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唐代社会的神仙信仰

唐朝是我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在此期间,政治安定,生产发展,经济繁荣。特别是自唐太宗即位后,但武修文,恢复战后创伤,出现了“贞观盛世”的繁荣景象。在物质文化高度发展的基础上,唐代诸帝在享尽人间荣华富贵的同时,又无限追恋现实生活,幻想长生不死,永享天年。道教所宣扬的只要服用长生不死之丹药,就可以延年益寿、返老还童的说教,恰好符合唐代诸帝的口味。唐代清帝多笃信丹药,至死不悟。上行下效,封建士大夫及武将、宫人和平民百姓,对神仙也莫不顶礼莫拜,推崇备至。本文试图对唐代三组人群的神仙信仰作一剖析。 一皇帝的神仙信仰 最信仰神仙之说者当推某些皇帝。与历代帝王一样,唐代诸帝享尽了人间的荣华富贵,唯不死难求。道教宣扬的神仙说正对其口味。皇帝的信神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表现在炼丹上。神仙之道,以长生为本。金丹一粒就可以长生。因此,从唐太宗起,唐代皇帝就热衷于炼金丹服饵,以求长生。本来唐太宗是不信神仙的,他认为“神仙事本虚妄,空有其名,秦始皇...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宗教文化与唐五代笔记小说

笔记小说是以人物活动为中心,采用随事而记的形式叙述人事或变怪故事的篇幅短小的文言小说,是唐五代小说的基本类型之一,包括以鬼神精怪为题材的志怪小说和以人事活动为中心的轶事小说两大类。相对于唐传奇和以敦煌变文为主体的唐五代白话小说的丰富研究成果,从宗教文化的角度对笔记小说的独立研究是薄弱的,也是必要的。全文共分六章,前为绪论,后为参考文献。绪论部分回顾了笔记小说的研究状况以及唐五代小说与宗教的研究成果,并对笔记小说的概念和范围进行了界定,阐明本课题研究的基本思路和方法,以及所要解决的基本问题。第一章为唐五代笔记小说创作的宗教情怀,对唐五代社会修仙崇佛的文化心理的形成进行梳理,揭示出笔记小说作者“亦庄亦怪”的人格特征,以及“穷神变、测幽微”的宗教动机是唐五代志怪类笔记小说创作繁荣的重要原因。第二章为中国宗法性传统宗教与唐五代笔记小说研究。本章首先回顾了上世纪以来关于“儒教”问题的广泛争鸣,认为“儒教”并非宗教。第二节在吸收学界关于宗法...  (本文共17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唐代道教与上层社会

唐代金仙、玉真二公主入道在教俗两界而言,都可谓是盛大之事。然而迄今为止,以此为专题进行精细而微的研究在学术界尚不多见。有鉴于此,本文在参考和吸收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试图以金仙、玉真二公主入道为例,从道教与唐代上层社会的双向互动关系入手,考察唐代道教与政治、经济、文化以及社会生活的相互关系,凸显道教在唐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绪论部分主要介绍本论文的研究意义和价值、前人研究成果、创新点以及研究方法等。第一部分,概述唐代道教发展背景,首先,唐代从建国初就确立优崇道教的治国方略,有唐一代统治者大都尊崇道教,道教上升到类似国教的地位。其次,唐代实行开明专制,三教并重,在经过三教朝堂论议,道教随之世俗化影响到大众日常生活。再次,由于道教独特的立教宗旨,女冠群体应时而现,构成道教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对公主入道也造成了影响。第二部分,用历史学的方法对史料加以分析考证,建构了金仙、玉真二公主的生平事迹及社会生活画卷,尤其是还原了二公主生活面貌、情...  (本文共12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世纪桥》2012年03期
世纪桥

唐代社会开放原因探析

唐代社会出现了形式多样、丰富多彩的开放现象,此已为学界之共识。然而,唐代社会出现如此浓郁的开放风气原因究竟何在呢?对此问题,学术界虽也有文章涉及,但并未作专题详细研究。本文拟对唐代社会开放风气产生的原因作具体分析探讨,以求将对这一问题的研究进一步引向深化。一、唐朝统治者身上的胡族血统众所周知,李唐皇帝带有鲜卑族的血统,为鲜卑化的汉人。正如陈寅恪所述:“若以女系母统言之,唐代创业及初期君主,如高祖之母为独孤氏,太宗之母为窦氏,即纥豆陵氏,高宗之母为长孙氏,皆是胡种(鲜卑族),而非汉族。故李唐皇室之女系母统杂有胡族血胤。”[1](P.1)又进一步论述云:“李唐血统其初本是华夏,其与胡夷混杂,乃一较晚之事实也。”[1](P.13)从李唐皇帝的血统渊源看,其血统不是汉族,而是北方民族—鲜卑后裔。而李渊家族,世为北魏武川镇军官,其祖父李虎随宇文泰开创关中政权,是北魏、西周之际有名的“八柱国”之一。父李炳也是柱国大将军。可见李渊家族亦为鲜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江苏教育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5期
江苏教育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唐代社会的戏谑风气

唐代被公认为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十分开放的朝代,这样一个时代滋生了各种社会风气。“戏谑”作为其中一种,影响甚大。从皇帝到贵族,从大臣到平民,戏谑填补了他们的生活空隙。而关于“戏谑”的故事,许多成为人们日常的谈资,有的还被载入史册。其中不少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一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一、言语的谐谑:微词锋出,言笑倡辩文献中记载了很多关于唐人喜好“戏谑”的内容。如:《大唐新语》里记载乔琳“性好谐谑”,《唐才子传》有载罗隐“好谐谑,感遇辄发”,《旧唐书》有载“液弟涤,多辩智,善谐谑”,等等。由此,管中窥豹,可见当时许多名士都“性好戏谑”。唐代关于“戏谑”的故事,更是不胜枚举。其中最为有名的,当属《大唐新语》中的这段记载:太宗尝宴近臣,令嘲谑以为乐,长孙无忌先嘲欧阳询曰:“耸膊成山字,埋肩不出头。谁家麟阁上,画此一猴”询应声答曰:“索头连背暖,漫裆畏肚寒。只由心溷溷,所以面团团。”太宗敛容曰:“汝岂不畏皇后闻耶”无忌,后之弟也。询为人瘦小特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8年02期
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评《科举制度与唐代社会》

科举制度历来受到史学界的重视,自80年代以来,以科举制度为研究对象的论著不断问世。如吴宗国的《唐代科举制度研究》、傅璇球的《唐代科举与文学》、程千帆的《唐代进土行卷与文学嗽是其中颇具代表意义的论著。这些论著对科举制度本身及其某一侧面进行了详尽的研究,无论是在深度和广度上都超过了以往的研究成果。侯力同志对科举制度的研究情有独钟,盘桓于这一领域已十有余年。近年来,其研究唐代科举制度的系列成果频频问世。最近由岳麓书社出版的《科举制度与唐代社会》一书,便是作者在这一研究领域厚积薄发的重要成果展示。该书系统阐释了科举制度与唐代士人政治、土庶关系、科举集团、经济关系、文化教育乃至上人心态与社会习俗袱变诸问题的互动与互变关系。这种凭藉制度史和社会史横向研究的切入方法,以揭示制度对社会变更的多元影响,进而昭示中国封建社会的阶段性发展规律及其走向的研究思路,体现了作者不回旧格,知难而进的一种创新精神,读后使人颇受启迪。《科举制度与唐代社会贴以下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晋阳学刊》1991年06期
晋阳学刊

唐代体育与唐代社会开放风气

在中国古代,体育文化是时代精神风貌的标志,既反映着社会开放的程度,也促进着社会开放风气的形成。本文拟金过唐代蓬勃开展的体育活动,对它与当时社会开放风气的关系作一探讨,以期对唐代社会开放风气的研究有所裨益。 唐王朝建立后,统治者把儒学作为统治思想,但由于儒学自东汉末以来遭受沉重打击而有所削弱,加上佛、道教的盛行,以及自两晋南北朝以来民族大融合所带来的各种社会变化,给唐代社会注入了新的活力。同时唐初几代君主比较开明,为文化的发展创造了宽松的环境。表现在体育文化上,就是妇女体育的兴起、帝王将相的参与和广大平民百姓的涉足。体育活动不再是单一的为帝王、达官贵人所观赏的娱乐活动和以军事训练为目的的“军中戏”,而成为唐人社会生活的组成部分。一)妇女体育的兴起 唐代妇女和男子一样开展打球、骑射、弈棋等活动,而且还创造出一些自己的专门运动项目,在中国体育史上写下了动人的一笔。球类是唐代妇女普遍参与的运动项目,无论是在当时的墩鞠场上,还是在击鞠(马...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