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元”乎?“充”乎?“讫”乎?——吐鲁番出土的唐朝高昌县给田文书中■字作何解释的问题

日本史学家西岛定生氏所著《中国经济史研究》①是一部研究中国古代经济史的著作。它特别着重对吐鲁番出土文书的研究,以几占全书三分之一的篇幅细绎唐朝高昌县给田退田文书,并据以论述均田制实施的情况。著者对文书中的每一个字都给以高度重视,作出许多颇有创见的解释。如大谷2604号文书的单数行中有以朱笔或墨笔记的“昌”、“大”、“戎”等字,其他文书中有“西”、“尚”、“归”、“城”、、顺”、“化”、“平”、“戎”、“昌”、“大”等字,西岛氏称之为“加笔字”,释为高昌县安西乡、归德乡、顺又乡、尚贤乡、崇化乡、太平乡、宁戎乡、宁昌乡、宁大乡、武城乡、归义乡之省②,可谓不易之说。当然,那许多“加笔字”要一一作出正确无误的解释并非易事,因此,深知其中艰苦的西岛氏于解释“昌”、“大”诸字之后接着说:“不过,关于加笔字还有不少问题,在这里只能提出我的不成熟的看法,至于这些看法是否正确,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这番话,不仅仅是学者应有的谦逊美德,而事实也确乎...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新疆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03期
新疆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新疆出土唐代高昌县档案中符文一则疏考

高昌,地名,在今新疆吐鲁番市东哈拉和卓堡西南。汉代于此筑城,称高昌壁(亦称高昌垒)。南北朝时,前凉于此置郡。公元460年,高昌国立,阚氏、张氏、麴氏先后据此称王。贞观十四年(公元640年),唐灭麴氏高昌国,以其地置西州,以其都城置高昌县,作为州治所在。《新疆出土文物》图版八八著录有唐代档案《高昌县为百姓按户等贮粮事下太平乡符》文一件。说明新疆地区,自古以来就处于我国中央政府的有效管理之下。并具体体现了唐代多项制度。一、《高昌县为百姓按户等贮粮事下太平乡符》今译  首先著录原文:高昌县上上户,户别贮一十五石;上中户,户别贮一十二石;上下户,户别贮一十石;中上户,户别贮七石;中中户,户别贮五石;中下户,户别贮四石;下上户,户别贮三石;下中户,户别贮一石五斗;下下户,户别贮一石。太平乡主者:得里正杜定护等牒称:“奉处分:‘令百姓各贮一二年粮,并令乡司检量封署,然后官府亲自检行者下乡。令准数速贮,封署讫,上。仍遣玄政巡检’者。”令判:“...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疆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社会科学版)》2018年01期
新疆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社会科学版)

敦煌写本《西州图经》中的“高昌县”问题

敦煌写本《西州图经》,编号P.2009,现存法国国家图书馆。P.2009《西州图经》首尾残缺,依次记载了出蒲昌县的赤亭道、新开道、花谷道、移摩道、萨捍道、突波道,出柳中县的大海道,出高昌县的乌骨道,出交河县的他地道、白水涧道,出天山县的银山道,柳中县丁谷窟寺,柳中县丁谷窟禅院,前庭县宁戎窟寺,州子城外圣人塔。P.2009《西州图经》,分量虽不大,史料价值颇高,常为治唐史者引用。已有学者,利用P.2009《西州图经》,对相关问题,提出了重要看法(1)。但是,仍存在一些问题,还需要进一步探索,P.2009《西州图经》中的“高昌县”名问题,即是其中之一。一、P.2009《西州图经》留给我们的一个难题《旧唐书·地理志》记载西州领五县,高昌、柳中、交河、蒲昌、天山[1]卷40,1645。《通典·州郡四》记载略同[2]卷174,4558。《新唐书·地理志》记载西州领五县,前庭、柳中、交河、蒲昌、天山,于前庭下自注:“本高昌,宝应元年更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西域研究》2010年03期
西域研究

唐前期西州高昌县水利管理

水利与中国的社会有莫大之联系。这一点,西方学者很早就已经注意到,卡尔.马克思很早将水利与东方的专制政体联系起来考察,而魏特夫的“东方专制主义”也源于“水利文明”的理论。②旅美学者冀朝鼎对于中国的水利建设与基本经济区转移的关系的论述,受到了很高评价。③日本学者继西方之后,对中国的水利进行了大量的研究。④而中国学者直到最近,才开始真正关注水利之于中国社会的重要意义。⑤然而学者们的视野多关注清代丰富的地方文献,而无暇顾及时代更早的资料。在西北边疆的吐鲁番出土了大量的唐代社会文书,虽然在数量上无法与清代文献相比,但是却幸运地保存下了一些关于西州高昌县水利事务的资料。透过这些文书,我们有幸看到了这个大唐帝国西隅边州的水利状况。⑥本文的研究,即是要从这些文书入手,探寻唐代地方水利管理的面貌,尤其是官府与百姓参与水利管理的时代特点。一、修渠吐鲁番地区气候十分干燥,降雨量很小,水利灌溉对于盆地的农业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在唐代,对于管辖今吐鲁番地...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吐鲁番学研究》2015年01期
吐鲁番学研究

唐代的更簿与直簿——以吐鲁番所出《唐某年二月西州高昌县更簿》为中心

2004年考古工作者从吐鲁番阿斯塔那三九五号墓和三九八号墓出土一批唐代文书残片,其中一组文书内容是关于唐代西州高昌县直更的名籍。该组文书出土后,引起学界的重视。2007年,张雨《吐鲁番文书所见唐代里正的上直》一文首先向学界公布了文书的录文,并讨论了其中的里正上直问题1。2008年缀合后的文书图版及录文正式刊布于《新获吐鲁番出土文献》,整理者定名为《唐某年二月西州高昌县更薄(簿)》2。尽管整理者已经作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在文书的缀合和识读上仍有进一步商讨的余地。此外,学界对更簿的讨论,主要集中于更簿与里正相关的内容,对更簿的制作年代、背景、性质等缺乏整体上的认识。有鉴于此,本文拟在前人已有的基础上,对高昌县更簿进行重新整理,并加以考释,以期能对唐代西州官吏更薄(簿)的研究有所裨益。一、相关文书的重新拼合更簿文书残片从墓主所穿纸鞋中拆出,整理者对其做了细致的拼合整理工作。《新获吐鲁番*12张雨:《吐鲁番文书所见唐代里正的上直》,《西域...  (本文共19页) 阅读全文>>

《敦煌研究》2003年05期
敦煌研究

《宝应元年六月高昌县勘问康失芬行车伤人案》若干法律问题探析

敦煌吐鲁番两地发现的有关民事诉讼、行政管理、兵事、科罪定刑等法制档案资料 ,内容非常丰富 ,涉及分家析产、田宅、婚娶、民间贸易、土地产权继承、侵权伤害、军旅等民间社会经济生活等 ,唐、五代最为集中。这些诉讼法制文书如实地记载了中古时期西部地区的官府司法实践 ,反映了民间百姓通过司法解决民间纠纷。敦煌、吐鲁番出土的诉讼法制文书可分为两大类 :一为拟判案例 ,二为真实判例。拟判案例 ,是未发生而虚构 ,揭示封建法制所遵循的办案原则、立法目的 ;真实判例是真实案件的内容 ,是官府司法审判的真实记录。刘俊文等对部分诉讼法制文书进行了研究探讨 ,汪世荣《中国古代判例研究》对《文明判集残卷》中的拟判案例从法学角度进行了研究。本文在此基础上 ,从法学角度对《宝应元年六月高昌县勘问康失芬行车伤人案》所涉及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民事诉讼代理制度、共同诉讼制度和保辜制度等进行初步探讨。《宝应元年六月高昌县勘问康失芬行车伤人案》 ,兹录案文如下 :  ...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