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麦克卢汉在中国

中国内地学界提及麦克卢汉,至今快 20年。然而总体上说,我们对他的研究才刚刚开始。这不奇怪。虽然他成为世界级的知名学者已经快 40年,但对他真正认真的研究,仅仅是在信息高速公路问世以后。 世界范围的麦克卢汉热,一共有两次。第一次是 60年代,时间不长。目前的麦克卢汉热,开始于 90年代中后期。这是理性的回归,也是历史的必然。历史是公正的,在学术殿堂里给他留下了神圣的一席。学界是清醒的,纠正了过去对他的误读。 这一次的热,不仅范围广、势头猛、评著多,而且已经过历史的考验和汰洗。信息高速公路崛起,知识经济到来,虚拟现实出现,人们恍然大悟:他的许多预言一个又一个地实现了。他所谓的意识延伸就是赛博空间,他所谓的地球村已然到来!他的确是电子时代的先驱和预言家! 60年代读不懂的天书,看上去胡说八道的东西,等到如今,都明白如话了。 当前欧美的麦克卢汉热,可以亚马逊网上书店的书目为证。这个书店出售有关麦克卢汉的著作和他本人的著作一共有 ...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吉首大学
吉首大学

麦克卢汉在中国的接受研究

马歇尔·麦克卢汉是加拿大著名传播学家,二十世纪西方思想史上一位与众不同的人物,是电子时代、信息时代的先知,在传播学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和深远影响。1964年,麦克卢汉最具影响力的著作《理解媒介》出版,并逐渐成为美国大学大众媒介课程的指定读物,由此爆发了世界上第一次的麦克卢汉热。但是60年代的中国大陆学术界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影响,拒绝接受西方文化,因而这次的麦克卢汉热并未波及到中国。开始于90年代中后期的第二次麦克卢汉热,影响范围非常广,取得了比较多的学术成果。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兴起了第三次麦克卢汉热。大陆是从近两次的麦克卢汉热开始对麦克卢汉理论进行研究的,最先是翻译介绍其理论和著作,不断深入研究,并对传播学的本土化进行不断探索,取得的研究成果丰硕。实施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社会快速融入世界,在政治、经济和文化领域,我们强烈感觉到处于麦克卢汉所说的“地球村”之中。麦克卢汉及其媒介理论在中国的广泛传播,是中国学界接受麦克卢汉的基础和前提。...  (本文共4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鸭绿江(下半月版)》2015年05期
鸭绿江(下半月版)

麦克卢汉在中国大陆的接受研究

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 Luhan,1911—1980)是加拿大著名传播学家,媒介环境学派的开山祖师。虽然麦克卢汉因超前的媒介理论而饱受争议,但时代和媒介技术的发展证明:他是一位伟大的预言家。加拿大顶尖书评家菲利普·马尔尚在为麦克卢汉书写的传记《麦克卢汉:媒介及信使》一书中说道:“对了解他的人和认真研究他的人来说,他不仅具有难以抗拒的魅力,而且是不可代替的。”麦克卢汉深刻分析了现代传播媒介,改变了人们对20世纪生活的观念。他的技术决定论思想虽然过于绝对,但他不再局限于以往媒介内容的短期效果研究,而是关注传播科技的历史影响;他认为媒介本身就在改变社会,而不是只有媒介传递的内容才起作用。他关于“地球村”的预言被新媒介所证实,科技工作者也为之不断奋斗。世界范围内一共产生了三次麦克卢汉热。第一次是在20世纪60年代,持续的时间较短。第二次麦克卢汉热,开始于90年代中后期,影响的范围极广,学术成果较多。深圳大学教授何道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麦克卢汉媒介理论的接受与新世纪中国文学批评的发展

自近代中国以来,随着国门的打开,中国社会逐渐融入世界发展的大潮之中。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以更快的速度融入世界,如今,无论在政治、经济领域,还是在文化、环境保护、商贸领域,我们都更深刻地感觉到我们处在同一个世界共同体之中。用麦克卢汉的话说,就是我们已身处“地球村”之中。根据麦克卢汉的观点,“全球村”时代,乃是一个听觉文化占主导地位的时代:一方面,任何事物都无时无刻不受外在事物的影响,另一方面,一切信息从四面八方同时而至,共同产生影响。从感知模式来看,此时,历时的东西被共时所取代,时间渐被空间所消弭,趋向于对“一切事物的同时感知”。从文化发展的角度来看,此时各民族文化相互之间的影响开始代替民族文化内部的继承关系占据主导地位。今日中国文艺学和文学批评的发展,也遵循着同样的规律。正如中国一知名学者在总结新时期文艺学发展时所言,“新时期文艺学的发展……是在古今中外复杂的矛盾与关系中进行的,但主要面对的是中西之间的关系与矛盾问题。古...  (本文共16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北京印刷学院
北京印刷学院

冷热媒介划分标准的重新界定及其现实意义初探

麦克卢汉在国内外传播学界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他在其1964年出版的《理解媒介》一书中提出了著名的“媒介三论”,奠定了他的泰斗地位。40多年来,他的观点一个个神奇的变成了现实,令后人瞠目,唯一的遗憾是同属于“三论”之一的冷热媒介理论一直备受学界争议。虽然承认这是一种全新的划分方式,但大多数学者对此态度一致:认为麦克卢汉的这种媒介划分方法标准不够清晰,没有现实意义。科学界定冷热媒介的划分标准,系统阐释其理论价值,对我国乃至国际传播学界意义重大。学术瓶颈的突破,迎来的将是更广阔的研究空间。通过对原著和相关译著及论文的阅读,并结合麦克卢汉所处时代的主客观因素,笔者发现在一致否定的态度背后也隐藏着一致的误解。学者在试图将冷热媒介以绝对化的标准划分开来的同时,忽略了麦克卢汉探求媒介性质的本意,固定的思维模式将我们的研究工作引向了歧途。冷热媒介是在相对的前提下存在的,在此基础上本论文提出了新的划分标准:时空偏倚性、对象成对性、功用同一性、信息...  (本文共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图书评论》2014年08期
中国图书评论

数字麦克卢汉

麦克卢汉是信息社会的“先知”和“先驱”,电子时代的代言人,他对于新媒体发展趋势的预言在今天已成为现实,他对于网络时代生活方式的洞见越来越富有启迪意义。作为媒介理论大师莱文森的代表作,这部著作被誉为麦克卢汉研究史上的一座丰碑,正是在这部著作中,莱文森率先全面肯定了麦克卢汉在媒介学说史上的崇高地位,深入解读了麦克卢汉的媒介思想及其对我们生活的影响,论说清晰,内容丰瞻,引人入胜。阅读这部著作将有助于中国读者理解互联网时代,培养其在新媒体领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