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唐代的民间淫祠与移风易俗

虽然唐代的各种宗教都很兴旺发达 ,但民间信仰也非常盛行 ,其中民间淫祠就是比较典型的一种。民间淫祠的盛行 ,具有深厚的社会基础。它的盛行 ,曾在唐代社会造成了一定危害。有鉴于此 ,唐政府及各级官吏曾展开过多次移风易俗的工作 ,并取得了一定的社会效果。一民间淫祠 ,据唐人的认识为 :  若妖神淫祠 ,无名而设。……虽岳海镇渎 ,名山大川 ,帝王先贤 ,不当所立之处 ,不在典籍 ,则淫祠也。昔之为人 ,生无功德可称 ,死无节行可奖 ,则淫祠也。1以收录野史小说而著称的《太平广记》专列有“淫祠类”,其中提到唐人信仰的淫祠有“豫章树”、“项羽庙”、“飞布山庙”、“画琵琶”、“壁山神”等 2 。其实唐人信仰的淫祠远不止此。唐代的民间淫祠 ,既有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逐渐积淀下来的 ,如“唐洪州豫章树 ,从秦至今 ,千年以上。远近崇敬 ,或索女妇 ,或索猪羊”。也有根据现实生活需要而临时设置的 ;有的甚至仅仅是因为偶然的行为而人为地传神起来的 ...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史林》2019年01期
史林

教化之外:明代毁淫祠的多重面相

学界一般认为,在中国历史上,特别是宋明以来,毁淫祠是统治者齐整民俗的一种重要手段。【注文1】具体到明代而言,有一些具有理学背景的官员亦往往通过积极地在地方社会捣毁淫祠来践行自身理念,其中比较典型的有魏校、湛若水等人,对此学界已经有较为深入的个案研究。【注文2】但是,如果我们将毁淫祠视为一项社会行动,那么,就必须注意到不同的官员对毁淫祠的态度与举措往往是有所区分的,在明代,毁淫祠的具体实施主要由地方官员主导,其目的和意义其实也并非仅仅局限于教化的推广,且经常有不可预料的结果。【注文3】有鉴于此,本文试图于“教化之外”对明代地方社会中发生的毁淫祠事件作更多角度的考察,希望从毁淫祠的经济收益、地方官员毁淫祠的风险及其毁淫祠的意愿等方面揭示出这一社会行动更为丰富的面相,以就教于方家。一 作为一种地方经费【注文4】补充形式的毁淫祠成化年间,松江人张弼在江西南安府大毁淫祠,据说取得很大成效。事后,他在一次与广东提学使的通信中特别标榜了自己的...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史林》2019年01期
《社会科学》2015年06期
社会科学

十五世纪末江南毁淫祠运动与地方社会

学术界一般认为,明代中后期,即弘治、正德、嘉靖时期是明代地方毁淫祠的高峰,而理学对这波高峰的形成有很大影响1。但这些试图推广理学教化的毁淫祠运动在当时不同的地方社会究竟如何得以实施,地方社会的反应又如何,关于此类问题较有代表性的讨论主要集中于对十六世纪初(正德末嘉靖初)魏校在广东捣毁淫祠事件的相关研究。如井上彻指出的,魏校在珠三角地区的毁淫祠运动得到了当地大族的响应,在此事件后,所谓“儒教秩序”在该地区逐渐得以形成2。而科大卫也持类似观点,认为魏校的毁淫祠与16世纪珠三角的“礼仪的正统化(Ritual Orthodoxy)”后先相继,有其内在联系3。但是在此前后,华南以外的其他区域,毁淫祠又是怎样与地方社会相结合的呢?又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笔者陋见所及,似乎还未见有学者作过深入的研究。基于此,本文将聚焦于十五世纪末(大致从成化后期至弘治年间)在江南苏州府、常州府、松江府、太仓州等地发生的若干毁淫祠个案,试图通过梳理这些毁淫祠事件...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江西社会科学》2012年02期
江西社会科学

移风能否易俗:明代江西地区毁淫祠事件探析

关于明代毁淫祠活动,学术界现有的研究成果主要集中于探讨全国性毁淫祠现象及其影响,从总体上看对此时期某一具体地区毁淫祠活动的研究较少[1]。淫祠的存在根基于地方社会,是民众风俗的组成部分,而官方为使地方社会移风易俗,时常从打击淫祠入手。本文拟以江西为中心,以方志为主要史料,勾勒明代毁淫祠的历程,并从所毁淫祠类型、打击措施及其原因等方面对这一现象进行探析。不足之处,还请方家正之。一、地方官员对淫祠的关注江西毁淫祠活动持续有明一代,特别是从弘治到嘉靖时期是当地毁淫祠活动的高峰。这与学术界已有关于明代全国范围内毁淫祠活动的时间是大致相符的[2]。由于史料记载的不完整,我们无法精确地了解当时毁淫祠活动的具体情况。但是,通过仔细搜爬相关史料,我们总结归纳出,当地政府不遗余力加以打击的淫祠有以下类型:一是存在用人祭祀现象。历史上楚地存在大量杀人祭神现象,历代王朝虽严厉打击,但仍无法根绝。江西地处吴头楚尾,风俗与楚地联系紧密,明李梦阳云:“江西...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2007年01期
社会科学

明清江南毁淫祠研究——以苏松地区为中心

关于明清时代江南地区的毁淫祠运动,学术界现有的研究成果主要集中于探讨清代康熙年间江宁巡抚汤斌毁五通及相关淫祠的行为及其影响①,但从总体上对这一时期江南毁淫祠运动进行的研究却尚付阙如。本文将通过对相关文献的梳理,以江南腹地苏松两府为中心,试图勾勒出本地区在明清时代毁淫祠的大致趋势,并进而从毁淫祠的原因、展开方式及其效果等多方面入手对这一现象进行探讨。一初民时代,信仰无论是作为一种个体还是群体的行为,从来就没有所谓正祀与淫祀之分。淫祠(祀)概念的出现,其实是必然与国家的形成联系在一起的。只有在国家与阶级产生以后,社会的状况映射到信仰领域,才会产生所谓淫祠的问题。统治者在神灵祭祀问题上作出种种限定,其意主要在于垄断祭祀特权,维护已有的社会等级划分。所以,在一些先秦的经典中就首先出现了关于淫祠的一些说法,如《礼记·曲礼下》所提到的“非其所祭而祭之,名曰淫祀,淫祀无福”等等,便是这一状况的反映。唐宋以前的江南相对于中原而言,无疑处于边缘地...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东北师大学报》2002年01期
东北师大学报

明代毁“淫祠”现象浅析

明人所认定的“淫祠”包括三种类型。第一种为不属于国家祭祀制度规定的神灵系统的神祠① ;第二种是民众私自建立和祭祀的、与其社会地位不相称的神祠 ② ;第三 ,不在额设的寺观 ,明代限制寺观数额。洪武二十四年敕令 :“各府州县寺观虽多 ,但存其宽大可容众者一所。”[1 ] (P85 ) 以后 ,虽然放宽了数额 ,但是寺观定额制度在有明一代始终存在 ,额外的寺观都是不合法的被称为“淫寺”。一、明代中央政府毁“淫祠”活动明太祖朱元璋在建国之初 ,就开始了禁止和取缔“淫祠”的做法 ,这种政策被延续了下来。在拆毁不属于国家祀典的“淫祠”方面 ,有几次大规模的行动。成化元年 ,巡抚湖广左佥都御史王俭上疏请“凡天下鬼神 ,不系礼典所载 ,及当代祀典者 ,并宜撤其廊宇 ,毁其象设 ,……”[2 ] (卷一四 ) 。朝廷采纳了这一建议 ,并加以实施。弘治元年 ,礼科给事中张九功上奏 ,请厘正祀典 ,拆毁“淫祠”。礼部尚书周洪谟等官员也建议 ,除了一...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