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0世纪30年代报刊媒介与西北开发

20世纪 2 0 - 30年代 ,在中国内忧外患的情势下 ,国人发出了开发西北的呼声 ,宣传开发西北的各种报刊杂志也相继创刊。各有识之士以挽救国家危机为己任 ,为开发西北纷纷献计献策。在舆论界、理论界的推动下 ,中国自下而上地掀起了开发西北的热潮 ,南京国民政府也制定了开发西北的计划 ,开始致力于开发西北。对于民国时期的西北开发 ,学术界研究较少。近年来曾有学者发表文章 ,大都就当时西北某一领域的开发与建设进行研究 ①,而对于民国时期西北开发的综合研究 ,特别是对于西北开发如何掀起、公众舆论对南京国民政府的西北开发有何影响等尚是研究空白。本文从民国时期主要报刊杂志刊登的有关西北开发的文章 ,从公众舆论的角度研究民国时期的西北开发问题 ,以期对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的西北开发有一个全面的认识和公正的评价。一民国时期所称的西北是指陕西、甘肃、宁夏、绥远、青海、新疆六省 ,面积约占全国的 32 % ,人口仅占全国的 6% ,是一个地广人稀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山西档案》2014年03期
山西档案

民国时期国民党山西省党部机关报《山西党报》

山西大学文学院今藏《山西党报》一张,民国十七年(1928)九月一日(星期六)版,八开四版,系中华民国邮政特准挂号立券的正式机关刊物。头版右上角竖排写着报头名称“山西党报”,报头左侧为报社地址:“太原东缉虎营门牌三十二号,电话一百五十三号。”报头下方横排写有“本报今日一张”的字样。虽只发现一张报纸,并不能否认是否存在一日发行多张的可能。本报对发行报纸进行了标号,所发现报纸出版编号为“第一百四十二号”,据记载“民国十六年间,国民党山西省党部发刊了《山西党报》(以下简称《党报》)”[1](p14),此份报纸距首刊发行已有一年左右的时间,据时间推算并非日刊也非星期六刊,具体创刊日期和发刊周期还有待新的发现才能确定。报头下方有“定报价目”,分别为本城,每月一角四分,零售铜元二枚,次为外埠每月三角,半年一元六角(邮费在内),次为外国每月一元,半年五元(邮费在内),香港与外国相同,说明本报影响不仅仅限于本省,外省、香港及国外仍有发行,受众范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江西社会科学》2016年06期
江西社会科学

民国学者引入西方高等教育知识的心态变迁

民国时期是中西两种文化、两种教育接触碰撞极为密切与剧烈的时期,也是西方文化植入中国的重要阶段。学界关于西方对中国高等教育影响的研究或局限于精英人物,或侧重于制度模式与大学实践,对民国学者面对西方高等教育的心态变迁问题则有所忽略。本文拟主要从民国学者在报刊上发表的大量译介西方高等教育的论文入手,分析其引进西方高等教育知识之心态变迁及对中西关系之处理,以期丰富民国教育史和中外文化交流史研究。一、崇拜西方:一种狂热时代的盲目情绪中国学界早期对西方高等教育的引入心态可以说是尊崇西方,以西为贵,以西为好。这一心态从晚清时期即已发端,至五四新文化运动时可谓达到顶峰。在当时知识精英的视野中,“欧美者,文明之导师也;日本者,文明之后进也”[1],所以破败不堪的中国如想实现凤凰涅槃般自我更新,就必须引进欧美和日本的现代文明。胡适言,中国人“今日的第一要务是要造一种新的心理:要肯认错,要大彻大悟地承认我们自己百不如人”,“第二步便是死心塌地的去学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四川图书馆学报》2013年02期
四川图书馆学报

馆藏珍本旧报刊特色库建设实践——以北京大学图书馆“民国旧报刊”库为例

报刊是历史忠实的纪录者,是反映时代社会面貌的镜子。民国时期是中国社会发展过程中一个重要的历史阶段,在其短短的三十几年时间里却使中国历史风云变幻。作为历史文献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民国报刊无论从内容还是形式上都具有十分独特的地位,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北京大学图书馆(以下简称“北大馆”)馆藏大量晚清至民国时期的重要旧报刊,它们对于了解、研究中国近代的进程,以及这一动荡剧变时期的思想、政治、社会等方面的嬗变,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鉴于此,北大图书馆将这部分珍贵的馆藏资源经过加工整理,建设成特色数据库,以供读者方便使用。1北大馆藏民国旧报刊概况北京大学图书馆是国内最早收藏报刊的图书馆之一,藏有较为丰富的民国旧报刊资源,所藏晚清至民国期间的旧期刊达12000余种、54000多册,旧报纸600余种,不仅藏量丰富,居国内图书馆前列,而且有不少孤本、珍本,为收藏者和研究者所珍视,比如:《时务报》、《燕大周刊》、《学部官报》、《中国女报》等。这一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南京艺术学院学报(音乐与表演)》2016年04期
南京艺术学院学报(音乐与表演)

1937—1948年报刊中的陈云裳

2016年6月29日,陈云裳女士于香港家中安静长眠。这一消息并没有引起广泛的影响,只在少数影迷与专业研究者中引发一片惋惜。故去的陈云裳被称为民国时期的“最后一位影后”、“中国最神秘的影星”、“中国的原节子”……而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陈云裳曾是红透世界华人圈的女影星,不到二十岁时就因主演《木兰从军》(1939),成为中国最有票房号召力的红星,此后五年间主演了二十余部电影。1943年,她急流勇退,在一片叹息声中嫁为人妇。抗战胜利后,她因参加过日伪摄影厂而卷入政治纷争中,不得不避走香港。五十年代,陈云裳曾一度复出,在香港参演了三部影片,虽仍有拥趸,已远不复三、四十年代的盛景。陈云裳就此永远告别影坛,远离了大众的视线。上世纪二十年代起,张织云、阮玲玉、胡蝶、王汉伦等多数出生于1910年前后的女演员构成了中国第一代女明星。而陈云裳与同时代的周璇、黎莉莉、陈燕燕、袁美云等显然组成了活跃于三十年代末至四十年代的中国第二代女影星群体。她们不再...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