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世纪许地山研究:尚需拓宽视野

许地山(1893-1941)自1921年发表第一篇小说《命命鸟》以来,尽管创作并不十分丰硕,但在文坛上却始终独树一帜。其作品独特的取材、浓郁的异域情调、无处不在的宗教情结,至今无人企及,对他的研究也不断走向全面和深入。尤其是新世纪以来,文坛刮起重读风,许多作家、作品被重新认识,涌现了许多新的研究成果。本文仅就近五年来关于许地山的研究状况做一简单梳理和评估。一、比较研究20世纪,人们对于许地山的研究,主要是个案研究,视野相对狭窄,进入新世纪,比较研究异军突起,取得了一些可喜的研究成果。如:许地山与加缪、许地山与川端康成、许地山与泰戈尔、许地山与鲁迅、许地山与丰子恺、许地山与陈衡哲的比较等等。其中,许地山与加缪的比较侧重于思想方面的成就,作者认为:许地山与加缪都意识到人面对世界的异化、痛苦与困惑是无法回避又难以克服的问题;都试图通过理性的思考,正视荒诞与痛苦,在令人绝望的世界中复活生存的价值,踏开救赎之路。二人的不同之处在于对待荒诞...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世界华文文学论坛》2005年03期
世界华文文学论坛

历史的论证 良心的倾诉——读余思牧著《作家许地山》

我是怀着十分敬佩的心情去拜读余思牧[2]先生的大著《作家许地山》的。余先生是我的师长辈朋友,我们就是在互相交流有关许地山的资料中结识的。虽然至今尚未有机会见面,但是通过两年多的书信往来,我深深感到,余先生是一位热情、诚恳、谦虚、宽厚和正直的学者。他的《作家许地山》是一本来之不易的书,请您一定要读一读他“后记”里的这段话:……人们习惯说:人生没有第二次(lifeis nottaketwo),但我无疑是侥幸地活了三次……为此,我需要的是努力工作,执起笔为与我同时代的人们而写出我想写和应写的作品。把我反复思考的、感受深切的、欢乐鼓舞的感受或对时代苦难激动而产生的眼泪及理念,尽量写出来,以作历史的论证,以作良心的倾诉,尽量使读者明白真相,看清是非,得到鼓舞、安慰和更因之能明白美丑、分辨正邪,从而以史为鉴及以人为镜,活得快乐些、活得乐观些、活得清醒些、活得温馨些。说老实话,当我读到这里的时候,我的眼眶湿润了。我为余先生对祖国与香港的文艺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文学史料》2005年04期
新文学史料

许地山与牛津大学

许地山夫人周埃松所编《许地山年表》 称:一九二四年许地山“在美国哥伦比亚大 学得文学硕士。因不惯美国生活方式,九 月,转人英国伦敦牛津大学研究院,研究宗 教史、印度哲学、梵文及民俗学等”。又称 一九二六年许地山“在英国牛津大学得文 学学士学位”。两条记录均有欠准确。现 根据牛津大学的有关档案将许地山与牛津 大学的关系一并说明如下。 许地山一九二四年到英国,并没有直 接进人牛津大学,他先是住在伦敦,老舍一 九二四年九月十四日到达伦敦后最初就是 和许地山住在一起。如果按照牛津大学的 学期模式,人学应该是十月。据牛津大学 的学籍档案记载,许地山的人学注册日期 是一九二五年一月二十日,录取日期同此, 可以认为到此时才正式人学。许地山申请 学位证书的日期是一九二五年六月九日, 决定授予其学位的日期是一九二五年十月 二十六日,毕业日期是一九二六年五月二 十二日。在校时间为一年半多,从人学到 论文通过不超过一年,这正是牛津大学学 制中取得硕士...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博览群书》2005年10期
博览群书

作家许地山

华裔加拿大籍中国文史学术研究者余思牧先 生的新著《作家许地山》一书,博采众说,对前人的 研究成果中的精华广为介绍并加以评析,可让读 者了解过去文化学术界是怎样认识评估这位老作 家、新文艺先驱者的。同时余先生也提出自己的看 法,对以往的成果有所鉴别取舍。 本书对传主的身世生平有详细的考订,对于 他生于忧患,长于漂泊、流亡,长期从事文学教育 推广和文学青年培养的一生,做了比较深入的探 究;从中可以看出,传主是怎样从一个五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重庆交通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03期
重庆交通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人文价值取向的迁移与整合——从多元文化的视角看许地山创作的人文导向

“五四”时期,正值中国社会由传统向现代嬗变的历史阶段,也是中国文化进行革故鼎新的大时代。多元文化的碰撞、交融、互渗,是这一时期的重要特征。诚然,新文化运动以其前所未有的磅礴气势瓦解了封建文化的价值体系,然而旧价值体系的破坏并不意味着新价值体系的同时确立。“五四”退潮后,人们在咀嚼现实世界动荡不宁所带来的苦楚的同时,也体验到了精神世界支离破碎时的眩晕和焦灼所导致的恐慌。重建民族的精神殿堂,构筑新的社会价值信仰体系,从而整合破碎的民族文化,挽救国运,成为时代之需。由此,众多的先觉者踏上了茫茫求索之路。这期间,利用文学干预社会生活,进行广泛的社会思想启蒙,开启民智,使文学成为直接介入社会发展进程的一种力量的做法成为时代的大趋势。正如1921年的《文学研究会成立宣言》所宣告:“将文艺当作高兴时的游戏或失意时的消遣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相信文学是一种工作,而且又是于人生很切要的一种工作;治文学的人也当以这事为他终身的事业,正同劳农一样。”...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9年23期
名作欣赏

许地山作品中的闽文化印记

许地山出生在中国动荡不安的年代里,他的一生辗转流离,有过安定,有过漂泊。他也一直在寻找属于自己的真正的人生意义。他的出生注定了他是一个对故乡土地有真切感情的人。他出生于一个爱国志士的家庭,从小的家庭文化教育,让他知道故土对于一个人有多重要,也让他即使在以后的日子里远离故土,也依旧没有忘记那片生他的土地。许地山一生的作品中,都带着闽台两地的文化色彩。他从生活中各种各样的小事来告诉世人他从未放下过这片土地,他总是带着爱来理解这片土地。闽文化对他的影响是一生的,他的出生,他的家庭,他的经历都紧紧地被这两地的文化所包围。因交通原因不易传播的闽文化,在独特的地理位置下却极容易吸收其他的外来文化。这样一个封闭又开放的环境,使得闽文化不断的充实和多样,也使得在闽地成长的许地山在写作时既有浪漫主义的精神外衣,又有现实主义的文化内核。“许地山的成长及创作本身就体现了这种博采与融合,无论从社会生活及精神领域都留有福建文化的多维元素,许地山的创作虽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