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族群问题与校园政治——“族群研究”在哈佛

引子:哈佛“展演”①2003年初春,一次以“展演族群性”(Per-form ing Ethnicity)为题的研究生学术研讨会在哈佛大学人文中心举行。会议由“哈佛大学族群研究中心”举办,并邀请了一大批如耶鲁、哥伦比亚、罗格斯、普林斯顿、密歇根、西北和布朗、加州伯格利分校等美国名校的学生、学者参加。其中,从哥伦比亚来的Gary Y.Okihiro教授作了论题尖锐的专场演讲:“使哈佛民主化:为什么哈佛需要族群研究”。Gary Y.Okihiro是哥伦比亚大学族群与种族研究中心的主任,曾任美国“亚裔美国人学会”(Association forAsian American Stud-ies)主席。Okihiro教授认为,哈佛大学之所以需要“族群研究”,是因为族群研究能够从边缘解释美国社会、文化和历史,并且通过在通识课程里讲授族群研究,使哈佛的教育更为民主。其言下之意是在指责哈佛因为不够民主所以缺乏族群研究,反过来,因为缺少族群研究所以不...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中关村》2006年11期
中关村

魅力哈佛

创建于1636年的哈佛大学(HarvardUniversity)是全美历史最悠久的大学,它的总部位于历史文化名城波士顿的剑桥城,医学院和商学院位于波士顿市区。建校之初,大学被称为“剑桥大学”,因为最早的七十个建校委员都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就连大学坐落的小镇,也改名为“剑桥”了。建校两年后,身为建校委员之一的约翰·哈佛,将自己一半的财产和藏书(大约二百六十册)捐献出来。为了感谢和纪念他的贡献,学校正式定名为哈佛大学。美丽校园成就学术圣殿哈佛——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大学并没有一个能将其主要机构、部门容纳其中的,就像我们中国人常见的那种宽阔的、师生都生活在里面、小独立王国般的校园。所谓的“哈佛小院”(HarvardYard)只不过是哈佛大学的前身——哈佛学院的所在地,面积不过1平方公里,横穿过去只用两分钟。现在院内只是文理学院的所在地和本科一年级学生的住地,此外,哈佛大学最主要的图书馆和教堂也在院内。其他各学院和机构都坐落在这个小院子附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教育与职业》2006年11期
教育与职业

谈科南特与哈佛大学学术优势地位的确立

哈佛大学的发展经历了几个重要的时期,每个时期的变革都与在任校长的教育理念和时代精神密不可分。爱略特(Charles W.Eliot)主张实行自由选修制度,把哈佛学院变成一所真正的综合大学。后来,劳威尔(A.Lawrence Lowell)实行“分散与集中”相结合的课程选修制度,由于过度重视本科教育与教学,忽视研究生教育与学术研究,导致哈佛大学在学术研究方面的衰落。科南特临危受命,初步确立了哈佛大学学术优势的地位。一、扩大招生范围,提高招生标准1.反对精英主义,实施才学统治。哈佛大学的核心是各个学院,本科学生的学费和校友捐赠是大学的主要经济来源。浓重的学院文化和与一脉相承的社会精英主义者(elitist)是科南特在哈佛实行才学统治(亦称英才教育meritocracy)理想的实质性障碍。社会精英主义强调学生出身的社会与经济地位,并以此作为入选哈佛的依据。而才学统治则不论种族与出身,唯以才学为依据,较之以前体现了对教育机会均等与杰出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06年01期
高等工程教育研究

哈佛与耶鲁:大学特色生成与发展的两种不同模式

美国的大学是在特色各异,地方自治和竞争中发展和繁荣起来的。耶鲁大学与哈佛大学都是美国最古老的大学,哈佛建校于1636年,位于马萨诸塞州的查尔斯河畔,现设有1个本科生学院,10个研究生学院;耶鲁建校于1701年,位于美国康涅狄格州的纽黑文市,现有1个本科生院(耶鲁学院),1个文理研究生院,以及10个职业性研究生院。双方都是世界一流大学,但风格各异,特色鲜明。(一)如果说开放心态、忧患意识和与时俱进是哈佛一直不变的追求,那么在保守中发展,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为争取个体的独立、为维护学术自主,即使付出代价也在所不惜的精神,则是耶鲁的文化品格和恒久传统。哈佛和耶鲁发展历程中不同选择和实践集中体现各自不同的办学理念和个性魅力,深刻地揭示了各自不同的价值追求。哈佛大学在建校初期基本上是英国大学的翻版,但几乎是与生俱来的开拓和创新的精神使哈佛很快就摆脱了英国大学的影子,走出了一条属于哈佛人的崭新之路。虽然在哈佛1650年由马萨诸塞议会颁予的第...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襄樊学院学报》2006年03期
襄樊学院学报

哈佛大学的普通教育理念

一普通教育的出现有其深刻的社会背景。自19世纪上半叶始,由于美国社会的激烈变革,传统的自由教育受到强有力的挑战。传统办学理念与新的办学理念之间的争论一直没有中断过。古典课程逐步丧失了以往独领风骚的地位。课程内容的范围不断扩大。而随着课程范围的不断扩大,大学在培养目标上也产生了变革。可以说,传统的自由教育已失去了其赖以存在的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基础。但是,这并不是说传统的自由教育就完全退出了历史舞台,而只能说传统的自由教育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发生了变化。普通教育的出现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早在1869年,威斯康星大学校长P.A.查德波尼就发表文章批评将职业教育作为学院办学取向的观点。查德波尼认为,专业学校和技术学校才是为此而存在的,尽管现时社会职业训练会占据主要的地位,“但是,我们的政府要求年轻人拥有广泛的文化基础。在这个时代,年轻人可以有自己的特殊追求,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应有助于他们承担起应该承担的共同的公民义务。自由文化虽不能创造财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领导文萃》2006年07期
领导文萃

中国官员的哈佛受训体验

如今,“案例教学”已成为国家行政学院科研部副主任史美兰的口头禅。这是美国哈佛大学之行给她留下的“烙印”。她有了一个新的梦想,将哈佛案例教学真正引入中国的官员培训教学系统,从体制上和内容上彻底改变中国的官员培训。在史美兰的呼吁下,国家行政学院将从今年秋季开始进行教学方式改革,大规模引进案例教学,案例库建设也已纳入学校“十一五”规划。从2002年开始,中国启动公务员海外培训计划——“中国领导人发展项目”,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清华大学、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合作开设公共管理高级培训班,为期五年,计划为中国培训300名厅局级以上高级官员。据称,这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中国官员海外培训计划。目前,该项目已经举办四期,培训中国官员200多人。第五期也将在今年6月开班。中国官员到哈佛培训的不仅是这项培训计划,中组部每年也选派数名部级官员去哈佛培训。谁说“去哈佛不如去延安”?史美兰是中组部公共管理高级培训班第三期的学员。全班一共56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