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股东创业成本最小化与债权人利益的虚假保护——公司资本制度的法经济学分析

一、问题的提出:为什么放弃了债权人保护功能?公司资本制度作为公司法的基础性制度之一,在公司的设立、运营直至中止等各个过程中都扮演着极其重要的指导、控制和调节的角色。一般认为公司资本制度具有两个功能:一是有效落实公司业务展开所需要的基础资本,二是借助公司注册资本保护债权人利益。两大功能分别对应两大价值的追求:效率和安全[1](P23)。一般认为,法定资本制注重安全,授权资本制偏向效率,但公司资本制度的选择应兼顾效率、安全与公平[2](P112)。但是世界范围内公司资本制度的发展却表现出了逐渐抛弃债权人保护功能的明显趋势。最为显著的是美国。美国各州在“朝底竞争”(Raceto the bottom)的推动下实施了最为宽松的公司资本制度———授权资本制,即在公司设立之初,虽然也需在公司章程中明确规定公司的注册资本总额,但并不要求发起人全都发行,而只需认足并缴付资本总额中的一部分,公司即可成立;其余的未认足部分,授权董事会根据公司需要,...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7年05期
法制博览

试析我国公司资本制度改革与债权人利益的保护

在法定资本制设立期间,保证公司能够对债权人的债务进行偿还,不仅要保证其偿还能力,还要对债权人进行维护,以促进社会秩序的规范性。一、我国公司资本制度改革根据我国发展现状的实际情况,其市场与商业信用完全没有建立。我国是不能完全照搬欧美国家的公司经济制度,因为每个国家都存在特殊性,所以,一定要根据实际发展情况思考各个国家的立法实践。并且,建立的授权资本制度还需要与其他制度有限衔接,这样才能使其符合我国的实际发展情况。二、我国公司资本制度改革下债权人利益的保护(一)公司信用制度的完善根据我国相关法制制度的分析,股东如果不完全出资,将失去信用,在这种不守信用条件下,将承担一定责任。在授权资本制度发展下,是不完全出资的,执行的是认缴出资,无法对债权人实施保护。信用因素在公司长期发展下,是一种比较抽象的概念,是公司与人共同积累形成的。而在公司建立信用制度,能够使债权人及时了解并分析公司的实际资本状况。因为公司的资产是流动的,为了保障其信用,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06期
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公司资本制度改革背景下对债权人利益之维护

自我国1993年《公司法》颁布以来,公司资本制度经历了两次重大修改。2005年对原本严格的法定资本制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放宽;2013年直接取消了最低注册资本要求,改实缴制为认缴制,取消了公司(除募集设立的股份公司以外)的验资程序等。这次重大变革顺应了全球主要市场经济地区和国家资本约束软化的趋势,将公司资本制度的重心从债权人利益保护转移到股东权益的优化配置和促进商业自治。一、公司资本制度改革的历史与政治语境(一)资本约束软化的国际大势为多数英美法系国家所推行的授权资本制度本身就没有对出资进行过多管制,他们更加注重投资便利与商业自由,而通过其他配套制度和诉讼机制保障交易安全;大陆法系国家则通过法定资本制度或折衷资本制度在公司法体系中直接融合交易安全规则,保障债权人利益。直至上世纪中叶,大陆法系国家为了促进公司资本的灵活性和投资便利,开始践行资本分期缴付制度。此后,随着欧洲一体化进程的不断深入,没有法定最低注册资本额要求的英国吸引了大量...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青春岁月》2015年17期
青春岁月

公司资本制度下债权人利益的保护

一、公司资本制度设立的基础:资本信用走向资产信用公司资本制度是调整公司法人、债权人和股东间利益冲突的制度设计,是利益平衡的艺术,因为人们认为,资本信用是公司信用的基础,即公司资本是公司对外承担信用的基础,公司资本是对公司债务的总担保。但事实是,严厉的资本制度无法负载立法者所预期的担保功能,该制度既损害效率又无益于安全,反而限制了债权人的自由选择。由于资本信用难以实现,于是出现了资产信用的思路,即认为公司的资产是公司信用的基础。学界也普遍认为应从资本信用走向资产信用。实际上,人们一般也是用资产负债率来反映公司的信用能力。资产负债率越低,表明公司的净资产率就越高;反之,资产负债率越高,公司的净资产率就越低。而净资产率才是决定公司清偿能力的直接指标和数据。从总体资产对总体债务的根本意义上说,资产信用就是净资产信用,就是公司总资产减去公司总负债后的余额的范围和幅度。因此,对现实的和潜在的债权人或投资者来说,公司净资产是防范公司经营风险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商法年刊》2004年00期
中国商法年刊

论我国公司资本制度的困惑与出路

一、我国现行公司资本制度的困惑 1994年《公司法》开始实施,标志着公司制度在我国的全面恢复和建立。在资本制度方面,该法确立了以遵循资本三原则和法定最低资本额规则为核心内容的法定资本制。但是,这一希望通过严格的资本要求,将有限责任风险成本内在化,最大限度保护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制度设计,在施行过程中却产生了一些困惑和问题,不仅使这一制度设计的目的落空,而且被认为是导致其他一些问题的原因。 困惑一:在严格的法定资本制的规制下,债权人利益并未得到切实有效的保护。 从本质上讲,《公司法》在资本制度上的严格规定,是立法者希望通过严格的资本规则保护债权人合法利益的体现,彰显了立法者的良苦用心。但美好的愿望并非意味着好的结果。据估计,在有些地方股东出资不到位(包括自始不到位、事后抽回出资和抽逃出资)而公司又领取营业执照的现象,大约占已登记公司总数的60%,甚至90%。②调查结果显示,在有些地方,企业实有资本小于注册资本的竟达95%。③由于验资制...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法律适用》2013年12期
法律适用

论我国公司资本制度的改革及债权人利益的保护

2005年修订的我国现行《公司法》确立了法定注册资本最低数额前提下认缴和实缴相结合的资本制度。在公司登记方面,相应地实行了认缴和实缴同时登记的制度,相对于1993年制定的《公司法》而言,现行《公司法》规定降低了设立公司的门槛,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鼓励投资兴业、优化资本市场结构的理念。但由于时代发展的局限,上述规定与现代公司资本制度的发展趋势尚有距离。为降低创业成本,激发社会投资活力,2013年10月2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按照便捷高效、规范统一、宽进严管的原则,创新公司登记制度,降低准入门槛,强化市场主体责任,促进形成诚信、公平、有序的市场秩序。在新的形势下,有必要探讨现行公司法资本制度如何进一步完善及债权人利益如何得以保护的问题。一、公司认缴资本制的相关法律关系及性质《公司法》第26条第1款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注册资本为在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全体股东认缴的出资额。公司全体股东的首次出资额不得低于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