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上海马桥夏商陶器研究

上海考古学者于1959年和1993~1995年对马桥遗址进行过二次大规模的发掘,经考证和科学测定,该遗址存在于公元前二千纪,大体相当于夏代和商代〔1〕,在夏商地层的出土文物中,除了少量制作精制的原始瓷器外,还有大量陶器。以前我们对该遗址出土的原始瓷作过科学研究〔2、3〕,在此基础上,本文选择了夏商地层出土并有代表性的泥质陶器样品12件,进行了化学组成分析、显微结构和物理性能测定,并对当时的陶表1 样品的外貌Table1 Theappearanceofsamples编号品名外 貌 观 察XM5鸭形壶片胎细黑,烧结,厚4~6mm。内壁:颈部有深旋纹,体部高低不平。外壁:颈部有浅旋纹,壶体有细绳纹,表面有黑色涂层,局部光亮。XM6、XM8罐片胎细灰红,烧结,厚5~8mm。XM6内壁高低不平。外壁:XM6较深折线纹,局部表面有深褐色光亮层;XM8有方格纹。XM7残片胎细灰色,烧结,厚6~7mm。内壁平整。外壁:小席纹,局部表面有褐色光亮...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文学少年(小学)》2006年02期
文学少年(小学)

中国的故事 (二)夏商西周

~~中国的故事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自贡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0年01期
自贡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夏商林政雏形

人类社会赖以生存的环境问题已成为当今世界关注的热点,社会、经济的发展都必须以环境发展为基础。而森林问题是环境发展的核心问题之一。稽诸史乘,自上古至清末,不乏森林史料之记载和论述。近年来,关于森林问题的研究,生态环境方面论述较多,至于中国古代林政即古代有关林业的政策及管理措施,似乏人研讨,语焉不详,本文拟就夏商有关森林史料略陈其林政,囿于史料和见地,尚祈指正。一、林垦与原始农业混沌之世,草昧未辟,殆皆为蓊郁之森林。人类历史的初期即新石器时代,我国文明发祥地之一的黄土高原地区,气候湿润,土壤肥沃,河湖纵横,林草茂密,已成为当时我国境内原始农业最为发达之地区。[1]相传,神农氏教民树艺五谷,“古者民茹草饮水,采树木之实,食赢龙之肉,时多疾病毒伤之害,于是神农乃始教民播植五谷,相土地所宜,燥湿肥墝高下。”[2]在打制石料的过程中,人们逐渐认识到人工取火的方法,即打击、钻孔和摩擦的生火技术,“摩擦生火第一次使人支配了一种自然力,从而最终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读书》1997年03期
读书

走进夏商

历史文献明确记载,中国历史上有一个夏代,前是三皇五帝,后是殷商,对此,古来笃信不疑。历史滚动到本世纪二三十年代,‘凝古”学派崛起,以顾颌刚先生为代表的一批史家,发现中国古史是“层累地造成的”(人称顾律);史学界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清算古史运动。经过“疑古”学派考证,夏王朝并不存在,所谓的三皇五帝.原来不过是历代编下的一段神话,治水的大禹也不过是一条晰蝎之类的大爬虫。疑古成为时尚,教科书也无所适从,不得不在五帝和夏的栏目里写上“传说”二字,夏商年代后面划上(?),另有学者撰写通史,干脆来个《中华二千年史》。在疑古思潮风起云涌之际,一些清醒的历史学家不相信我们的祖先全是居心叵测的谎言家,不相信“古代真相不过如此”,也有学者与疑古派商榷辩难,还有学者默不作声,另辟澳径地从田野考古中寻找上古文化的证据。随着考古铁铲的翻动,代表着夏文化的倡师二里头、巩县稍柴、登封告城、临汝煤山、山西东下冯等上百处二里头文化遗址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一向被视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读书》1997年03期
《江汉考古》1990年03期
江汉考古

夏商历史谱新篇——评《夏商史稿》

《夏商史稿》,孙森著,文 物出版社工987年12月出版。 要写好一部令人满意的《夏商史稿》,难度是相当大的。首先是文献记载缺乏,必须采取利用多学科的研究成果,来进行多方面、多层次的探讨和综合研究。而要做到这一点,就要求作者必需具备驾驭和熟练运用文献、考古资料、甲骨文、金文等多方面的知识和学历,以及具备有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素养。. 孙森同志在这方面,做得是相当成功的。他把夏商两代约有一千年的历史的内涵及来龙去脉,交待得清清楚楚。故书中虽然内容十分丰富,触及到的问题很多,铺的面很广,但却能做到层次清楚,脉络井然,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在撰写夏商两代历史的过程当中,必须首先解决几个带有关键性的框架问题。如我国的原始社会解体于何时了也就是说,我国的第一个阶级社会,即奴隶制的夏王朝开始于何时?结束于何时?即反映在考古学物质文化方面的夏王朝下限。以及有夏一代的社会面貌,包括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意识形态方面的情况如何?接着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十堰大学学报》1993年01期
十堰大学学报

夏商帝王以日命名及其对后世的影响

夏商时代的帝王以日命名,或者说以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命名。以日命名和以十天干命名,实际是一回事。传说古代有十个太阳,依次称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每天有一个太阳值班照临人间,十天一周轮,周而复始,一周轮即为一句。这十个太阳的名字就是十天干,也叫天干。 根据《史记·夏本纪》记载,夏启有子日太康,太康有:于日仲康,仲康有孙日少康。太康、仲康、少康都是夏朝帝王。古文字学家陈梦加先生《殷墟卜辞综述》以为“康”即“庚”之误,太康、仲康、少康即太庚、仲庚、少庚。可见是属于H名。夏朝中的帝王以H命名的还有孔甲、胤甲、履癸。履癸就是夏桀。 夏代部分帝王用日名’但是到了商代,帝王全是用日名,从大乙(汤)到帝辛(纣)共三十一帝王,他们依次是:大乙一大丁一外丙一中壬一大甲一沃丁一大庚一小甲一雍己一大戊一中丁一外壬一河宜甲一祖乙一祖辛一沃甲一祖丁一南庚一阳甲一盘庚一小辛一小乙一武丁一祖庚一祖甲一廪辛一康丁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