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学术批评认识中的四个误区

这里所说的“学术批评”,是从宽泛意义上使用的,即凡是与学术有关的批评活动,例如对高等教育部门中出现的不良现象以及教育管理体制中存在的问题的批评活动,均被包含在“学术批评”范畴之内。 学术批评之与学术发展的意义和重要性,无论是批评者还是被批评者,乃至整个学术界,实际上都没有多大意见分歧。但是,学术批评的发展之路却布满荆棘,困难重重,令人深感困惑。学术批评事业的发展充满着艰辛,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如社会的、时代的、体制的原因,也有批评者自身的原因,如有的学术批评者并没有把学术批评当作学问来做,敷衍塞责,导致学术批评本身不严肃,从而让人看轻。除这些因素之外,我认为,与相当一部分学人在学术批评的认识上存在着误区有密切的联系。 误区之一:学术批评成果不具有学术性 关于学术批评的认识误区,其实早就有学者注意到了,只不过还没有把这个问题提到“认识误区”的高度来重视。就我阅读所及,多年来不遗余力地致力于学术批评的青年学者杨玉圣先生在他的首部文集...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论坛》2011年07期
社会科学论坛

学术在学术批评中成长──评伍铁平《语言文字学学术批判和学术批评文集》

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当前的学术乱象或学术不规范现象大致可分为非学术思考、非学术表述以及非科学方法操作三种情况。当然,在学术与非学术、科学与非科学之间没有截然的界限,但是“理性、真理、逻辑、可重复”则是必不可少的,这是每一位从事学术研究工作以及学术批评工作者所应当追求的。学术的成长,除了直接的构建工作之外,学术批评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项工作。学术批评,从某种程度上讲,是一项更为细致艰苦的工作,对此,我们应当理性地看待,并给予合理的评价。伍铁平先生是我国著名的理论语言学家,他虽八十有余,但仍然笔耕不辍。他的学术研究工作可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学术建构,如模糊语言学、语言类型学、比较词源学、中西语言学说史比较便属于此类;另一类是学术批评,近来所出《语言文字学学术批判和学术批评文集》([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0年出版)便是这方面的代表作。学术的发展与成长就如同农夫耕耘,一方面需要培植禾苗,另一方面则需要殳除杂草,二者缺一不可,相辅而相成。当...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论坛》2010年01期
社会科学论坛

诚邀学术批评

最近读书,觉得有三篇序言很值得关注,写下来与大家共享。这三篇序言有一个共同点:诚邀学术批评。梁启超著有《清代学者整理旧学之总成绩》,该书的“绪言”(1924)中说:“所论述既涉多方面,一人智虑,势所不周,况谫陋如吾,而又迫于校课,随编随讲者哉?自各科专门家视之,其罅漏纰谬指不胜指,盖断然矣。吾深自知自愧,不愿轻率成书以误学者。故将此部分之初稿先分期登诸《东方杂志》中以就正海内通人。有爱我者,斥其讹谬,订其阙遗,或赐函见教,或发表于本志通信栏,俾得于成书时悉遵校改以求完善,幸甚幸甚!”[凡是读过梁任公(启1]超)文章的人,大都要称叹任公的文思泉涌及博识,但称叹的同时,大家也多能感觉得到,任公行文时也多有乖误。从严谨性和准确性来说,任公的上引著作确实存在诸多问题,有许多错讹及张冠李戴的情况。复旦大学出版社曾出版过朱维铮教授校注的《梁启超论清学史二种》[,对任公文中的疏忽、失误或脱2]漏进行了一一校正,大大方便了读者。当然,任公早已作...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学术论坛》2010年08期
学术论坛

文艺学批评“非学术化”批判——学术批评研究之一

众所周知,从文艺作品、文艺创作到文艺思潮再到文艺理论和文艺史,都可以成为批评的对象。正是由于文艺批评对象的广泛性,加上不同批评主体、不同接受主体的差异性,才有了所谓的“随笔式”批评的“合法的生存权”[1](P162)。若仅就文艺学批评本身的正常情况而言,则只能是学术批评。所以如此,是因为它所面对的是“学术领域”,是一种“有系统的、专业性很强的学问”[2](P1482)。也就是说,唯有与之相称的合逻辑延伸的批评才可使该领域真正获益。然而,令人担忧的是,当今文艺学批评虽然并不缺乏,可真正有学术性的不多而诸如“绝对主义”、“印象主义”之类[3](P5)的非学术批评却很常见。故此,对之探究是当前一项重要而又紧迫的课题。一、文艺学批评“非学术化”的具体表现现今,文艺学批评“非学术化”的具体表现是多种多样的,其中,最主要的有如下几种:1.笼统式批评。这种批评也可称悬空式批评、抽空式批评、回避式批评。虽然它针对某种文艺研究现象进行批评,但该对...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云梦学刊》2010年06期
云梦学刊

从学术批评我们能看到什么?

索绪尔在其《普通语言学教程》“绪论”第二章中说:“在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中,言语活动比其他任何因素都更重要。我们不能容忍语言研究还只是几个专家的事情。事实上,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在研究语言。但是,对语言发生兴趣的意想不到的后果是,没有任何领域曾经孕育出这么多荒谬观念、偏见、迷梦和虚构。从心理学观点看,这些错误都是不能忽视的,而语言学家的任务首先就是揭破这些错误,并尽可能全部加以消除。”[1]余生也晚,没有机会看到索绪尔所处时代语言学领域内的荒谬观念到底有多么严重,但时至今日,尽管从事语言学研究的人员增加了许多,知识传播的途径和手段也丰富了许多,可是有关语言和语言学的荒谬观念还是依然非常普遍。何以如此?因为几乎所有正常人都具备言语能力,许多人都有自己对语言的认识和看法,可能确如索绪尔所说,“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在研究语言”。每个人或多或少地研究语言,这对语言学的发展可能有好处,也可能有坏处:好处是,我们有可能看到多样化的观点,这给语言学的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汉字文化》2009年02期
汉字文化

怎样进行学术批评——科学发展观学习札记

我同意林连通同志的报告和李润新同志的发言,觉得他们的意见对学术界学习落实党的科学发展观具有重要意义。下面我想就如何进行学术批评问题,谈谈我的学习体会。怎样进行学术批评,是学术界经常遇到的问题,也是一个必须解决好而又难于解决好的老问题。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正确的学术批评可以明辨是非、弘扬正气、促进团结,因而推动学术的发展;错误的学术批评则必然混淆是非、毒化空气、破坏团结,因而阻碍学术的发展。对这一点,学术界大概不会有异议。问题在于怎样做才是正确的学术批评,怎样做就是错误的学术批评。我认为,根据科学发展观,以下五点可以作为判断正误的标准:一、正确的学术批评只能就学术问题进行学术批评的目的是分清是非、弘扬正气、发展学术,自然所批评的对象只能是学术问题,不能把非学术问题掺杂其中。把非学术问题掺杂其中,说明作者的目的不是或不完全是分清学术上的是非,而另有所图。根据几十年我所看到的情况,另有所图的大概不外是打击别人、抬高自己、发泄私愤等。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