸福,中年流荡,晚年悲苦,故其笔下不同时期的花意象也呈现出不同的特点。分析李清照不同时期花意象的情感内涵,不但可以认清李清照的女性意识和自我形象,还可以了解其人生境遇和心态变化。可以说,如果我们想了解李清照坎坷一生中的心路历程,那么其笔下的花意象就是不可或缺的第一手研究资料。下面我们不妨以李清照咏花词或其他词作中所涉及的花意象为切入点,来分析其少女时代、少妇时代、南渡以后以及晚年的生活境遇和心态变化。一、“自是花中第一流”———少女时代的自矜李清照早年是一位乐观洒脱的女性。她出生于诗书之家,父亲李格非是北宋“后四学士”之一,著名文士与学者,著有《洛阳名园记》,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绵阳师范学院学报》2013年10期
绵阳师范学院学报

论六朝诗歌中的桃意象

引言“桃”是中国诗歌中出现频率较高且又蕴含着极其丰富的含义的植物意象。它在历史长河的积淀和打磨下,逐渐在中国古代诗歌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它的形成与发展经历了相当大的蜕变过程。它是一种积淀着中华民族特有的审美情趣,体现着中华民族特有的民族风格和中国古典文学特有的诗风在诗人的眼中扎了根,在诗歌的艺术殿堂燃起了一簇火焰。它以自身独特的精神气质和意蕴在文学界留下了深深的印记。一、桃的概说“桃”自古以来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扮演着一个相当重要的角色。桃有多子多福、消灾避邪、寓婚姻幸福之说。最早记载“桃”的诗歌是《山海经》:“上有大桃树,屈蟠三千里。”先秦时期将桃作为男女青年表达爱情的信物,如《卫风木瓜》:“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诗经·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华”即“花”,而“夭夭”与“灼灼”则极写桃繁茂之姿与开放之灿烂。在这里桃代表了幸福婚姻以及新婚女子美好的娇容之姿。秦汉之际,桃的意象又有一番变化,有写...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