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五四时期的新美学精神和新艺术形象

一恩格斯谈到新思想、新学说的产生时曾指出:新思想、新学说“必须首先从已有的思想材料出发,虽然它的根源深藏在经济的事实中。”犤1犦五四时期,中国新的美学精神的确立和新艺术形象的诞生,正如恩格斯所说的,归根到底是缘于经济的发展犤2犦,而明清以后,尤其是1840年以后思想文化的渐变则是其应运而生的基础。中国古代社会的生产方式是以农业经济为主体的封闭式的生产方式。在这种生产方式下,形成了古典的思想方法和精神文化。从孔夫子到王国维,时间的跨度上达2000多年,但他们的思想方法的本质和创造的精神文化的特征是一脉相承的,即都是作为站在统治集团立场上的士大夫为这种统治更完善、更有效而服务的。1840年鸦片战争中国的失败,使中国被迫开放口岸,听凭西方列强的殖民资本在沿海建立了桥头堡。中国数千年的泱泱文化屈服于强盗的船坚炮利,同时也使一部分清醒的中国人开始睁开眼睛向外看世界,像魏源、严复、梁启超、康有为、章太炎、王国维等,都是呼吸到海外文明的新鲜空...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学批评》2017年03期
中国文学批评

中华美学精神

编者按:随着“中华美学精神”栏目持续推出,本刊陆续收到多位学者的新作。其中,除了研究中华美学精神的基本内涵、核心概念和地域、时代特征之外,还有部分论作从中华文化的基石———汉字、中西比较视域和文论话语建构等维度,来切入中华美学精神,把握其独有特征和内容。这些研究不但拓展了中华美学精神研究的视野,也更加立体地呈现了中华美学精神。汉字是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由于汉字本身所独有的审美特征,以及其丰富的能指所蕴藏的多重内涵,使得中华美学精神具有独特的艺术面貌和文化魅力。中南大学毛宣国教授认为,汉字是把握中华美学精神的一个重要维度。具体说来,它体现在三个方面:(1)汉字结构体现出以人为主体和以人为本的意识,它对于中华美学人文精神的塑造有着重要意义;(2)汉字是富有诗性体验的文字,汉字的诗化是中国文化诗性特征的体现,它对于中华美学精神的构成具有重要意义;(3)书法是最能体现中国文化和中华美学精神的艺术,它与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有着紧密联系,也是中...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学批评》2017年03期
中国文学批评

汉字与中华美学精神

“中华美学精神”是多层面的构成。从文化和族群的意义上说,以“中华”而不是“中国”来定义“美学精神”,说明这一术语已超越了单一华夏民族和国家意识的层面,中华美学精神是中华民族大家庭多种文化和美学精神的融合。“华夏正声”是中华美学精神的主体,但中华美学并不排斥外来文化,而是吸纳改造外来文化并与之相互涵容。中华美学精神的核心是和谐包容、厚德载物,刚健有为、求通容变,它在今天仍具有很强的生命力。从哲学思维的层面上说,中华美学精神以“天人合一”、“物我同一”的哲学观念为核心,形成道器一体、阴阳融合、重综合、重感悟的思维特征,从而区别于西方传统哲学那种主客二分、心物二元、重分析、轻感悟的思维特征。从艺术精神的层面上说,中华美学重视的是抒情写意的艺术传统,它以意象和意境美的创造为核心,充满了生命的感悟与人伦的情怀。从人生价值的层面上说,中华美学非常重视美对于人的心灵和精神境界的提升,也可以说是一种弘扬人的精神和心灵境界的美学。笔者下面要谈的一...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艺术品鉴》2017年10期
艺术品鉴

浅谈素人画家内心世界的美学精神

在十九世纪印象派、后期印象派之后,我们觉得西方的艺术里面一个非常大的转变是:忽然觉得艺术跟生活之间的界限到底在哪里?什么叫做画家?比如梵高、高更都不是美术系出来的,都不是科班出身的,有的是学神学,有的是股票市场的商人,可是他们最后都在艺术的领域里有这么伟大的创造。所以到了二十世纪初的时候,特别针对这样的问题,有了一些不同的看法,后来发现所谓的绘画,可以说我进到了美术实验班,进到了一个画室,我怕经由老师的技巧,然后慢慢去学画,之后做画家。可是也发现各行各业的人,不管你做任何一个行业,你喜欢画画,你来画画你都有可能。因此我们就会发现,开始有了这样的一个观念以后,就在民间发现了很多,非常自动自发的这种素人的创造者。素人是没有受过任何训练。可是他们就是喜欢画画,也可以画出一些很稚拙的那个感觉,就像儿童画,儿童没有学过什么画,他也可以画出很可爱的感觉。它没有技巧,所以他会很专注,他会有他自己的感觉,而那个感觉是完整的,所以当时被一些重要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民周刊》2017年06期
人民周刊

对中华美学精神的几点思考

不再一般地使用中国美学精神而是提中华美学精神,这一修辞策略在当前应有特殊的意义和针对性:它不再是一般地指汉民族美学精神所代表的那些东西,而是在新的意义上特别地指包括汉民族美学精神在内的中华多族群美学精神的交融体。中华美学精神本身是一个在时间维度上不断演变和在空间维度上持续交融的历史性过程,有着多层面构成。首先,从族群形态看,中华美学精神可以视为中华我者与外来他者之间的长期的文化涵濡(Acculturation)的历史性成果。涵濡这个人类学术语原来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不同文化体系间因持续接触和影响而造成的一方或双方发生文化变迁的状况,在这里可借用来指中华我者与外来他者之间发生的内在、微妙而又重要的隐性变化过程。正是中华我者与外来他者的长期的文化涵濡产生出一种异质交融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山东教育》2015年28期
山东教育

教育家要有美学精神

教育家具有永恒的美,不是作品美、学问美,而是人格美;不仅追求美,而且要用美作为尺度,时时丈量自己、评判事物、澄明世界。教育家具有了这样美的品格,就会渐渐地走向文化自觉、美的自觉。讨论教育家有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角度其实是教育家成长不同的维度。角度与维度建构了教育家成长的不同视野、不同格局。比如,教育家的美学精神就是一个不可忽略的角度。我们谈教育家的精神并不少,包括教育家的情怀,但真正从美学精神的角度来讨论的并不多。而美学精神恰恰是教育家的重要特征,也是教育家成长的精神动力。习近平在文艺工作者座谈会上提出,文艺创作要弘扬中华美学精神,这一指示同样适用于教育家。我们应该用美学精神来照耀教育家的成长历程;换个角度说,教育家的成长过程正是培养美学精神的过程。在我看来,美学精神恰恰是教育家成长的最高境界。不难发现,古希腊三大哲学家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都有不少关于美学精神的论述。他们都是哲学家,也都是美学家,当然他们也是当之无愧的教育...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