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运用“三分法”思考法学领域中的问题

1982年,我在哲学上倡导“一分为三”、“三分法”、“立体思维”。发表了《“一分为三”新议》[1]1986年,我又撰写并发表了《漫谈法学中的“三分法”》。[2]当时只涉及到法的本质属性、法制体系的构成、司法机关的设置、法律规范的建构等。在而后的十几年中,我应邀到一些地方讲学,主题是立体思维与法学,比较全面地讲述了法学中的“三分法”运用,反映热烈,大家都说深受启发。在此,我把讲学的内容按照”三分法”的表现形式整理成文。一、鼎立统一鼎立统一,又叫三足鼎立,我国南宋哲学家陆九渊说过:“天地人为三才,日月星为三辰,卦三画而成,鼎三足而立。”[3]长期以来,人们不敢承认三足鼎立,因为它与三权分立相类似。实际上,我们国家不搞三权分立,这并不等于以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国家不搞三权分立,也不等于社会上就不存在三足鼎立的情况,更不等于在哲学上就要否定三足鼎立、鼎立统一。邓小平同志在1989年11月20日《对二野历史的回顾》中就说到“中原三足鼎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学术论坛》2004年02期
学术论坛

列宁斯大林的“三分法”思想

长期以来 ,人们总是把“一分为二”、“二分法”绝对化 ,只知道列宁强调“二分法”、反对“三分法” ,根本否认列宁、斯大林还有“一分为三”、“三分法”思想。谁要是提出“一分为三”、“三分法”命题 ,那就要被斥之为离经叛道。对于这种指责、批判和痛斥 ,我是要进行答辩的 ,将在本文中比较系统地和简明扼要地论述一下列宁、斯大林的“三分法”和“一分为三”思想。一、列宁反对“三分法”1 894年 ,列宁为了回击《俄国财富》杂志上发表的反对马克思主义的文章 ,写了《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主义者》一书。《俄国财富》杂志是自由主义民粹派的机关刊物 ,由克利文柯和米海洛夫斯基编辑。米海洛夫斯基认为 ,马克思的社会学理论是建筑在黑格尔的“三段式”上面 ,马克思是用“三段式”证明资本主义灭亡的必然性。列宁愤怒地站出来进行批判 ,深刻地指出 :“马克思把社会运动看做服从于一定规律的自然历史过程 ,这些规律不仅不以人们的意志、意识和愿望...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延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7年Z1期
延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在文学中自觉运用“三分法”

在文学中,是否运用过“三分法”呢?回答是肯定的。怎样划分文学作品的类别?在西方相当流行的就是“三分法”,根据反映社会生活时塑造艺术形象的不同方式和特点,他们把文学分为三大类:一,叙事文学,作者通过对生活事件的描写和人物性格的刻画来塑造艺术形象,二,抒情文学,作者直接抒发自己的感受和情绪来塑造艺术形象,三,戏剧文学,作者采用人物自身的语言和行动来塑造艺术形象。我们不采用这种分类方法,原因是什么呢?一是它忽视了各类体裁的文学作品在体制、结构、语言等方面的特点,因而比较笼统,不够精确,二是“三分法”在我国社会上还没有得到承认,在哲学上也没有得到确立,三是在社会科学方面,过去,往往是西方采用的特别是流行的东西,我们东方就要表示反对。 我们在文学中自觉运用的是“两分法”。“两分法”,由于列宁和毛泽东同志的倡导,加上学术界在过去的简单化宣传,这就使得它,一方面众所周知并且深入人心;二方面地位神圣并且绝对化。各门学科都要自觉运用“两分法”,文...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上饶师专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7年04期
上饶师专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在教育事业中自觉运用“三分法”

毛泽东同志说:“事物的矛盾法则,即对立统一的法则,是唯物辩证法的最根本的法则。”(《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87页)又说:“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可以一分为二的。”(转引自《解放军报》1968年9月3日)长期以来,人们总是把“可以”当作“只能”去理解,进而又把矛盾与“两分”、对立统一与“一分为二”等同起来,于是“一分为二,(“两分法”就绝对化了,而整个唯物辩证法也就归结为“一分为二”(“两分法”)。过去人们都在各个领域自觉运用“两分法”,似乎只有运用“一分为二”(“两分法”)去观察、分析、处理问题才是正确的,而除此之外的划分法统统都是错误的。其实这并不是毛泽东同志的本意(参见拙作《应当正确理解毛泽东的“一分为二”的思想》,《毛泽东哲学思想研究动态》1 985年第10期)。客观事物存在多种属性,根据不同的需要与标准可以有不同的划分。一般来说,揭示事物运动、变化、发展的原因要用“一分为二”;描述事物运动、变化、发展的阶段,或事物的结构状...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学术论坛》1988年01期
学术论坛

关于“一分为三”的对话

甲:1987年6月在安庆召开的全国第二次哲学与改革讨论 会上,听到你关于“一分为三”的发言,引起了我的兴趣,但也 有许多想不通的问题,因此,我想请教一番,你说行吗? 乙:完全可以,但不是请教,而是共同研究,也可以互相 争论。 甲:你是在什么时候提出“一分为三”的? 乙:确切些说,1982年3月正式形成“一分为三”观 点,同年7月在江西《争鸣》第3期上发表《“一分为三” 新议》。 甲:你提出“一分为三”基于什么动机? 乙:我之所以提出“一分为三”,主要是基于这样三点考 虑:一是对“文化大革命”的反思。文革是从文艺界开始的,对于 文艺作品总是划分为香花和毒草两大类,除了香花就是毒草, 反之亦然。这样就必然把许多无害的中间作品也打成了毒草。 从文艺界推广到政治领域,那就是革命分子、反革命分子的划 分,这也就必然要把不革命分子打成反革命分子。 甲:这种划分确实有点问题,但究竟错在哪里呢? 乙错就错在使用三分的概念,采用两分的方法。如果要...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江西师范大学学报》1989年01期
江西师范大学学报

唯物辩证法的核心应是“一分为三”

长期以来二人们都一致认为,却要提出.唯物辩证法的核心应是一”、“三分法”、“三点论”、进行说明:唯物辩证法的核心是对立统一规律,即“一分为二”。我“一分为三”(‘合三为一”、“三位一体”、“鼎立统“三重性”)。为什么这样看呢?我将从以下三个方面来一、从马列主义经夕如咋家的论述来看 马克思在转述黑格尔主义时写道:“理性……安置自己,把自己跟自己对置起来,自相结合—安置、对置、结合。用希腊语来说,这就是:正题、反题、合题。对于不懂黑格尔语言的读者,我们将告诉他们一个神圣的公式:肯定、否定、否定的否定。一”“这两个彼此矛盾的思想的融合,枕形成一个新的思想,即它们的合题。这个新的思想又分为两个彼此矛盾的思想,而这两个思想又融合成新的合题。这种增殖过程就构成思想群。”他还批评说:“尽管蒲鲁东先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想爬上矛盾体系的顶峰,可是他从来没有超越过头两级即简单的正题和反题,而且这两级他仅仅爬上过两次,其中一次还跌了下来。”针对这种情况...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