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唐代古文运动的意义

自先秦起 ,中国用于记事、布政、表意、著述的文体 ,主要是散行单句的自由体 ,自古奥难读的《尚书》直到诸子散文 ,莫不如此。汉代以后 ,虽然辞赋已经开始发展 ,但自由体的散文仍然占据主导地位。司马迁的《史记》和班固的《汉书》就较为典型。魏晋以后 ,骈文有了长足的发展 ,产生了许多有名的作品和著名的作家。但是骈文这种形式是应贵族统治阶级和上层文人的需要而产生的 ,他们为了抒发个人纤弱无聊的感情和宣扬享乐豪华的生活 ,而一味追求骈文的形式美 ,所谓“绮毂纷扮 ,宫徵靡曼”,要求字句华美 ,平仄相间 ;形式上骈四俪六“四字密而不促 ,六字格而非缓。”除此而外 ,还要讲究用典、比喻、声韵等等清规戒律 ,使得骈文成了极少数人手中的一种文字游戏。两晋以后 ,门阀势力日趋强大 ,文化特权完全控制在他们手中 ,由于他们的需要 ,骈文更是风靡一时 ,再加上南朝宫体文学的影响 ,以至于几乎是无文不骈 ,只看形式不看内容 ,矫揉造作的形式主义唯美主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西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年10期
西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古文运动与文学散文自觉之新解

治中国文学史者 ,大都认为唐代“古文运动”的直接结果之一就是散文的文学自觉 ,更有论者直接将古文运动视为一场文学革新运动 ,将其与“新乐府”运动一起视为中唐文学的革新成果 ,这种见解似乎已经为现在大多数粗涉中国文学史者所接受。事实果真如此乎 ?中国古代散文的文学自觉确实出现在韩、柳 ,尤其是柳宗元的山水游记和文艺性杂文创作中 ,它标志着中国古代文学散文的自觉。问题于是被提出来了 :假如没有“古文运动” ,古代散文能否在中唐完成文学化的历程 ?回答应该是肯定的。根据古文运动的性质以及古代散文发展的历程 ,笔者从三个方面来论述这个问题 ,它们是 :一、古文运动的性质定位 ;二、中唐以前古代散文结构范型的发展及确立 ;三、古文运动对古代散文结构范型的影响。一、古文运动的性质定位“安史之乱”使沉浸在泱泱大国而对前途充满玫瑰色彩中的士大夫猛然清醒过来。在杜甫后期诗歌中 ,面对现实、回顾历史而深刻反思治乱的特征已经十分明显 ,那些涉政更深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书法》2011年02期
中国书法

安史之乱、古文运动与八世纪小篆风格的转变

为时代画分界线崩溃关键时期时则在辞以明其道种转变之朝(之乱(化学术史上承先何种联系渐统乱要的范本的武二《(七十’垂露正始官I悬以及与六本文的问题是,八世纪是唐朝(书学八世八书学博一?一成垂露篆七?篆八世纪末叶八三体石经七及?品—?。这种转变逐渐成为唐人小篆最重要的范本,唐代统治阶级转移升降即在此时』五纪的小篆以下及庶二,陈寅恪先生指出八八世纪文学的转变小篆风格包括悬针篆和垂露篆』五士在唐朝[3]1—二—二,七。四》七,启人从此开启古文运动的黄金时代。五),:六』r后转,人,(已与六)图,八世纪小篆的风格三六可以安史之乱为分界线子从『贞八世纪唐有专门学校一宇文泰所创建之关陇集团完全)旧之九品下一元,)八,为为新关捩点之人物』主要是八年中,—在生者——的悬针篆是唐人小篆最重『论唐九八世纪。王(0,……七古文运动之间朝的转变八世纪上半叶*。七以史者必以玄宗之朝九[4]中叶)书学博二)提,《历史《石主要发生了何。,唐。经》——小篆风格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炎黄纵横》2012年03期
炎黄纵横

古文运动的主将韩愈

“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济天下之溺”。这句著名的话出自宋代的大文豪苏轼,它所评论的对象是唐代著名的文学家、教育家、哲学家韩愈。短短的13个字,涵盖了韩愈一生的贡献,可谓言简意赅,耐人寻味。韩愈(公元768-824年),字退之,邓州南阳人,由于韩姓大族出自河北昌黎,他便自谓“昌黎韩愈”,后世则称之为“韩昌黎”。韩愈的祖辈虽然曾经显赫过,但到了他出生时,家道已经败落,兼之父母早丧,由其堂兄嫂先后抚养,生活十分艰辛。小时候的韩愈非常懂事,“自知读书,日记数千百言,比长,尽能通六经,百家学。”然而不知是什么原因,很早就颇有名气的韩愈,科举之路却很不顺利,他先后考了3次都名落孙山,直到唐德宗贞元八年(792年)第四次应试,才“擢进士第”(与福建泉州的欧阳詹为同一科)。根据唐代的有关规定,中进士后还得参加吏部博学宏辞科的考试,才能当官。韩愈参加3次吏选均告失败,3次给宰相上书,也不见回音,3次登门拜访当权者,都吃了闭门羹。直到贞元十二年(796...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农业工程职业学院学报》2007年01期
黑龙江农业工程职业学院学报

简谈韩愈散文“明道”与“抒情”的关系

读韩愈生平与文章,见其气节与精神,心生感慨,令人想起鲁迅先生。韩愈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其对国家对社会的强烈的使命感、责任感深深令人折服。韩愈是中唐古文运动的倡导者与组织者,其古文理论在中国古代散文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而他的散文创作被后世学者尊为散文创作的典范。欧阳修在《记旧本韩文后》中说:“韩氏之文之道,万世所尊,天下共传而有也”。苏轼更是在《潮州韩文公庙碑》称赞说:“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勇夺三军之帅。此非参天地、关盛衰,浩然而独存者乎?”韩愈作为中唐文坛盟主,为扫荡骈文冲锋陷阵,对后世散文发展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对于上面的评价应当是受之无愧的。韩愈一生以道义济天下,以恢复儒家古道,巩固大唐王朝为己任,并将他的这种精神始终贯穿于他的文章之中。这就使他的散文在反映现实上有较充实的思想内容,不仅具有现实意义,而且也具有历史意义,凝结了较为深厚的精神内涵,真实体现了韩愈在“古文运动”中所提倡的“文以明道”的思想...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周口师范学院学报》2017年03期
周口师范学院学报

韩柳古文与骈文的异同及新变

中唐是中国文化思想变革的时期,韩愈则是这一时期的关键人物。正如陈寅恪先生所说:“综括言之,唐代之史可分前后两期,前期结束南北朝相承之旧局面,后期开启赵宋以降之新局面,关于政治社会经济者如此,关于文化学术者亦莫不如此。退之者,唐代文化学术史上承先启后转旧为新关捩点之人物也。”[1]296关于文化学术史者大端有二:韩愈创立了开启宋代理学的新儒学和儒学道统说;以“修辞明道”为号召,倡导新型古文,掀起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古文运动”,带动了骈文、诗歌的新变。新则变,变则新,“新”“变”二字可以概括中唐社会政治经济、学术思想、文学艺术的风貌态势。在新中寓变,变则生新的时代,仅就文学史而论,有两位关键人物:韩愈和柳宗元。韩愈率先掀起“古文运动”,写作古文,柳宗元在韩愈影响下不但积极参与了“古文运动”,并以其古文写作的特殊实绩,与韩愈比肩,并称“韩柳”,影响中国文坛千有余年。他们的古文、骈文写作,成为后世或散或骈或散骈结合的范式。韩柳的思想性格...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