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嬗变与转型:新文学运动前后的中国叙事诗

19世纪末 2 0世纪初及新文学运动前后 ,是中国叙事诗创作及其艺术规范出现根本性变化 ,由古典创作形态向现代文学艺术形态演进的关键时期。这种文学上的嬗变 ,尽管是在鸦片战争以及帝国主义列强对中国的侵略与“救亡图存”的思想启蒙、西方新学与传统国学等多种矛盾交织斗争的文化背景之下 ,从近代的叙事诗创作中就开始了的文学现象 ,但作为一种有意识的、自觉的文学创作形态及其诗学理论 ,还是集中于 1 9世纪末 2 0世纪初的“诗界革命”等文学变革运动之中才展开的。所谓转型 ,即为文学形态的转变 ,是中国叙事诗艺术在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呈现出的一定时期的叙事主题趋向与文体结构形式 ,并由此规定了这一时期叙事诗的创作及整体风貌 ,从而使之与以往时代的叙事诗艺术形态呈现出明显的区别。这种区别一方面是以往数千年中国叙事诗艺术发展的继续 ,一方面又与以往的古典叙事诗形态有着非连续性的差异。西方叙事诗学及文学的影响与中国抒情文学中心地位的式微 ,以及由此...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江苏社会科学》2002年01期
江苏社会科学

由先秦至唐代:汉语叙事诗之成熟

一、汉语诗有“诗史”而无“史诗”中国文化基因中的历史意识十分发达 ,无论是史家、诗家、小说家、戏剧家 ,还是政治家 ,他们往往执着于对历史的浏览、审视和沉思。朝朝修史 ,代代“接力” ,此乃举世所罕见。中国有悠久的历史 ,中国人的意识里大写着“历史”二字。但是 ,在文学创作领域 ,中国却是缺乏“史诗”的。所谓“史诗” ,是指古代叙事诗中 ,反映具有重大意义的历史事件或以古代传说为内容 ,塑造著名英雄形象 ,结构宏大 ,充满幻想和神话色彩的长篇作品 ,如古希腊的《伊里亚特》和《奥德赛》。从世界范围看 ,最古老的中国、印度、希腊和以色列 ,均从上古年代起就开始歌诗 ,但后来印度、希腊是歌唱着讲述故事 ,而中国和以色列则是着重于用歌诗来抒情 (参见闻一多《文学的历史动向》)。为什么会有如此分野 ?就中国的实际情况来看 ,可能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第一 ,中国尽管推崇“诗、史相得” ,但是在实际“分工”上 ,“诗”、“史”却较早地“独当...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合肥师范学院学报》2011年01期
合肥师范学院学报

论中国古代叙事诗之“隐”

“隐”在中国古代诗学理论中有多方面的指向,它既暗含于诗歌内容之中,又常作为表现技巧运用于诗歌创作中。作为一种典型的审美特征,它关涉了多种诗学范畴。恰如李达五所言:“比兴寄托、象征暗示、咏物咏史,在中国古典诗歌中,既有隐的需要,又有审美的需要。隐而美,美而隐,相互关联,不着一字或者寥寥数语,便可尽得风流。”[1]80一、古典诗歌母体中的奇葩:由普遍到特殊的“隐”“隐”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在诗歌之中较早出现,如“隐也者,文外之重旨者也”(《文心雕龙·隐秀》)。刘勰此处之“隐”正是古代诗论家笔下的“含蓄”,吴建民也证实:“刘勰说的‘隐’,即指‘含蓄’。”[2]310当然,古代诗人这种将情感“隐然潜寓于里”(《书徐致远无弦稿后》)、含不尽之意于文外的诗论,实际都具有“隐”的特征。以朱庆余的《宫中词》为例:“寂寂花时闭院门,美人相并立琼轩。含情欲说宫中事,鹦鹉前头不敢言。”该诗是用含蓄以彰显“隐”特征的典型。作者坦言宫人“鹦鹉前头不敢言”,无...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求索》2011年03期
求索

拜伦叙事诗研究在中国

在我国,由于特殊的时代、环境以及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原因,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拜伦这位英国浪漫主义伟大诗人曾经炙手可热,其影响大大超过了华兹华斯、柯勒律治、雪莱、济慈等其他浪漫主义诗人,拜伦的译介和研究也几度掀起高潮。拜伦的叙事诗在其作品中占有绝对的主导地位,在西方叙事诗史乃至世界叙事诗史上拥有自己独特而崇高的地位。在中国的拜伦研究成果中,其叙事诗研究也成为众多学者关注的焦点。本文拟对中国的拜伦叙事诗研究进行全面的梳理,发掘不同时期拜伦叙事诗研究的重点和特点,并指出未来研究的方向。一拜伦最早进入中国学者的视野是在清末民初。诗人昂扬的斗志和慨然赴死的精神,让国人于中华民族生死存亡之际看到了挽救祖国于危难的希望。梁启超、金一、马君武、苏曼殊、王国维、鲁迅、胡适等众多的文人志士投入到拜伦作品的译介和研究中去,从而有了《哀希腊》一诗多个版本的译介,以及两篇重要的理论文章《摩罗诗力说》和《英国大诗人白衣龙小传》的诞生。1924年,《小说月报...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求索》2011年03期
《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4期
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文化比较视域下的中国古典叙事诗研究

近代以来,中外文学界围绕着中国早期究竟有无叙事诗的争论此起彼伏:西方以黑格尔为代表的学者认为,依据西方“规模宏大宽泛”的诗学标准,中国早期没有叙事诗;国内的鲁迅、胡适等人亦认为,“自古以来,未闻有长篇史诗”。对此,以陆侃如、冯沅君为代表的学者则坚持认为,中国诗歌的元典《诗经·大雅》中的“生民”、“公刘”等篇章就是叙事体的史诗,而少数民族以英雄传说、民族起源和迁徙之旅为核心的叙事诗则佐证了这种说法。其实,中国早期不仅有叙事诗,且有多首别具风格、诗风独特的诗篇。只不过是,中西方文学叙事诗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各自形成了鲜明的特色而已。一、社会功用:诗以载道与生存原则由于中国传统的“文以载道”的约束,使得中国古典叙事诗大都带有浓厚的政治及抒情色彩。这一点,除了在《诗经·先民》等五篇、《楚辞》部分章节之外,作为民间文学叙事长诗的少数民族史诗,如藏族的《格萨尔王传》、蒙古族的《江格尔》等诗歌中均显而易见。而以《伊里亚特》和《奥德赛》为代表的早...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科技信息》2011年24期
科技信息

论唐代叙事诗发展的原因

中国是“诗的王国”,长期以来一直以抒情诗为主,叙事诗的发展始终处于迟缓滞后状态,但叙事诗流在民间流传却较为广泛。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绝大多数是抒情诗,但也有少数叙事诗,如叙述周部落发展的一组史诗《生民》、《公刘》等和《氓》、《谷风》等弃妇诗。汉代乐府、南北朝民歌中出现了《孔雀东南飞》、《陌上行》、《孤儿行》、《妇病行》、《羽林郎》、《木兰诗》等较成熟的叙事诗,这些作品有较完整的故事情节、精彩的场面描写、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至唐代,叙事诗日渐成熟,并有了长足的发展。初唐叙事诗并不发达,大规模创作叙事诗的传统始于盛唐,如李白的《长干行》、高适的《燕歌行》、孟浩然的《过故人庄》及《游精思观回王白云在后》等等,这些作品初具叙事诗的规模,叙述完整,情节紧凑,形象感人。此后,杜甫开辟了叙事诗发展的新纪元,他是自觉创作叙事诗的第一人。杜甫的《丽人行》、《兵车行》、《三吏》、《三别》等以诗录史,开创文人叙事诗的创作范式,他的叙事诗被后人称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