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史诗之谜与族群记忆——汉民族没有史诗的深层原因探析

史诗(epic)是一个来自西方的概念,其传统定义和标准从古希腊的荷马史诗引申而来,指的是叙述英雄传说或重大历史事件的叙事长诗。荷马史诗,包括《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两部希腊史诗,记录文本长达28000行,有历史记载以来,一直被看作欧洲史诗的最早范本。我国是一个有着巨大史诗蕴藏量的国度,除了藏族的《格萨尔》、蒙古族的《江格尔》和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这三大杰出的英雄史诗之外,在西南许多少数民族中间,还流传着许多古朴神奇的“神话史诗”或“创世史诗”,构成一个所谓的“南方史诗群”。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占我国人口大多数的汉民族却一直没有发现属于该族群的史诗。虽然20世纪80年代中期,民间流传的长诗《黑暗传》在湖北神农架地区被发现后,曾有学者认为该长诗可以被视作是广义上的汉民族的神话史诗,但是这种看法显然无法的得到学术界的广泛认同。①为什么汉民族在历史上没有形成史诗?文拟从本族群记忆的视角对此问题略作探析。一、族群记忆的多元化族群记忆从本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林业》2005年03期
内蒙古林业

史诗印象

相识史诗虽已多年,但真正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在两年前一次内蒙古首届人像摄影作品展会上。那时,他是作者,我是观者。说实话,那次展会上繁多的摄影作品,当然也包括史诗获得金奖的作品并未留住我的目光。然而,让我驻足难离又凝神细品的却是摆在展厅角落的摄影家们写下的留言,尤其是史诗挥毫写下的那笔好字。只见他信手抓起一枝钝笔蘸着水盂中的残墨剩水,没有一丝矫柔造作之态地在宣纸上挥洒自如。耀然纸上飘逸脱俗的书风,着实令观者惊叹,让我心涌动。说起史诗,那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河套后生。接触过他的人都称他为奇才。这多归于他不平常的生活经历和他对人生的深刻领悟。他精于摄影、书法、绘画、平面设计……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出生在河套平原的史诗,没有达家显贵的家族背景。父亲是位普通的小知识分子,在中学任教师;母亲没有文化,也没有工作,全家四口人仅靠父亲微薄的收入支撑着。史诗的母亲虽然没有文化,但她却是河套平原远近闻名的剪纸巧手,她的作品充满了质朴的乡土气息。每到逢年过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艺术评论》2005年01期
艺术评论

一个艺术家的史诗

曲磊磊的作品《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部史诗》, 把他创作中始终贯穿的某些因素推到了极致。这里, 我第一指的是他对人生和人性处境的深刻关切;第 二,是不停建立自己艺术观念和形式的努力。进一步 说,对于“人”的关注,内涵了“为什么”的问题—— 艺术,是否仅仅是一场游戏?艺术形式之“新”,是否 应当是它内涵之“深”的延伸和呈现?如果是,“新” 到什么程度才算抵达了那个“深度”?——“为什么 创作”和“怎么创作”,终于又合而为一。 把中国艺术(特别是古典艺术)理解为“无人” 的,并以此来与西方传统中的人性追求相对比,是一 个极大的谬误。造成这个谬误的原因之一,是人们太 习惯于根据表面的“题材”作出判断,却忽略了“人” 在艺术中真正存在的方式。中国古诗中,屈原当然是“有人”的。但如果仅把那理解为他的悲愤投江,这 个“褒扬”又成了贬低。他的“人”,纯粹存在于《天 问》、《离骚》、《九歌》那一系列杰作的辉煌创造力中,曲磊磊的作品《每个人的一生都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民族文学研究》2005年01期
民族文学研究

史诗表演传统

史诗是大型的叙事 ,内容庞杂 ,故事曲折 ,人物众多 ;在有些传统中 ,史诗演唱还有乐器伴奏 ,有复杂的曲调和严整的格律。要熟练掌握这些 ,歌手一般要经过相当长时间的学习和训练。出于对这些文盲歌手如何能在头脑中记忆和保存成千上万诗行奥秘的探究 ,学者们进行调查分析并倾向于认为 ,尽管史诗故事千差万别 ,但其“故事范型”却是有限的。故事的母题链接方式也有某些规律可循。史诗中还大量使用程式化句法、扩展的明喻 ,以及其他风格化的描述 ,例如对武器和行头的细节描述 ,对特定仪式和场景的程式化铺陈等。正是大量的“史诗程式”所构造出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部蒙古论坛》2019年01期
西部蒙古论坛

关于著名史诗歌手坡·冉皮勒的田野调查

####~~关于著名史诗歌手...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阿来研究》2019年01期
阿来研究

当代中国少数民族史诗学研究史述评

中国“史诗”观念的产生受近现代以来西学东渐的影响,来华传教士和晚清至新文化运动时期的梁启超、王国维、鲁迅、闻一多和茅盾等中国学者都曾探讨过有关“史诗”的问题①。新中国成立初至20世纪60年代,在国家体制的组织推动下,大批少数民族史诗文本被搜集、整理出来,藏族史诗《格萨尔》(蒙古族《格斯尔》)、蒙古族史诗《江格尔》和柯尔克孜族史诗《玛纳斯》统称“三大史诗”——于这一时期被发掘出来。进入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史诗学以“恢复”为主调,继续进行史诗的整理出版工作,加上研究者在以往的研究基础上对少数民族史诗的阐释,相关学术组织的建立,中国少数民族史诗学学科初步建立起来。20世纪90年代后期,口头诗学理论开始被引介至中国并逐渐较广泛地应用于中国少数民族史诗研究,这使以西方古典史诗学理论资源为基础的中国史诗学研究发生了转变,也促进了中国史诗研究由书面研究范式向口头研究范式的转移。新中国成立后,对中国少数民族史诗的研究按时间大致可分为乌克思主义美...  (本文共2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