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麦克卢汉的遗产——超越现代思维定势的后现代思维

1964年,美国麦格罗—希尔书局(McGraw-HillBookCompany)出了一本名字非常平实的书,这就是马歇尔·麦克卢汉(M.Mcluhan,1911~1980)的《理解媒介》(UnderstandingMedia———TheExtensionsofMan)。可是,就是这本貌似平实的书却引起了学术界的强烈反响。出版界、学术界、评论界好评如潮。《纽约先驱论坛报》宣告麦克卢汉是“继牛顿、达尔文、弗洛伊德、爱因斯坦和巴甫洛夫之后的最重要的思想家……"是“电子时代的代言人,革命思想的先知”。接下来的四五年中,麦克卢汉在各个电视台接受专题采访,在各大公司做巡回演讲,他的人格魅力给听众一次又一次的震撼,使他享有“罗马祭师”和“北方圣人”的崇高地位。这一评价代表了明达舆论的共识。如今,这本书早已成为经典,可是它差一点就胎死腹中。难产的原因很简单,这本题名“理解”的书实在是一本难以“理解”的天书。它的编辑初读书稿时难以卒读、难以决断、...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图书评论》2014年11期
中国图书评论

理解媒介的延伸——纪念麦克卢汉《理解媒介:人的延伸》发表50周年

今年是麦克卢汉堪称20世纪思想不及义的和不得要领的,因为今日的资经典的《理解媒介》(1964)出版50周本首先为媒介如电子媒介所显形。年。半个世纪以来,我们生活于其中的 站在电子媒介的制高点上,麦克卢世界的最大变化也许不是什么苏联解汉指点,马克思是19世纪的"硬件体、冷战结束、新金融危机,甚至所谓人”,其全部思想都是建立在“硬件产“中国的崛起”或“美国的式微”,而是品”的生产和销售上,他想象不到20已经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媒介,它深世纪最重要的商品是无形的“信息”入地改变了我们最日常的生活、我们的 (information)。[1]由于“信息"为电子文化行为以及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一媒介所创造,是电子媒介将整个世界包切都似乎呈现为“媒介的后果”,连恐括资本或商品数码化的,麦克卢汉所呼怖主义都是媒介的后果。恐怖主义的目唤的由“产品”到“信息”的转换实质的不是制造恐怖情绪,而是恐怖情绪的上也就是一个“媒介”转向了,即在观大众传播。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闻前哨》2005年01期
新闻前哨

麦克卢汉的视角——读《理解媒介》随感

1964年,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加拿大教书匠一举成名。那年,他所著的《理解媒介—论人的延伸》出版,立马给整个西方乃至全世界带来强烈的冲击和震撼,以至今天余波未息。 数字化生存、信息高速公路、网络世界、虚拟世界、电脑空间—他30多年前的梦话今天一个个变成了现实。全球一体、重新部落不匕一一他当年的呼声,今天也成响彻世界的呐喊。 麦克卢汉如先知先觉般独自“理解”着媒介,同时又给后人留下了一个疑难:我们当如何去理解麦克卢汉呢?麦克卢汉的书的确难读、难懂,其思维之跳跃、话语之艰涩、结论之突兀,常常令人如堕五里雾中。如今,人们引用麦氏的只言片语已属难得因而成了学术上的时髦。然而,即便是今天,能够真正理解麦克卢汉那堆“乱麻”的又有几人? 路易斯·H·拉潘姆教授的话或许代表了人们的困惑。他说,即使麦克卢汉度过了声名显赫的巅峰之后,在诊释他的文本的学人之中,也没有几个能完全弄清他究竟想说什么。他们只是猜想他的思想撞击出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然而多半的时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年记者》2014年01期
青年记者

媒介改变了什么

麦克卢汉在其第一本著作《机器新娘——工业时代的民俗》中提出,人类的文化史上,媒介和技术是塑造我们生活的力量。但媒介究竟如何塑造我们的生活?它改变了什么?它通过何种途径改变了我们?在《理解媒介——论人的延伸》这本书中,他试图进一步回答这些问题,让人们理解媒介带来的社会变动,以期削弱新媒介带来的新冲突,增加人的独立和自由“媒介即讯息”是全书的基础论点,但媒介的内容有可能是另一种媒介。比如电报,它的内容是文字,文字的内容是言语,而言语与思维同轨迹,就是实际的思维过程。思维过程需要使用可供交流的言语、图画或者其他复合型呈现方式,其过程将不可避免地受到转化技术和承载媒介的影响。这种影响又会带来新的内容。麦克卢汉将这种转化所产生的心理影响和社会影响看作一种“讯息”——由媒介和技术的应用导致的“人间事物的尺度变化、速度变化和模式变化”。社会大规模使用一种媒介或者技术,将不可避免地同时引入一种新的尺度。任何技术都逐渐创造出一种全新的人的环境环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图书评论》2015年01期
中国图书评论

《理解媒介》的世纪延伸

按语: jBabd if2014年是麦克卢汉《理解媒介》发表50周年,受周志强主编之托,我组织麦克卢汉书I评专栏。在约稿计划中原本是包括了麦克卢汉5^|P之子、媒介理论家埃里克?麦克卢汉的,然临近出刊也未等到埃里克的稿件。不得已就放弃了。可在刊物(2014年第11期)出来后,埃里克却突然寄来他的稿子,这让我感到错愕、惋惜,栏目错过了埃里克,埃里克也错过了栏目!我把情况告诉周主编,他回复说没有问题,虽然公历的2014年已经过去,但中国的古历还在延伸这2014年。好主意!好有寓意的事件啊!麦克卢汉在时空中“延伸”,这不就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吗?!其《理解媒介》一书所要表达的不就是理解借助于媒介的“人的延伸”吗?!2013年初冬的一天,我与埃里克相约在多伦多大学图书馆咖啡厅见面,相谈甚欢,相见恨晚,首都师大易晓明在旁拍摄了一些照片,这里发表一二,以飨读者。照片中的小伙子是麦克卢汉之孙安德鲁,酷肖麦克卢汉;而其子埃里克看起来倒像是外人了。...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青年记者》2014年01期
青年记者

全新的《理解媒介》

“媒介杂交释放出新的力量和能量,正如原子裂变和聚变要释放巨大的核能一样。”这是麦克卢汉在20世纪60年代的预言,彼时电视媒介刚刚兴起。站在媒介融合、新媒体大行其道的当下阅读麦克卢汉的《理解媒介》,越发感受到其对于媒介发展的洞悉。麦克卢汉的思想火花遍布全书,我惊喜于其令人眩晕的超前观点,又陷入梳理不出脉络的困惑中。他的超前观点时常隐藏于晦涩的警语、格言、典故、暗喻中,这一习惯冒犯了著书立说的传统模式,所以他的著作经常因不够学术化招来批评。他没有严谨的理论,只有思想的火花;他喜欢玩弄文字游戏,令人难以捉摸他的意思;他鄙夷研究证据,认为这是印刷媒介的偏见。麦克卢汉石破惊天的观点莫过于现在被叫响的那句名言:媒介即讯息。在麦克卢汉的书里,不受人重视的媒介本身成了决定人类历史结构调整的关键。批评者认为,麦克卢汉绕开了广阔的社会和文化语境,对资本主义与传播之间的关系视而不见,忽视了控制和使用媒介的机构和人的主体意识,掩盖了媒介发展演变过程中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