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乡土社会中的国家法与民间法

可以这么说 ,传统乡土社会从整体上讲是在疏离和松弱国家法 ,国家法是萎缩的 ,民间法显得活跃与兴盛。但进入 2 0世纪 80年代以来 ,以推行家庭承包责任制为开端 ,乡村的经济体制和社会状况发生了重大变化 ,商品经济的发展促进了人们权利意识、主体意识、平等意识、契约意识的觉醒和不断强化 ,激发了人们对自己合法权利寻求法律保护的内在要求。特别是依法治国方略的确立 ,“三五普法”教育的影响 ,各种法律、法规的出台与实施 ,现代农村正摆脱“纯粹”传统乡土的意味 ,法律这一神圣的外在的东西 ,正在逐步进入农村乡土社会。因而 ,从总体趋势上讲 ,社会的转型变迁 ,农村现代化进程中对现代性因素的认同 ,“民间法”本身固有的缺陷 ,国家法制统一的必然要求 ,都必须确保国家法在乡土社会的全面控制。但是大量存在于农村的各种民间法又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是社会普遍共同认可的不成文的行为规范 ,它既简单又能帮助农民获得最大的效益 ,“内化”为村民心中非...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中旬刊)》2012年09期
法制博览(中旬刊)

乡土社会的司法规制:探寻国家法与民间法的博弈均衡——从夹缝中的基层司法所谈起

一、有感于司法所的两个案例案例一:村民王洪松在林某家中接受包工头李某雇佣进行房屋装修,由于吊机倒下,砸到王洪松的脚,严重受伤。出事后,屋主林某支付了医药费并向包工头李某进行索赔,双方就赔偿费谈不拢。司法所工作人员立即介入调解了解情况,在调查过程中发现林某的房子是包给总包工头李某,李某把外墙粉刷、外墙贴砖包给王某伟,王某伟把外墙粉刷包给谢某彪,谢某彪再把外墙粉刷包给王某兵后,司法所分别对总包工头李某、分包工头王某伟、谢某彪、王某兵从法律、人情角度进行思想工作。经过司法所工作人员的调解,总包工头李某、分包工头王某伟、谢某彪同意各赔付20%,但是王某兵仍不同意此调解方案。后司法所工作人员通过与王某兵的多次沟通,了解到王某兵这个包工组还有另外4个合作伙伴,遂找到包工组的其他成员对其进行劝说,后包工组同意赔付医疗费,但仍觉得赔偿金额过大。为此,司法所工作人员又找到受伤当事人王洪松,最终商谈确定了7000元的赔偿标准。最后各方签订了赔偿协议...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家》2004年06期
社会科学家

乡土社会中之国家法与民间法辨析

一、国家法与民间法之概念辨析国家法就是国家制定法,亦即传统的法学理论所界定的由国家制定或认可并有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的法律。民间法,严格说来,从马克思主义关于法律的国家立场看,它不是法律,仅是广义上的社会规范。本文中的“民间法”是从社会学或人类学的角度提出的,它只限于我们分析问题时的一个分析性概念使用,或者说只能限定在价值上、学理上的意义,而无功能上和文字上的意义[1]。故而,本文把在乡土社会中活生生存在的礼俗、人情、习惯、族规、宗法等社会规范称为中国式的“民间法”。然而,究竟什么是民间法呢?借用梁治平先生的观点加以阐释,在中国传统词汇中,与“官府”相对的是“民间”,因而在国家法之外,可用“民间法”的概念来作区别。他说国家法“可以被一般地理解为由特定国家机构制定、颁布和自上而下予以实施的法律”,而民间法主要是指“这样一种知识传统,它生于民间,出于习惯乃由乡民长期生活、劳作、交往和利益冲突中显现,因而具有自发性和丰富的地方色彩”。他...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开放时代》2001年09期
开放时代

乡土社会中的国家法与民间法

可以这么说,传统乡土社会从整体上讲是在疏离和松弱国家法,国家法是萎缩的,民间法显得活跃与兴盛。但进人80年代以来,以推行家庭承包制为开端,乡村的经济体制和社会状况发生了重大变化,商品经济的发展促进了人们权利意识、主体意识、平等意识。契约意识的觉醒和不断强化,激发了人们对自己合法权利寻求法律保护的内在要求,特别是依法治国方略的确立,“三五”普法教育的影响,各种法律。法规的出台与实施,现代农村正摆脱“纯粹”传统乡土的意味,法律这一神圣的外在的东西,在农村也不是“纯粹”的“不人之地”,因而,从总体趋势上讲,社会的转型变迁,农村现代化进程中对现代性因素的认同,“民间法”本身固有的缺陷,国家法制统一的必然要求,都必须确保国家法在乡土社会的全面控制,但是大量存在于农村的各种民间法又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是社会普遍共同认可的不成文的行为规范,它既简单又能帮助农民获得最大的效益,成为“内化”为村民心中非常管用的制约机制。显然,这些民间法,在短期内还...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沈阳大学学报》2011年02期
沈阳大学学报

试论乡土社会纠纷解决中的国家法与民间法的相互关系——以湘南一起民间纠纷的解决为例

湘南一个偏远的地方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某地为推广广播电视在农村的普及,将有线电视的管理权以行政村为单位承包给本村村委会或本村集体组织或社会团体或个人。某村农民甲取得本村有线电视管理权后在依相关文件行使管理权时,同村农民乙拒不缴纳相关费用,在甲拆除其有线电视设施后,乙抡起菜刀将经过其房屋的有线电视光缆砍断近十处。事件发生后,甲先是多次找乙及其家人欲私下解决,后又通过村干部想调解此事,但均因乙的有意回避和蛮横拒绝而失败。无奈甲到当地派出所报案,经过一番努力,派出所受理了此案,并在甲的请求和陪同下对现场进行了调查取证,取证后办案民警当着甲的面打电话给乙,“命令”其明天到派出所“交代清楚”。几天后甲见事情没有进展,自己又不太懂相关的法律知识,在其一筹莫展、不知所措的情况下,他找到一个还在读书的法学专业的亲戚丙帮助处理此事。通过观察和了解,丙感觉派出所已被乙“沟通”了。丙一方面和派出所有礼貌地据理力争,另一方面又不断地向县公安局控告乙,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07年12期
法制与社会

乡土社会变迁中的民间法与国家法

一、乡土社会秩序的变迁乡土社会这一分析性的概念,取自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一书。乡土社会是与法治社会相对应的,是以村落为单位、以土地为依附、以群体为本位、以熟人社会为模式的社会。在中国,大多的农民聚村而居,使得村落成为乡土社会的基本单位。在乡土社会里,法律是用不上的,社会秩序主要靠老人的权威、教化以及乡民对于社区中规矩的熟悉和他们服膺于传统的习惯来保证。随着国家政权建设与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今天的乡土社会已大不相同,它先是为国家政权力量深刻地改变,现在又受到乡村工业化和现代生活方式的猛烈冲击,以至人们无法再使用单一的和静止的农村社会这样的概念来形容。20世纪80年代以来,政府制定了大量的法规以适应新的社会需求,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推动着法制建设。在“建立民主与法制”和“依法治国”一类口号下,国家正式的法律制度开始大规模地进入乡村社会。通过“普法”宣传和日常司法活动,国家法形成侵蚀之气势,自上而下地改造着旧文化、旧习俗和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