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池莉20世纪90年代的小说

20世纪 80年代中后期成名的池莉有一顶很惹眼的帽子 ,那就是“新写实主义”。因池莉那时的小说“能按照生活本来的面貌反映生活 ,尽量避免和减少作者对叙述的干预 ,使叙事保持在纯客观的层面上” ,“叙述是冷静的、客观的”①等等 ,例如《太阳出世》、《烦恼人生》等。但是 ,进入 2 0世纪 90年代的池莉是否依然坚持这种“新写实主义”呢 ?我以为不是。通观池莉 2 0世纪 90年代的小说 ,它们中间似乎灌注着一股精神 ,那就是激荡在 90年代的那种非常引人注目的女性主义。女性主义激情燃烧着池莉 ,使她的“写实”、她的“客观”大大弱化 ,而理想和观念的表现却显著加强。写实主义的池莉变成了女性主义的池莉。本文主旨就是要证明池莉 90年代小说创作的这种变化。一、走向女性主义之路池莉的女性意识的觉醒并不早 ,接受女性主义应该更晚。如果一定要大致确定一个日期的话 ,我以为当在 1990年 ,因为在那一年 ,池莉连续发表了 3部小说 ,把注意力...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语文月刊(学术综合版)》2009年Z1期
语文月刊(学术综合版)

成功在于做好自己

池莉说:“人生可做的事情很多,但世上不知有多少聪明人,一生都没有做好一件事。”的确,不顾自身条件,盲目蛮干,怎能发展,又何谈成功呢!我要选择怎样的道路才能通往成功?在纷繁复杂的世界里,我的思绪与脚步一样忙乱,谁也不想做无用功。于是,我决定向那些我所敬佩的成功者去问询成功的真谛,临行前,智者给我一个锦囊,说:走向成功的秘诀就在这里,但一定要等到自己探索之后才能打开,我将信将疑地怀揣锦囊,踏上了寻访之路。回望三国,群雄之首,当属曹操。我问他道:“你在各方面都最优秀吗?你文不如曹植,武不如吕布,谋不如孔明……却能独领风骚,何也?“”吾任天下之智力”,曹操如是说,“我最大的才能就是可以很好地运用人才。准确定位,做好自己擅长的事,可统率千军,天下归心。”我顿悟了,通向成功的路就是做好自己。梦回大唐,盛世奇才,首推李白。我问他:“你,从一页页诗篇走来,酒入豪肠,三分剑气,七分月光;你,向历史纵深走去,个性张扬,绣口一吐,半个盛唐。你的人生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长江丛刊》2016年31期
长江丛刊

《池莉诗集·69》:思考在“世俗”之外

一提起池莉,首先想到的便是她的小说,她笔下热热闹闹的武汉“民间故事”,那些生活在花街楼、吉庆街的一个个“小市民”,他们的欲念、挣扎、顽强与突破。池莉以她对世俗日常与市民生活的关注成为当代小说文坛的“新写实主义”阵营的代表人物。虽然作品有时也因“世俗”而受到苛责,但一系列基于其作品改编而成的影视剧的播出,显示出池莉小说强大的生命力,更是对池莉塑造人物、讲述故事能力的肯定。而现在,善于写别人故事的池莉,出了一本关于自己的诗集,在这本诗集里,池莉以诗人的身份,用言语试图探讨那些她没能用故事说尽的课题。翻开《池莉诗集》,便很自然地被诗中传递的对生活、对人生的敏感心绪吸引。诗人总是擅长将生活中那些珍贵、难以言说且转瞬即逝的情感放大,然后用凝炼的铅字印下,让白纸黑字唤起读者丰富的知觉:在池莉笔下,为第一根白发生出的怜惜如江水般又凉又滑又长;穿针引线时那种刚刚好的窃喜则化为一份宇宙中难得的宁静;亲情的牵连,爱情的热烈,都是池莉关切的对象。池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长江丛刊》2016年31期
长江丛刊

哦我不看海豚表演行不行——池莉诗歌读记

王士强池莉主要以其小说家的身份而知名,作为诗人的池莉几乎是一个秘密。虽然此前池莉偶尔也有诗作发表,但给人的印象更多是在“玩票”,几乎没有人把她当做真正的诗人来看待,人们关注她的作品基本是她的小说、散文、随笔。而今,《池莉诗集·69》的出版可以说让人惊讶、惊喜,人们赫然发现,她真的是一位诗人,而且还是一位资深诗人。就诗龄来讲,她的诗歌写作至今已近半个世纪,其间虽然有间断,虽然经历了数次的毁稿、焚稿,但她一直是为诗歌所蛊惑、牵萦的,诗歌在她的内心从未真正远离,一有时机便蠢蠢欲动、破土欲出,暗中影响、支配着她的人生。其实,真正的诗人并不在于写出了多少首诗,不在于获得了多少诗歌的名誉与声望,而在于其与诗歌之间的距离。心中有诗的人,哪怕并没有写出多少诗歌作品,他其实也是诗人,反之亦然。对于作家池莉来说,年近60岁才出版人生的第一本诗集来得或许晚了些,但是,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既然文章千古事,既然人生不过白驹之过隙。这本诗集的出版将池莉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长江丛刊》2016年31期
长江丛刊

哲思话语,精神美色——评《池莉诗歌集·69》

一池莉的诗歌,清新淡雅、少匠气。池莉诗歌的文字,大雅大俗、大开大合,张驰有度、动静结合,情感真挚、哲理幽深。池莉有一种能够把所有的意象写活的本领,她的诗歌词语之中,流动的那种“活性”,总是能够拓展你的想象,在你面前呈现一种意想不到的鲜活,给你带来一种飞翔的冲动。与她的小说一样,池莉的诗歌总是能够从物质世界里,抽离出精神和境界;从日常生活俗事中,淘洗出优雅和闲逸;从湍急的时间河流里,捕捉瞬间的感悟和联想并迅速升华为闪光的意象。池莉的诗歌,在给我们美的享受的同时,引发我们的思考,让我们从她空灵的诗句中获得诸多感悟,回到内心,回到自我。池莉对于日常生活中的琐碎,一点都不拒绝,她善于通过高浓度的情感表达方式,将微观事物和生活细节,通过或者精细的描述,或者哲理的挖掘,或者玄秘的联想,让诗意撒向无比开阔的境地。而池莉诗歌中氤氲的思想情趣、生活态度和诗人的敏锐和悟性,更是一种召唤人们回归“自我原生态”的牵引力。所以,池莉以精神和境界构建起来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长江丛刊》2016年31期
长江丛刊

像盐一样平凡,像盐一样珍贵——读《池莉诗集·69》

一“米格尔街和米格尔街上人,都像盐一样平凡,像盐一样珍贵。”这是200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奈保尔在他的获奖小说《米格尔街》中的一句话。我把它放在这篇文字的开头,不是借这句话来谈论池莉的小说和散文,我要谈论的是作为诗人的池莉和她的诗歌。在中国有很多诗人小说家,他们从诗歌创作转入小说创作,由于其天生的或后天习得的语言禀赋和作为诗人的敏锐,很快就写出令人刮目相看的小说,仅就湖北来说就有方方、熊召政、陈应松、林白等。很遗憾我没有读到过池莉成为小说家之前的诗歌作品,但我很高兴通过对《池莉诗集·69》的阅读后,知道池莉在写小说之前也是一位诗人,因为我一直认为一位优秀的小说家一定同时是一个优秀的诗歌写作者,或者说天生就具有诗人的气质。当然,我这样不是说池莉就是一位杰出的诗人,我也无意去恭维作为诗人的池莉的诗歌作品。我高兴的是我看到一个作家在两种文体写作上那种内在的趣味,它们的交合、分叉而又殊途同归。就像奈保尔在《米格尔街》中的那句话:像盐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