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五四时期的新美学精神和新艺术形象

一恩格斯谈到新思想、新学说的产生时曾指出:新思想、新学说“必须首先从已有的思想材料出发,虽然它的根源深藏在经济的事实中。”犤1犦五四时期,中国新的美学精神的确立和新艺术形象的诞生,正如恩格斯所说的,归根到底是缘于经济的发展犤2犦,而明清以后,尤其是1840年以后思想文化的渐变则是其应运而生的基础。中国古代社会的生产方式是以农业经济为主体的封闭式的生产方式。在这种生产方式下,形成了古典的思想方法和精神文化。从孔夫子到王国维,时间的跨度上达2000多年,但他们的思想方法的本质和创造的精神文化的特征是一脉相承的,即都是作为站在统治集团立场上的士大夫为这种统治更完善、更有效而服务的。1840年鸦片战争中国的失败,使中国被迫开放口岸,听凭西方列强的殖民资本在沿海建立了桥头堡。中国数千年的泱泱文化屈服于强盗的船坚炮利,同时也使一部分清醒的中国人开始睁开眼睛向外看世界,像魏源、严复、梁启超、康有为、章太炎、王国维等,都是呼吸到海外文明的新鲜空...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学术界》2017年05期
学术界

论晚明艺术观念的美学精神

一定时代的美学精神,都是这一特定时代艺术观念的体现和表达,也都是这一特定时代社会与历史发展的必然。笔者曾发表多篇文章,对于晚明社会转型时期这一特定背景影响下的晚明艺术的情感本性观念、文艺自娱的娱乐功用观念以及自由游戏的艺术创作观念等,均作过详细阐释[1]。所以,晚明特定的时代也必然赋予其艺术观念以特定的美学精神。晚明艺术领域审美意识的大变迁,导致社会审美趣味趋向世俗与感官享乐,世俗大众的审美趣味逐渐发展成为社会审美主潮。因而,在晚明美学精神的烛照下,晚明文人高举情感和性灵、反对传统束缚、倡导文以自娱和自由游戏的艺术观念,形成了一股强大的不断变革的人文艺术思潮,与晚明美学主潮互为表里,影响到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这股人文观念和美学主潮与建筑在世俗生活写实基础上的市民文艺相结合,形成了明代艺术在继承宋元传统过程中重在衍变、力创新风的新趋势。晚明时期极具主体意识和情感自觉的艺术观念和美学精神,包蕴着告别古典、走向近代的新的时代属性和近代...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湖南社会科学》2017年03期
湖南社会科学

论围绕“中华美学精神”命题的几个文化理论意识

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文艺活动立足时代,并构建传统;作为面向接受者的自由意志表达,文艺活动观照情感,渗透着美学精神。因此,对于理论界而言,通过传统文化,考察美学精神,认清二者的内在逻辑关系,将会为文艺繁荣创造契机。一、精力节省界说与文化精神认知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中华美学精神之间的关系上,人们通常都能认识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孕育了中华美学精神;但是在考察中华美学精神时,人们遇到了对其界定的困境。急切的人,喜欢以“精力节省”的方式加以界说,即用人们熟悉的传统文化形态及其关键词,来言说“中华美学精神”这一不断发展壮大的开放体系。例如,用子学、经学、玄学等学术文化,进行比附的有之;用儒、释、道等宗教信仰文化,做出界说的有之;用境界理论、审美意识理论,加以概括的亦有之。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为什么如此这般地界定中华美学精神?究其原因,在很多人看来,所谓筌在鱼、蹄在兔,假筌蹄便可得鱼兔;拿传统文化形态及其关键词当“文化筌蹄”,便可精力节省地界说...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7年10期
人民论坛·学术前沿

如何认识中华美学精神的现代生命力

“中华美学精神”语义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关于“中华美学精神”的提法,指示了一个深远重大的方向。这一方向要求学术界创造性参与诠释,而不能是对这一提法重复性的表态附议。对这一概念的语义分析与诠释是相关研究的第一步。“美学”是指审美理论及其学科。尽管英文aesthetics可以兼指理论学科的“美学”与活动经验的“审美”,但汉语以两个词区分二者更为确切。一个需要指出的问题是,英文aesthetics的语用模糊性已经影响到汉语“审美”与“美学”原本清晰的语义,从而导致汉语美学界自身长期以来对这两个概念的混用(1)。倡导“中华美学精神”的本意,应该是指作为美学研究对象的“审美活动”的精神(具有民族国家传统风格的审美情趣、审美习俗、审美风貌、审美境界),而非指作为专业学科的“美学理论精神”(可以将这一概念引申为中国古典美学思想的感悟、品评、伦理教化诸特性)。诚然,“审美活动”这一美学对象包含着审美意识经由思想观念而理论化亦...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学批评》2017年03期
中国文学批评

汉字与中华美学精神

“中华美学精神”是多层面的构成。从文化和族群的意义上说,以“中华”而不是“中国”来定义“美学精神”,说明这一术语已超越了单一华夏民族和国家意识的层面,中华美学精神是中华民族大家庭多种文化和美学精神的融合。“华夏正声”是中华美学精神的主体,但中华美学并不排斥外来文化,而是吸纳改造外来文化并与之相互涵容。中华美学精神的核心是和谐包容、厚德载物,刚健有为、求通容变,它在今天仍具有很强的生命力。从哲学思维的层面上说,中华美学精神以“天人合一”、“物我同一”的哲学观念为核心,形成道器一体、阴阳融合、重综合、重感悟的思维特征,从而区别于西方传统哲学那种主客二分、心物二元、重分析、轻感悟的思维特征。从艺术精神的层面上说,中华美学重视的是抒情写意的艺术传统,它以意象和意境美的创造为核心,充满了生命的感悟与人伦的情怀。从人生价值的层面上说,中华美学非常重视美对于人的心灵和精神境界的提升,也可以说是一种弘扬人的精神和心灵境界的美学。笔者下面要谈的一...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学批评》2017年03期
中国文学批评

中华美学精神

编者按:随着“中华美学精神”栏目持续推出,本刊陆续收到多位学者的新作。其中,除了研究中华美学精神的基本内涵、核心概念和地域、时代特征之外,还有部分论作从中华文化的基石———汉字、中西比较视域和文论话语建构等维度,来切入中华美学精神,把握其独有特征和内容。这些研究不但拓展了中华美学精神研究的视野,也更加立体地呈现了中华美学精神。汉字是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由于汉字本身所独有的审美特征,以及其丰富的能指所蕴藏的多重内涵,使得中华美学精神具有独特的艺术面貌和文化魅力。中南大学毛宣国教授认为,汉字是把握中华美学精神的一个重要维度。具体说来,它体现在三个方面:(1)汉字结构体现出以人为主体和以人为本的意识,它对于中华美学人文精神的塑造有着重要意义;(2)汉字是富有诗性体验的文字,汉字的诗化是中国文化诗性特征的体现,它对于中华美学精神的构成具有重要意义;(3)书法是最能体现中国文化和中华美学精神的艺术,它与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有着紧密联系,也是中...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