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学术批评认识中的四个误区

这里所说的“学术批评”,是从宽泛意义上使用的,即凡是与学术有关的批评活动,例如对高等教育部门中出现的不良现象以及教育管理体制中存在的问题的批评活动,均被包含在“学术批评”范畴之内。 学术批评之与学术发展的意义和重要性,无论是批评者还是被批评者,乃至整个学术界,实际上都没有多大意见分歧。但是,学术批评的发展之路却布满荆棘,困难重重,令人深感困惑。学术批评事业的发展充满着艰辛,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如社会的、时代的、体制的原因,也有批评者自身的原因,如有的学术批评者并没有把学术批评当作学问来做,敷衍塞责,导致学术批评本身不严肃,从而让人看轻。除这些因素之外,我认为,与相当一部分学人在学术批评的认识上存在着误区有密切的联系。 误区之一:学术批评成果不具有学术性 关于学术批评的认识误区,其实早就有学者注意到了,只不过还没有把这个问题提到“认识误区”的高度来重视。就我阅读所及,多年来不遗余力地致力于学术批评的青年学者杨玉圣先生在他的首部文集...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学术界》2003年01期
学术界

怀疑和学术批评对发展学术的意义

香港的《语文建设通讯》在大陆语文学界深受读者欢迎 ,原因之一是该刊接受学术批评的文章 ,并经常展开学术讨论。学术批评应是学术刊物的重要内容 ,〔1〕但是 ,我国大陆有的刊物很少开展学术批评。有一个刊物对言之有理有据、有新内容的批评伪科学歪曲和胡批索绪尔的文章百般刁难 ,长期扣压后竟毫无理由地背信弃义 (原本答应发表 ) ,予以退稿 ,令亲者痛 ,仇者快。有人认为 ,伪科学不值一批 ,无需理睬 ,会自行消灭。其实 ,伪科学水平低劣 ,要揭露其谬误 ,却需要花很大气力。恩格斯认为杜林是江湖骗子 ;但是 ,他并不因此不予理会 ,而是付出巨大的劳动 ,撰写了《反杜林论》 ,成为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毛泽东同志说过 ,扫帚不到 ,灰尘不会自己跑掉。因此 ,认为伪科学会自生自灭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我国语言学界的伪科学和剽窃、粗制滥造等丑恶现象如果不是经过《中国社会科学》、《福建外语》、《外语与外语教学》、《山西大学学报》、《学术界》、《社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河北农业大学学报(农林教育版)》2003年04期
河北农业大学学报(农林教育版)

学术批评制度及其内部化

学术的繁荣离不开学术批评,学术批评是学术活动的有机组成部分或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然而,目前国内学界对学术批评还存在着诸多误解,缺乏健全的学术批评观,以致在学术批评实践中违背学术批评规则的现象时有发生。这对学术的发展和繁荣是极为不利的。本文分析了学术批评的本质、形式及有效的学术批评必须遵循的基本规则,并以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为例探讨了在学科组织内部建立学术批评制度的必要性及其意义。一、学术批评的基本形式与基本思想“有条理的怀疑主义”精神的体现。因此,学术批评是科学发展或科学创新的逻辑步骤,或更明确地讲,是学术研究的起点和必由环节,是学术研究的有机组成部分。这意味着学术批评应是一个中性概念,它不是单纯的价值判断,而是在科学框架内逼近真理的一种必要的方法或过程,具有其内在的认识论价值。同时这也意味着学术批评与人身无涉。它指向的是学术思想而非人身,除非被确凿地指证涉及欺骗和剿窃等关乎科学家诚实性的越轨行为,学术批评一般不会给批评主体带来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博览群书》2003年01期
博览群书

应当如何对待学术批评

看到鲁品越教授的反驳文章(对(学术论文的伪注问题)一文的答复一一兼论健康的批评文风之建设》(注:以下文内除另注出处者,均引自此次讨论中的有关文章,不再一一注出),读后颇多感慨。因为该文提出的所谓“不能以浮躁的批评文风来克服学术上的浮躁”,在笔者看来,不过是为拒绝批评找借口而已。 鲁教授在“答复”中,先申辩自己的那条被批评为“伪注”的注释,“决不是故意作假”:“我一向自以为自己的文风比较老实、严谨,当然徽惰之事偶也发生,但决不是故意作假。”“实际情况是我写作此段引文时没有参考任何中文译文。这些英文极其简单,根本不需要‘学贯中西’,稍识英文者就能一目了然。我的英文水平虽然不高,但作为一个毕竟翻译了几十万字英文书籍与文章的人,犯不着为如此简单的文字去作假。” 不过,鲁教授承认批评者所指出的问题是存在的,而且也的确是个问题,“正如批评者所说,‘犯了不应该犯的错误’,将刊名搞错。这种疏忽与失误的确不可原谅。更不可原谅的是:在编辑追问注释有...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博览群书》2003年01期
博览群书

再论健康的“批评的基础”

学术批评网上发表中国社会科学院田畔先生的(应当如何对待学术批评—就(对《学术论文的伪注问题》一文的答复与督品越教授商榷》一文。文章涉及到学术批评与反批评的文风问题,而且点名要与我商榷。因此我应当以礼相待,予以回复,就教于田畔先生。这样做也是遵学术批评网版主在编者按中所言,就“批评与反批评”所涉的“学术批评的一些重要问题”,谈谈个人之浅见,以利批评文风之建设。 田畔说学术批评要建立“一个可以正常展开的基础”,非常之好。那么,什么是健康的学术批评的基础呢?窃以为下述几条是必不可少的。 第一批评要实事求是。这是学术批评的最根本的基础,它能够确立批评所依据的事实基础。离开实事求是,所谓批评与反批评便无法进行下去。在对批评的事实判断上,对批评者来说,发现人家错在哪里就指出到哪里,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而不能凭其想象加以缺乏根据的推测。因为推测一旦与事实不符,批评本身就犯了需要批评的错误。这种批评也不会有说服力。就对我的那条注释的批评而论,实...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博览群书》2003年01期
博览群书

呼唤学术批评与反批评中的理解与宽容精神

鲁品越先生是我在南京大学读硕士时的导师。今天我收到他的一封电子邮件,他谈到最近有一篇批评他的文章,并把他对批评的答复转贴在了电子邮件里。我很感谢鲁老师在第一时间里让我了解这个事件。我读了每老师的邮件之后,专门到学术批评网上读了批评他的那篇文章。在他给我的私人邮件里,奋老师并没期望我对此事发表意见。但在读了他们批评与反批评的文章后,我却有几句话想说。在下面这篇短文里,我将就此事提倡在学术批评与反批评中的理解与宽容精神,并从这个角度对我所敬重的导师进行有限度的批评。 首先,我读了鲁品越先生的回复文章后,感到他对批评的反驳有理有据。鲁先生是一个严肃的学者,虽然他的文章与英文文献有关的文字仅有5行,他却为此下功夫读了长达41页的英文原文,并对有关部分做了相当精确和概要的翻译。所以,针对他的“伪注”之指控,绝不成立。读者从鲁品越先生的回复文章中可以了解到,他的治学态度的确严谨,并且他是一个以严谨的态度来要求自己的学者。因此我相信他的学术声...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