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国高铁“走出国门”的机遇与挑战

2014年5月,李克强总理访问非洲,创造了高铁外交成功典范。蒙内铁路是肯尼亚独立以来的最大工程,是肯尼亚百年来建设的首条新铁路,将全部采用“中国标准”制造。中国的铁路建设和发展,已经成为我们引以为豪的创新创造。这些年来,我国高速铁路发展迅速。特别是在2013年年底,我国铁路迎来动作最大的一次运行图调整,沪哈高铁、厦深高铁、西宝高铁等7条铁路的同时开通运营。目前,我国高铁运营里程已突破1万公里,在建规模1.2万公里,成为世界上高速铁路运营里程最长、在建规模最大的国家。随着高速铁路实力的增强,中国政府的“高铁外交”开始走向世界。东南亚、中亚和中东欧国家都成为中国高层推介高铁的对象。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表示,中国高铁技术装备成熟、施工经验丰富,竞争优势明显,完全能够适应各国情况,满足市场的需求。据中国国家铁路局科技和法制司司长严贺祥介绍,目前中国铁路装备已出口到北美洲、南美洲、欧洲等5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国高铁已然成为国家外交新名片,受...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科技信息》2015年10期
黑龙江科技信息

浅析中国高铁走出国门的客观因素及其战略意义

“中国高铁”现已成为我国乃至世界谈论的热点话题,随着2010年10月26日沪杭高铁的通车,我国高速铁路运营业里程已经突破7400公里,位居世界第一位,在建规模达到一万公里以上,已成为世界上高速铁路发展最快、系统技术最全、集成能力最强、运营里程最长、运营速度最高、在建规模最大的国家[1]。中国高铁走出去,已不仅仅是自身发展的需要,而是能为世界铁路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推进世界铁路发展与进步,让更多国家和地区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地区能在更短时间内享受到高速铁路优质服务的客观要求。那么,中国高铁走出国门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呢。1中国高铁“走出去”的有利因素1.1国家政策资金强有力的支持和明显国际竞争优势。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2013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等都为中国的铁路建设事业指明了方向。李克强在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在提到“开创高水平对外开放新局面”时,鼓励通信、铁路、电站等大型成套设备出口,让中国装备享誉全球”[2]。...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商》2015年25期

中国高铁出口东盟的机遇与挑战

·110·Business一、中国高铁出口东盟已具备的市场契机和优势长期以来,东盟多国原有的铁路基础设施相当薄弱,严重制约了经济社会的稳定发展,为此各国将铁路基础设施作为投资的重点。据高盛公司研究报告显示,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四国在2013-2020年间需要1190亿美元投资于铁路基础设施,约占基础设施资金需求总额的22.7%。东盟各国希望加强与中国在铁路领域的投资合作,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等国都已制定了高铁建设规划,如2013年初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两国政府一致同意修建连接吉隆坡和新加坡的高速铁路,全长约350公里,泰国的总长度约660公里的曼谷—清迈高铁项目等。可见,高铁在东盟具有较为广阔的市场,东盟市场对高铁的需求为高铁走出国门提供了良好的市场契机。当前,中国高铁在东盟市场具备明显的竞争优势。一是资金优势,2014年柬埔寨、缅甸、老挝、越南和菲律宾五国的人均GDP分别为1084.4、1197.5、1707.5、...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商》2015年25期
《现代商业》2016年12期
现代商业

中国高铁发展的模式概述

1964年10月1日,东京奥运会前夕,世界上第一条高速铁路东海道新干线开通,1978年,邓小平同志作为国家领导人首次出访日本。访日期间,邓小平特意参观了日产汽车的生产车间和新日本钢铁公司,并乘坐了新干线。当时有一名日本记者问他,乘坐新干线时是什么感受?邓小平回答到:感觉到有人在催人快跑的意思。这个画面可能是中国人对高铁最早的集体记忆了。随后1983年,法国TGV东南线(巴黎至里昂)的全线建成通车,更是在整个欧洲掀起了一股高铁建设潮。随后的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德国、意大利、西班牙也相继建成了高铁。而此时处于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也不可避免的垂涎这种跨时代的交通工具,然而彼时我国的人均DGP刚刚超过1000美元,客观上国民尚不能承担这种虽便捷但价格高昂的交通工具。况且当时在到底是修高铁还是磁悬浮?在铁道部专家内部也有较大分歧。在1994年的香山会议和1996年全国两会上,两派也爆发多次内战,但是由于磁悬浮技术不够成熟、不能并轨等先天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学大众(科学教育)》2015年05期
科学大众(科学教育)

浅谈中国高速铁路发展战略

2014年6月17日,西南交通大学与光明日报在上海联合主办第二届“中国高铁走出去战略高峰论坛”,深度聚焦中国高铁走出去战略的主旨、方略与举措。这既是我校的荣誉,更是我国高铁快速发展的信号。当前的国际背景下,深入了解中国高铁,千方百计促使中国铁路走出去,特别是高铁走出国门意义重大。一、高速铁路的概念高速铁路是一个具有国际性和时代性的概念。1985年5月,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规定,列车运行速度为客运专线时速300公里、客货混线时速250公里以上的铁路为高速铁路。1996年,欧盟在96/48号指令中明确:在新建高速专用线上运行时速至少达到250公里的铁路可称作高速铁路。国际铁盟认为,各国可以根据自身情况确定本国高速铁路的概念,在既有线上提速改造,时速达到200公里以上,也可称为高速铁路。高速铁路建设与发展实践向我们昭示了:它是一个集各项最先进的铁路技术、先进的运营管理方式、市场营销和资金筹措于一体的十分复杂的系统工程,具有高效率的运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交通科技》2014年03期
交通科技

构建中国高铁动车组检修体系的思考

根据我国铁路中长期发展规划,到2020年,全国将建成高速铁路2万km,形成功能强大的高速铁路网,以适应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高速铁路网将普遍开行动车组,实现高速、高效、安全、舒适运送旅客的目的。动车组运用检修是一项系统性强、科技含量高、理论和实践性均很强的技术,它以先进的检修模式和检测装备为基础,以高度信息化的管理系统为支撑,采用先进的检修理论和检修标准,确保实现动车组安全、高效运行的目标。动车组检修在部件寿命管理的基础上,采用计划修与状态修相结合、修理与保养相结合、单元部件互换修和主要零部件专业化集中修相结合的检修模式,体现高度的专业化、集约化和程序化。1中国高铁动车组系统组成我国目前在线运营的动车组主要有CRH1,CRH2,CRH3,CRH5 4种类型。其中,CRH1型动车组是以瑞典庞巴迪公司Regina型动车组为原型车,通过技术引进在国内制造生产;CRH2型动车组技术引进自日本E2系1000型为基础,中国南车股份有限公...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