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纪之交:中国哲学的方法论断想

世纪之交:中国哲学的方法论断想刘学智(陕西师范大学政治经济学院,西安710062;作者,男,51岁,教授)摘要世纪之交中国哲学的发展要处理好三个关系:一是哲学、学术与政治意识形态的关系;二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与非马克思主义哲学、当代科学的关系;三是中国哲学与世界哲学、世界文化的关系。一方主导和多元并存将可能是未来中国哲学的基本格局。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与中国哲学的世界化、现代化发展统一起来,是中国哲学发展的可行的进路。在中西融通中通过吸收当代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和当代西方哲学,在世界文化的大背景下重建人的精神家园,是未来中国哲学的大致走向。关键词中国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方法论分类号B2一、方法论问题的再提出我们一般把“五四”以后的中国哲学视为现代哲学,其实,在此后的几十年间,中国哲学的发展身负着双重的任务,即既要完成她的近代化历程,又开始了她的现代化进程。我们所说的“近代”一般是以西方为参照系的,中国自鸦片战争之后已进入了近代社会,...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哲学研究》1999年10期
哲学研究

从分析哲学的视角看中国哲学──记全国首届“分析哲学与中国哲学”研讨会

1999年8月12—15日,全国首届“分析哲学与中国哲学”研讨会在昆明召开。这次会议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香港城市大学公共管理及社会政策比较研究中心与中英澳暑期哲学学院联合举办,来自祖国大陆和香港的二十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了本次会议。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的邱仁宗研究员主持了开幕式,陈筠泉研究员发表了演讲,他强调了分析哲学的方法对于哲学研究的重要性,阐明了分析哲学的价值及其对于研究中国哲学的意义。他指出,用分析哲学的方法研究中国哲学不仅开辟了新的研究领域而且对中国哲学和分析哲学的研究都有促进作用,他希望这次研讨会能够推进这方面的研究。整个会议主题明确,论述深刻,讨论集中。以下主要从四个方面介绍这次会议的内容。一、用分析哲学方法研究中国哲学的必要性香港城市大学的陶黎宝华博士通过对“需要(need)”的概念分析考察了分析哲学在解决基本哲学问题上的优越性和局限性。她认为分析哲学对明晰性的追求是达到预期目标的必要手段。沿着这一思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哲学研究》1999年12期
哲学研究

总结五十年,走向新世纪──“新中国哲学 50年”学术研讨会述要

10月18日至20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主办的“新中国哲学50年”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这是哲学界为庆祝新中国50周年华诞而召开的一次盛会,参加会议的有来自全国各地的160余名专家、学者。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李铁映出席大会开幕式并发表了题为“总结五十年,走向新世纪”的讲话。李铁映在讲话中首先回顾了新中国哲学50年的历程,指出新中国哲学事业的曲折发展,始终是与祖国人民的命运、与社会主义事业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建国初期,哲学工作者积极投入了在思想理论战线上清除封建主义、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宣传马克思主义,确立无产阶级思想主导地位的斗争。在社会主义改造运动的不断推进和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过程中,哲学界也开展了多次热烈讨论,这些讨论对于深化哲学研究、加强理论与实践的联系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是,由于“左”的倾向和教条主义的干扰,有些讨论脱离了应有的科学轨道。在随后发生的“文化大革命”中,唯心主义、形而上学横行,不仅...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天津商学院学报》1990年20期
天津商学院学报

试论中国哲学的现代化

在世纪之交思考中国哲学的现代化,不仅是中国哲学界,而且是中国文化界的一件大事。对这一问题的审视和思考,其意义会远远超出哲学本身而具有十分广泛的社会意义;对于处在社会转型期的中国来说,尤其如此。本文试对中国哲学的现代化作一初步探讨。1什么是中国哲学?对于中国哲学现代化问题的思考,我们首先遇到的问题是:什么是中国哲学?对于中国哲学,人们发表了许多意见,但在认识上未必完全一致,因此,对于中国哲学这一问题之下的诸问题的探讨产生歧义,也就在所难免。我们这里不妨把中国哲学作两种区分:一是“中国的哲学”与“在中国的哲学”;二是“中国系的哲学”与“中国人的哲学”,这两种区分又相互关联。第一种区分是受冯友兰对“中国的佛学”与“在中国的佛学”的区分的启发所作的区分。按照冯友兰的观点,“中国的佛学”与“在中国的佛学”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中国的佛学”已经与中国的思想相结合,它是联系着中国的哲学传统发展起来的;而“在中国的佛学”规定自己只遵守印度的宗教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哲学史》1999年02期
中国哲学史

求索中国哲学的“真精神”──读《心灵超越与境界》

也许,单是这《心灵超越与境界》的书名,便使我们乐于打开这本书。心灵的自我超越与超越的美好境界,不仅是中国古人的精神追求,也是当今许多现代人的内心呼唤。同时,“心灵”与“境界”,亦都十分复杂,具有相当大的研究难度,更不要说再别有创意地用“超越”将二者联系起来。而就在饶有兴味地读着这本书的时候,我们渐渐能发现,书中的学术贡献,似乎比想象和期待的还要多,特别是他的研究还不只在境界论本身,而是有更高的立意,那就是著者蒙培元先生所言“中国哲学的‘真精神”’。这“中国哲学的‘真精神”’,我理解便是真正的中国哲学珍贵精髓,一种虽独特却充满哲学意味的中国大智慧。本书将其归结为完全不同于西方实体论的自我超越的境界论,指出,中国哲学虽然讨论到许多方面的问题,但是只有心灵与境界的问题才是他的终极关切。不是别的,正是这一点使他同西方哲学区分开来而成为中国哲学。中国哲学是境界形态的哲学,而不是实体论哲学。境界论的特点是内外合一、主客合一、天人合一(见该书...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哲学史》1999年03期
中国哲学史

中国哲学何以能成立──四位学者对中国哲学成立的证明

一、问题的提出中国文明没有发展出(近代)科学(Science),科学是西方文明的产物,这已成为国内学界所公认的一个定论,尽管为了挽回中国人在这方面的一点面子,梁启超曾言之凿凿地论证《墨列中也体现着西方科学的原则①;黄遵宪更是煞有介事地说西方科学(格致)源于(墨子》,其传入中国无非是“回娘家”②;而胡适则打圆场说,中国没有科学内容是真的,但中国却有科学精神,这种科学精神发端于由孔子创导的“自由问答,自由讨论,独立思想,怀疑,热心而冷静的求知”的儒家学风,并绵延流布,到明清的考据学遂发扬光大③。然而,诸如此类的明显带有“爱族主义”倾向的言论充其量也只能给国人带来虚幻的满足感,这种虚幻的满足感毕竟无法迷住我们的心窍而睁眼不看铁板钉钉的事实,于是,我们便转而讨论一个更为实际的问题,那就是中国文明为什么没有发展出科学?这就是众所周知的“李约瑟问题”④。八十年代以来,有如此之多的人热衷于探讨这个问题以致于约定俗成地形成了一门可以称之为“李约...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