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疆新源籍哈萨克诗人述评

伊犁河的三大支流之一———巩乃斯河,滋养了水草丰美的巩乃斯草原。号称世界四大高山牧场之一的巩乃斯草原,哺育了一代又一代哈萨克牧民和他们的牛羊。牧民们深情地赞颂着巩乃斯河与她两岸的草原:“巩乃斯,我的巩乃斯,你用甜甜的水、青青的草喂大了我白白的羊,胖胖的羊。巩乃斯,我亲爱的母亲河,我日夜为你歌唱”。巩乃斯草原历来就是诗与歌的海洋,是诗人成长的摇篮。这里是哈萨克现代文学的奠基人之一、著名诗人唐加勒克的故乡,这里产生过许许多多的民间歌手———阿肯和才华横溢的诗人。在当代哈萨克诗人中有四位就出生在巩乃斯草原,他们像矫健的骏马长途跋涉、纵横驰骋,用他们华美的诗章为这片土地增光添彩。他们是居马德力·马曼、加那提汗·吐特哈别克、哈斯木汗·瓦提汗、艾孜力别克·克那孜别克。一、居马德力·马曼居马德力·马曼1941年出生于新源县吐尔贡乡一个牧民的家庭。1959年毕业于新疆师范学院中文系。从1959年起,先后在《伊犁日报》、《伊犁青年》杂志、《伊犁少...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贵州师范学院学报》2017年05期
贵州师范学院学报

德润人心,诗歌飞扬——论中国当代诗人的责任与担当

诗歌创作作为文艺的一个重要范畴,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次文代会、第九次作代会上强调:“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广大文艺工作者要做到胸中有大义、心里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推出更多反映时代呼声、展现人民奋斗、振奋民族精神、陶冶高尚情操的优秀作品,努力筑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的文艺高峰。”[1]强调了文艺在历史时代发展中的重要性。诗歌可以说是文学头顶的桂冠,是艺术之至境;诗人应该是文学中的精神贵族,是人类文明的重要传承人,是民族家园精神文化的守望者。“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是诗歌创作的题中之义,诗人永远是时代的良心!脱离时代精神内核,游离时代火热生活,诗人将不名一文。李大钊说:“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真正的诗人,是时代的歌者,代表着时代的良知和价值取向。德是一种触动心弦的美感,也是一种动人的品德,犹如一股清泉,润泽我们的心灵,感动我们每一个细节和瞬间,形成一种社会力量,那是大民族的真善美。“...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诗歌》2017年01期
中国诗歌

西方与中国:两种经典的阅读及其意义

我们平时说“古典传统”,似乎就是指中国的古代文学传统,其实这种理解是有误的。平时我们说当代诗人们的作品是“现代诗”,似乎是指具有现代性的诗,这样的理解也是有误的。因此,今天想就“古典”、“传统”、“经典”、“阅读”、“现代”五个词语及其内涵,发表一点不同于他人的见解,以期引起大家的讨论,以推进当代汉语诗歌的向前发展。首先是“古典”。近一个世纪以来,诗人与学者对中国古典传统问题的讨论是比较多的,特别是毛泽东提出新诗要在民歌加古典的基础上发展的理论之后,似乎已经得出了比较可靠的结论。然而,许多人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很好地落实到自己的行动上,没有很好地让古典传统进入我们的生活,更没有让古典传统进入我们的创作过程。中国古典传统博大精深,不然这个具有五千年文明史的民族,就不会有今天的发展,也不会以统一的方式延续到现在。否定古典传统是没有道理的,反对古典传统也是没有出路的。否定古典传统的人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古典传统,反对古典传统的人是因为他们...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诗选刊》2017年04期
诗选刊

谁跑得比闪电还快

摇摇欲飞,寻觅可以停驻的额间光线中的尘埃如镜中的爱情一时迷乱,影子不小心泄露了秘密五光十色的生活升起,莲的脸变红了欧洲之角那不是它要的旋转,也不是它要的喧嚣回音重新长出耳朵的人,她到丛林里去大西洋飞了起来,风释放的幻觉丛生不久,身段飘出一缕芳香地理、航行和岁月的潮汐汇集着,骚动起来她取下钻石,从身上掏出一条湄南河所有的风在此倾斜,吹开海与岸之间的眉宇内心的清流重现了自己的优雅又像翅膀被水光和天籁所充盈十月就要换季了,银色的器皿盛着大海的风这不可思议的异象,为记忆涂上了色彩从中国大陆最南端来,风把我带到此地日子变得有所不同,日光下站着芳香的肉体托斯卡纳似乎有什么人在这里等着我风暴的消息已远去,村庄归于宁静一切逝去的和尚未到来的声响晚装在衣柜里弥漫松脂的芳香都保存在斜坡上不同花草的耳朵里庄园的幽暗之处,萤火虫送来橙绿色海讯在我的身上缠绕,像一封绵长的情书请与都灵来的隐士交谈,这舶来的夜宴唇上的阅读,是海风留下的盐粒是小镇的海市蜃楼。...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江南(江南诗)》2017年05期
江南(江南诗)

“具体的此时”:茱萸诗中的时间与空间

一自从诗人们从“文化英雄”的高台上集体跌落,日常生活便成为当代诗人们主要面对的命题,甚至成为被赋予“诗”之意义的唯一对象。特别是当政治抒情的写作惯性在年轻一代的诗人身上消散殆尽,诗人们已经把汉语新诗的前路扭转到更细微的个体叙事中。这并不意味着新诗的容量在同化的道路上不断皱缩,只是那些宏大的命题以新的语言被织构在细微的生活情境中。如何让每个字都紧紧咬合那些表层化的生活齿轮,从而让诗的车轮驶进混沌的生命内核,这正是当下的新诗批评最普遍、最基础、甚至濒临滥用的评判准则。日常生活的辽阔面貌一方面给予青年诗人诸多可能,另一方面也把当代诗的创作和批评话语推向同质化的危险边缘,其中两种明显的走向较为极端:一种是对日常的面貌半遮半掩,企图在混沌的表述中营造出奇崛艰深的思维假象;另一种则流于对日常现象的重述,无异于分行的散文。本文在此对这两端的简化表述并不是为了重复讨论有关诗艺的经典问题,而是试图呈现新诗书写的微妙张力。在这种张力场中,茱萸凭借对...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椰城》2017年08期
椰城

这一刻如此辉煌

诗成于海,浩浩漫漫。在南海骄阳下,挟着仲夏时节的热风,海口市文联主办的《椰城》文学杂志,于静默中悄然转身。从本期起,变为主推当代中国抒情诗、兼及散文随笔、面向全国读者的综合文学刊物。我们身处海之南,目力所及,远至北疆的大漠林莽,向一切热衷于写诗的人敞开大门。海口这片热土,草木葳蕤,四季常青,这里孕育了生机勃勃的新《椰城》。这个焕然一新的刊物,是我们为当代诗人提供的一方净土。我们认为:诗的世界,应是平等的世界,诗人无分畛域、无有等级高下,一切以天赋才气为准绳。诗人的灵魂,应是洁白的,唯以精神的翱翔为至乐,摈弃所有急功近利的贪婪。因而,我们《椰城》是有所追求、有所标榜的。我们既不是名家专属的后花园,亦不是小圈子自我陶醉的勾栏酒肆。我们是海,是包容百川的一片无限蔚蓝。一切不难,就在于起步的勇气。思往日,中国新诗肇始于“五四”新文化大潮中,诗坛先辈筚路蓝缕,殊为不易。至上世纪80年代“朦胧诗”起,北岛、江河、杨炼、芒克等诗坛诸神,崛起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椰城》2017年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