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翻译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因素

威拉德·奥曼·奎因(W illard Van OrmanQuine)推出他的翻译不确定性理论(theindeterm inacy of translation)是在20世纪60年代,其主要内容为意义的不确定性。奎因对语言学习和语言意义持自然主义和行为主义的观点。他曾在《词语和对象》的序言中说道:“只有根据人们对社会可观察的刺激所做出的明显的反映的倾向,才能核实语言的意义”[1]。在《本体论的相对性》中,他更明了地表示:“我们大家都只是根据他人在公共可认识的环境下的外部行为来习得(语言)这种技巧的。”奎因的这种行为主义的意义观是其翻译的不确定性思想产生的直接原因。该思想的主要内容是:①不同的译者可以编纂不同的互不相容的翻译手册,但是这些翻译手册必须与言语倾向保持整体一致;②只要所有与言语倾向保持整体一致的翻译手册是可以接受的,那么就不存在谁对谁错的问题。关于这一论题,弗里德曼(M.Friedman)曾冠之以“当代哲学中最著名并得到...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年02期
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论翻译的不确定性

一翻译不确定性的哲学基础美国哲学家威拉德·奎因(Qu ine)(或蒯因)提出,由于意义的不确定性和指称的不可测知性,导致了翻译的不确定性。前者是由于外部可视的刺激条件不足以确定单个词的意义而产生,后者则是由于一个词项所指称的对象具有多种可能性所导致。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奎因曾假设了一种情形,名为“彻底翻译”,让一位语言学者孤身前往某土著部落去调查并翻译一种迄今为止鲜为人知的语言[1]。这位语言学者并没有任何现成的“翻译手册”可供使用,“他用作依据的所有客观资料只能是他所见到的、影响土人栖居之地的种种力量和可观察到的土人行为,如发音或其他”[1]。在这种条件下,翻译技巧、语言对比、语音分析等翻译常用手法完全派不上用场,他所能做的就是从外部的刺激条件出发,把听到的句子与当时促使该句子产生的外部刺激联系起来,然后通过询问的方式建立两种语言之间的对应关系,最终编成一部“翻译手册”,以供翻译过程使用。他举了一只“兔子”在语言学家和土人眼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河南大学
河南大学

翻译与“移情”:共产主义视角下的翻译主体建构

本文以《共产党宣言》(Manifesto of the Communist Party)当中所提出的洞见为依据,旨在对翻译主体性(translatorial subjectivity)进行探索。因为,《共产党宣言》将人视为以其理想化的自由存在为目的,同时将“移情”(empathy,Einfühlung)视为翻译的基本要求。而对翻译理论历史的审视可以清楚地告诉我们,翻译研究领域一向很少关注“移情”,因此,有关主体性的设置缺陷颇多。这样,对二者及其关系的探究,就是势在必行的。本文以五章篇幅来对上述问题展开探索:第一章“绪论”,首先对选择共产主义的翻译主体性这一课题的动机加以说明,进而对海内外相关文献进行了综述。在对前人的研究做出了分析,并揭示其中的缺陷之后,本章提出了本文研究的焦点及其可能有的创新之处。此外,本章也对论文的目标、研究方法、研究思路以及结构安排做了说明。第二章“手段,为什么总是手段?”,追溯了西方翻译理论的历史,进而揭...  (本文共22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外国语大学
上海外国语大学

蒯因的翻译不确定性及其对英汉互译的启示

本论文对蒯因提出的翻译不确定性论题进行了理论梳理,并将这一语言哲学论题与英汉/汉英翻译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提出了一种以翻译意义为依据的,既具有客观性,又能容纳不确定性的新的翻译观念。首先通过文献归纳与概念分析,对蒯因的翻译不确定性论题进行了批判性审查。持行为主义意义观的蒯因设想了一个彻底翻译的思想实验,在这个思想实验中,观察句是基础,刺激-反应是判断的标准。他通过分析发现:以同一个语言事实为观察基础的几个翻译手册之间可能会互不相容,因为彻底翻译思想实验的三个步骤——兔子跑过时语言学家对语词的猜测、土人同意或不同意、语义上升后的分析假设——全部隐藏着意义的不确定性,特别是第三步分析假设阶段,并由此得出翻译不确定性的结论。这一论题对以意义事实为基础的传统翻译观提出了挑战。在对这一论题的进一步阐释过程中,蒯因体现了自己的整体论观念、实用主义思想及新经验主义立场。论文进一步分析了蒯因提出翻译不确定性论题的三点理由:指称的不可测知性、证据...  (本文共18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江西财经大学学报》2011年05期
江西财经大学学报

翻译不确定性的客观因素分析

一、引言美国哲学家奎因(W.V.Quine)在《语词与对象》这部专著中最早提出了翻译的不确定性观点。他认为,语言的使用存在着不确定因素,也就是说语言表达的意义是不确定的,对于意义不存在所谓正确的或者错误的理解。因此,从一种语言翻译成另一种语言时存在着不确定因素。奎因在提出“翻译的不确定性”观点时,作了如下表述。编纂用于两种语言互译的翻译手册的方法有多种。所有这些手册都与言语倾向的总体一致,然而它们之间却各不相容,在相当多的场合下,这些手册提供的对另一种语言的译本却各不相同,即便是对这种语言的一个句子的翻译亦是如此。这些翻译差距之大可以说连最松散意义上的等值也说不上。[1]奎因的翻译不确定性观点为翻译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和方法,在哲学界和翻译界引起了广泛的兴趣。解构主义基于意义是流变性的观点,形成了翻译不确定性的思想。解构主义翻译观认为,“文本的意义不是由文本的自身决定的,而是由译文决定的。译者和译文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不断地对原文进行...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上海外国语大学
上海外国语大学

模糊化思维与翻译

翻译不仅是语言形式的转换,更是译者积极的思维认知活动。翻译的过程是人脑对语言、文字内涵的信息进行加工处理的过程,译者首先要理解原文文本的思维内容,才能据此建构译文文本。由于语言结构和民族思维方式的差异,在对原文文本的解读中,就不可能对原语客体内容作出全然精微的量和质的判断,即不能仅用非此即彼的二值判断,而须采用亦此亦彼的多值判断,运用模糊语言对大脑中的思维过程进行编码、译码和信息处理。究其实,翻译的理解与表达是贯穿着精确逻辑与模糊逻辑的思维运作过程。精确思维和模糊思维是人脑处理信息的两种不同方式。思维科学证明,除精确性思维之外,人的大脑还具有模糊化思维机制,能够运用模糊概念、进行模糊判断和模糊推理,反映到语言当中来,也就形成精确表达的词语和模糊性词语。语言的模糊性反映了思维的模糊性,而要把模糊思维的结果表达出来,就要运用模糊语言。模糊语言主要指模糊词语。自然语言中的词绝大多数都是模糊的(文旭, 1996,2),而对于某些模糊词语...  (本文共18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