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唐代文学与文学传统

唐代文学是中国文学史上的黄金时代 ,回顾分析这一时期之文学发展的经验 ,观照其在整个文学传统中的地位 ,对我们今天的文学建设乃至于文化建设都将大有补益。可以说 ,唐代文学是对前代优秀文学遗产的最佳继承 ,而对后世的文学发展也产生了极为深远和极其良好的影响。  一、唐以前中国文学传统的主体精神与特点农业文明与儒家文化的相互融合构成中国文学传统精神的主体性格。中国文学的发源地在黄河流域。地理环境决定先民所采取的生产方式。生产方式决定生活方式 ,生活方式决定意识形态 ,二者共同决定文化形态 ,文学传统受这些因素的影响而形成。中国文学传统形成于西周初期 ,发展于春秋末期和战国中期 ,定型于前汉中叶。这一历史时期 ,对文学传统形成起决定作用的是农业文明和儒家思想。如前文所述 ,周以农业立国 ,农业生产要求生产者在固定的土地上耕作 ,必须土著化。土著化则使一个家族长期居住在一个地区 ,家族统治便成为周王朝统治的社会基础。为适应这种统治 ,宗...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

说故事传统和唐代中后期文学变革

本论文的题目是《说故事传统和唐代中后期文学变革》。题目中的“说故事”不仅是指口头表演者和故事受众之间共享故事的行为,也包括小说、诗歌等各种书面文学体裁的创作和消费活动。唐代说故事活动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形成了独特的文学传统。而之所以要关注唐代的说故事传统,是因为这种活动丰富了唐代叙事文学的形式和内容。文人还是民间表演艺人都以各种方式说出自己想要说的故事,而受众也愿意听到自己喜欢的故事。那么,唐代的说故事传统就成为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参与和享受的文化活动,这对唐代中后期叙事文学的创作起到极大作用。针对说故事传统与唐代中后期叙事文学创作活动之间的关系,以及说故事传统所产生的不同文学形式之间的相互渗透现象,本文主要探讨以下内容:绪论首先重在辨析“说故事”和“叙事”的概念差别。在中国文学史上,“说”是比“叙”更具有文学性,它同时涵盖了口头和书面文学的特点,所以本文使用“说故事”概念。其次是解释本文的研究目的和意义,即是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来看唐代的...  (本文共16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三峡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7年06期
三峡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英语世界唐代小说翻译的非文学取向

纵观英语世界的中国传统文学翻译历史,可以发现传统小说深受青睐。历代传教士、外交官和汉学家都将小说翻译视为进入中国社会和文化的“门径”和他们了解中国社会风貌、人情习俗和历史文化的有效工具[1]。通过对英语世界的中国传统小说翻译活动进行考察,可以发现:尽管相较于宋元小说和明清小说而言,唐代小说在英语世界的翻译开始得比较晚,但英语世界对唐代小说的重视程度不容忽视。其中最值得关注之处即在于来自英语世界的历代译者翻译唐代小说的动机不完全在于文学交流,很大程度上表现出非文学取向,即以这些小说文本作为正史的重要佐证,通过翻译唐代小说达到认识中国及其民族,从而建构关于中国的知识体系的目的。英语世界的唐代小说英译经过了不同的历史阶段,在各个历史阶段中,英语世界的对华关系和政策存在差异,因而其关于中国的知识建构需求也不一样,因此,在各个历史阶段中,他们的唐代小说翻译也反映出不同价值取向。一、早期:俯视与仰慕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期是英语世界唐代小说...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青海民族学院学报》1992年01期
青海民族学院学报

略论史传文学传统对唐代传奇小说的影响

唐代传奇小说的兴盛,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是中国文学发展的必然趋向和结果。唐代传奇小说兴盛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社会政治经济方面的外部条件,也有文学发展的内部原因。其中,史传文学的传统对唐代传奇小说的形成与完善,乃至独立为一种新的文学体裁,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唐代传奇的兴盛是高度发展的史传文学对古代小说影响的必然结果。唐代传奇小说受史传文学巨大而深刻的影响,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中决定性的因素是文学发展的内部原因。 】、史传文学所表现的艺术特色和传统,不仪在中国史学领域被尊为典范,而且在整个叙事文学领域,也是公认的楷模。即如白寿彝先生所指出的: “司马迂的《史记》足在写人物上享有盛誉的。”①不仅是史学家“皆凶之”,而且“凶其事类相继而作普甚众。②。可见史传文学的传统得到了后世整个叙事文学领域的全面继承,店代传奇当然也就毫无例外了。 2、唐代传奇小说的作者中有不少人本来就是历史学家,或虽不是以史学著称,但确有史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学研究》2017年04期
中国文学研究

中国主体性何以丧失:新文化运动以来外国文学译介的另一后果

“每个法国人生来或早年就已成为笛卡尔派或帕斯卡派。笛卡尔和帕斯卡是法兰西民族作家,他们告诉法国人有哪些选择,为人生永恒问题提供独特而强大的观点,他们负责编织灵魂(与此类似,也可以说莎士比亚是英国人的教育者,歌德是德国人的教育者,但丁和马基雅维利是意大利人的教育者)”[1](P52)。——芝加哥大学教授布鲁姆(Allan Bloom,1930-1992)《美国精神的闭锁》(1987)1920年10月-1921年7月,罗素应邀来中国演讲,次年(1922)以《中国问题》为名结集出版演讲内容(1966年重版)。在此,开宗明义提出“中国问题”:“中国的古老文明如今正经历着急剧变化。中国在根本未受欧洲影响之情形下,完全独立发展自己的文化传统,有与西方截然不同的优缺点……中国文化正在发生着飞速变化,这种飞速之变无疑是必需的”,但中国须避免“全盘西化,抛弃自身的独特传统,否则,徒增一个浮躁好斗、智力发达的工业化、军事化国家而已,而这样的国家正折...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学研究》2009年02期
中国文学研究

试论唐代散传对《史记》传记文学传统的继承

根据韩兆琦先生的观点,散传是指成部的纪传体史书和杂传类传以外的文学性很强的各种单篇传记以及各种具有传记性质的作品,如传状、碑铭、自序等。〔1〕(3)散传是唐代传记文学的重心所在,唐代的传记文学珍品主要产生在这个门类里,如韩愈的《张中丞传后叙》、柳宗元的《段太尉逸事状》等,而韩愈、柳宗元亦是唐代散传成就最高的作家。曾国藩说:“韩、柳有作,尽取扬、马之雄奇万变,而内之于薄物小篇之中,岂不诡哉!”(《曾文正公文集》卷3《圣哲画像记》)虽有批评之意,但实际上正表明韩、柳善于把史家的技巧纳入散文创作的事实。可见,唐代散传虽然与史传有着明显的区别,但与史传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追踪溯源,我们处处可以看到《史记》对唐代散传的巨大影响。一、《史记》写人物性格的传统与唐代散传《史记》于史是“史家之绝唱”,于文是“无韵之离骚”,它不仅建立了我国纪传体史学,也开创了我国的传记文学,在史学和文学上都达到了最高水平;它以历史人物为中心,通过为历史人物写传...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