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走进《野草》

一《野草》是一部深刻的现代奇书 ,奇崛中蕴涵着深刻的现代性。它是鲁迅的哲学 ,也是鲁迅的梦幻 ,熔哲学、梦幻、寓言与诗于一炉 ,给人以反复解读、多种阐释的可能性。尽管不少论者从不同角度对它作出了出色的解释 :作家论的、社会文化史论的、思想史论的等等 ,正如沃尔夫冈·伊瑟尔在《本文的召唤结构》中所说 :“作品的未定性在任何情况下都给读者如下可能 :把作品与自身的经验以及自己对世界的想象联系起来 ,产生意义反思。这种反思是歧异百出的。”〔1〕(P44 ) 然而 ,迄今为止 ,《野草》仍然是一个谜 ,我们尚未踏进《野草》的大门 ,众多学者对以下两个问题都未能作出令人满意的回答。一、1 92 4年 9月到 1 92 5年 7月 ,鲁迅的生活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使鲁迅如此苦闷、如此彷徨 ?它是怎么酝酿的 ,又是怎么消退的。从鲁迅研究的已有成果看 ,有三个时段 ,鲁迅周围的现代中国社会——思想界、文化界和文坛或家庭生活 ,发生剧烈的动荡...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兰台世界》2002年08期
兰台世界

七律 致仕辞步鲁迅先生原韵

苍颜华发赋归时,作茧垂成尚有丝。脍美菰香不弹剑,兰芳桂馥可拥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艺理论研究》2002年05期
文艺理论研究

只有鲁迅是不够的

蒋泥在“人何以‘立’”(《文艺争鸣》2 0 0 2 / 3)一文中指出 :近来读一位朋友写的书 ,他比较了胡适和鲁迅 ,大力贬斥前者 ,而把鲁迅的一切视作绝对正确 ,是值得提倡的文人们的惟一活法。我真不明白 ,在两类人之间非得分他个高矮胖瘦不可吗 ?不可以说他们各有千秋吗 ?如果硬要作一个分别判断的话 ,那么依我看 ,对于“乱世”鲁迅的价值可能要大些 ,对于“治世” ,胡适则更好。现在的环境则半是“乱世” ,半是“治世”。说它“乱世” ,主要指时代处于转型期 ,思想、精神、道德、体制、文化层面的东西面临整体性的调整、更变 ,需要遵...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艺争鸣》2002年01期
文艺争鸣

鲁迅:远行以后(1949—2001)[之一]

新中国诞生了。鲁迅曾神往于:“一个簇新的,真正空前的社会制度从地狱里涌现而出,几万万的群众自己做了支配自己命运的人”②。——他会为这一理想的可能实现而欢欣吗?但鲁迅又确实对革命者说过:“你们到来时,我要逃亡,因为首先要杀的恐怕是我”③。他更曾公开表示:“有我所不乐意的在你们将来的黄金世界里。我不愿去。”④——那么,他会持冷静的态度,“看一看”吗?但在建国初期胜利的狂喜中,谁也不会真的关心这些,只是按照自己的心情去想象鲁迅。于是,郭沫若写了一首诗,说“鲁迅笑了”⑤。胡风于1949年10月14日晨3时、16日晨3时连续写了两篇“在人民祖国的第一年纪念鲁迅先生”的文章,题目分别是《鲁迅还活着》、《不灭的青春》。同是诗人胡风也是乐观地想象着:“‘待我成尘时我将微笑’;他在微笑,微笑在他那明净如水的目光里面,微笑在他那倔强不屈的牙刷胡子下面”。但他同时冷静地指出,新中国“它是过去的‘将来’,是从深厚的历史负担——封建主义和殖民地意识的毒蛇...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文艺争鸣》2002年02期
文艺争鸣

鲁迅:远行以后(1949-2001)[之二]

~~鲁迅:远行以后(1949-2001...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军事记者》2002年02期
军事记者

鲁迅生前最后的照片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在中国革命文化的旗手鲁迅先生倡导和扶植下,开拓了我国新兴的木刻运动。一位名叫沙飞的革命文学青年和木刻工作者,认识了鲁迅,并在鲁迅先生指引下走上了从事摄影事业的道路。因此,沙飞这个名字不仅联系了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个伟人形象,而且这位伟人的思想,通过沙飞的摄影道路,影响了当代中国大半个世纪的革命新闻摄影事业。这里讲述沙飞拍摄鲁迅生前最后照片的故事。照片诞生在木刻展览会上1936年10月8日,鲁迅参观在上海八仙桥青年会举办的第二届全国木刻流动展览时,现场拍摄的两幅照片成为鲁迅先生生前最后的照片。一幅是鲁迅亲切微笑着的肖像,这一生动的瞬间,留给人们一位中国左翼文化活动伟大旗手的风采和毅然面对困难而无所畏惧的深刻印象,美术工作者们常用这一神态来塑造鲁迅先生的形象。另一幅是鲁迅与青年木刻家的谈话,鲁迅和青年们在展厅内围坐在藤椅上,背景衬出观赏作品的人群,青年们在探身倾听着鲁迅的一词一句。鲁迅身着高领深色长袍,坐在一把有扶手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