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走出“突围”后的困惑──20年书写中国新文学史有感

山东省现代文学学会会长,主要从事中国现代文学研究。 从学科意义上说.中国新文学史建构已历经半个世纪,一代代学人为此毫不吝惜地献出青春和才华;尽管在历史的曲折中不知浪费了多少青春和才华甚至付出生命代价,但是中国新文学史学科毕竟建立起来,它以独特的学术风姿屹立于诸多学科群之中。 50年新文学学科建设作为一条生命链,曾被斩断过10年之久。“文革”后我们这一代学人踏入学科建设工地时,面临的主要任务有二:一是修复或衔接已断裂的新文学史学科建设的历史链条,通过“拨乱反正”把新文学史学科纳人所谓“正”的轨道,也就是以《新民主主义论》为理论框架的建构蓝图;一是冲破在不正常的政治气候下为新文学史学科建设设置下的重重包围和层层禁区,为新文学史研究扫除障碍,也就是以“解放思想”为火炬重燃书写新文学史的学术激情。实际上这是一个任务的两个侧面,概括起来就是:突破“重围”,解放学人,为书写新文学史开拓新局面。 在我看来,50年代的学人是乐观顺从的一代.营造...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纪念与研究》1986年00期
纪念与研究

鲁迅认为《阿Q正传》根本不是他的代表作吗?——评司马长风著《中国新文学史》中的《〈阿Q正传〉的再评价》

《阿Q正传》这部自一九二一年十二月间问世以来一直为中外人士称道的作品,是鲁迅先生的代表作,是中国新文学史上地位最崇高的杰作,是中国新文学步入廿世纪世界文学之林,足以与世界名著分庭抗礼的不朽之作,这个评价早已举世公认。间是,最近陡然间冒出一个闻所未闻的“神话”来,说《阿Q正传》根本不是鲁迅的代表作,而且据说持这个观点的,不是别人,正是鲁迅自己。刹时间《青年作家》①以《鲁迅不喜欢》为题、《报刊文摘》②以《鲁迅并不以为是其代表作》为题,竞相介绍这个颇有点惊世骇俗的新观点。这就奇了,难道鲁迅当真认为《阿Q正传》根本不是他的代表作吗?这个新观点源于香港学者司马长风先生著《中国新文学史》③中的《的再评价》。我们细观司马长风的原文,始知这个新观点,乃是司马长风“再评价”的有机组成部分。为此,本文将对司马长风的《的再评价》作如下评论,并就教于司马长风先生。为了避免断章取义之嫌,这里特把司马长风的“再评价”(将评论部分)照抄如下:鲁迅不喜欢《阿Q...  (本文共20页) 阅读全文>>

《纪念与研究》1987年00期
纪念与研究

司马长风业已逝世

本刊第八辑曾发表周正章同志《“鲁迅认为本刊第八辑曾发表周正章同志《"鲁迅认为〈阿Q正传〉根本不是他的代表作"吗?》一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枣庄学院学报》2014年04期
枣庄学院学报

超越的文学史视野——评丁帆主编《中国新文学史》

新中国成立后,受意识形态的影响,文学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沦为政治的“传声筒”,同样地,文学史写作也似乎依照政治的范型做了“整容手术”,政治的“手术刀”将文学史刻上了深刻的时代烙印。“文革”结束后,全国刮起了思想解放的飓风,文学界的学术氛围也逐渐宽松,至此,文学史方才缓慢的揭下“面具”,尽力摆脱社会政治史的藩篱,浮现出较为真实的眉目来。在这个背景下,80年代末,学界提出了“重写文学史”的口号,随着呼声与热潮的不断高涨,文学史的写作一时间呈现了“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繁荣景象。在学者们的辛勤耕耘下,学界孕育出了极其丰富的学术果实,新的文学史格局逐渐形成,各类型的文学史著作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然而,在汗牛充栋的史著中,能够成为学科经典的文学史似乎少之又少,相反,近些年,文学史研究已经进入了进退维谷的困境。一方面,在各类研究已经接近饱和的状态下,一些研究者不得不致力于对边缘史料的挖掘、对作家作品反复阐释;另一方面,文学史写作的模式化倾向过于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06期
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试论《中国新文学史》的对立性与唯情性

香港昭明出版社在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版的司马长风所著《中国新文学史》,是已出版的港台相关中国现代文学史专著中对大陆文学界影响较大,同样也是存在争议的一部学术著作。作者以对立性的研究动机及唯情性的文学立场,从文学作品本身出发,采用鉴赏式的散文笔法,探讨了1915-1949期间中国文学的流变与传承。如今探讨这部三十多年前的著作时,必定要把握住作者所处的历史文化语境及审美价值倾向,才能对《中国新文学史》作出比较客观公正的评价。著作者司马长风先是专注于政治思想史的研究,1966年开始研究中国现代史,1973年才把研究目光转向中国新文学史。正如他本人所说:“1954年文学与兴趣开始回转,偶尔写些散文,读文学作品,但是仍被政治思想的巨石压得喘息维艰。”[1](P 323)这位熟谙政治思想的“业余”文学史研究者,与专业的研究者相比,对文学与政治之间的关系抱有更深切的感叹:“政治是刀,文学是花草;作家搅政治,等于花草碰刀;政治压文学,如刀割...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邵阳学院学报》2005年04期
邵阳学院学报

“新文学史”观的历史功能与当代启示——由新编一部中国新文学史的出版反思现代中国文学史观

中国文学史的建构并非缺少文学历史的叙述和文学知识的沉淀,神州大地向来不乏撰史的悠久传统。仅就中国现当代文学的书写历史而言,如果从胡适1922年3月的《五十年来中国之文学》算起,其编写的格局从史学家的最初构想到当下如此宏大的编撰规模,至少已有80余年的历史足以让今人评说。因此,对于20世纪80年代以来频繁出现的各种文学史著述,学人常常抱以搁置不论或让其自生自灭的态度也就并不令人惊讶和奇怪了。虽然学界不时也瞩目一些宏大的文学史的集体著述或个人论著,但真正能引发人们反思现代中国文学之书写历史观念的经典史著并不多见。在一个急切寻求突破和变革的时代,任何新奇怪异的东西都可能引起一时的轰动,但也意味着不可能引起文学史观的真正突破和编撰思想的深刻变革。我们知道,在如此悠久的文学史写作传统中,现代中国文学史观亦伴随着时代社会的沧桑演进而屡屡嬗变。当代著名文学史家洪子诚对此有切身的体会,他在谈论“当代文学”概念的一篇文章中曾意味深长地指出:“在谈...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