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投入产出核算与联合国1993年SNA投入产出核算的比较

中国投入产出核算与联合国1993年SNA投入产出核算的比较许宪春李立ABSTRACTTheauthorsystematicalymadecomparisononthediferencebetwenChina'sinput-outputacountingandU.N.1993SNAinput-outputaccounting,inordertobeterdrawrecentachievementsofinput-outputacountsintheworldandfurtherimproveChina'sinput-outputacountingcombinedwiththepracticalsituationinChina.无论是中国现行国民经济核算体系还是联合国等五个国际组织制定的1993年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以下简称1993年SNA),都把投入产出核算作为主要构成部分之一。但是,正像两个体系的其他构成部分一样,两者的投入产出核...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华中科技大学
华中科技大学

对我国国民经济核算理论与方法问题研究

本文以对国民经济核算的核心指标GDP 进行研究为主线,对国内生产总值核算、资金流量核算、投入产出核算、环境经济核算等进行理论方法分析、数据计算,指出现行核算中的不足之处,并提出改进的方法。对GDP 进行分析研究。本文根据经济理论对GDP 的测算方法进行分析,指出GDP 并非全是新创造的价值,不应参与国民经济收入分配过程,而且提出GDP 中固定资产折旧这部分不能用于消费或用于投资新资本,因此GDP 虚夸最终使用的社会最终产品。由此提出GDP 不是最佳的社会生产总量指标,而NDP 是比GDP 能更好的反映社会生产总量的指标。进一步提出NDP 虽然比GDP 更佳,但只是一种狭义的核算,如果把环境资源因素,以及外部经济因素影响考虑进去,应建立绿色NDP 指标,并得出绿色NDP 指标的理论模式。对我国资金流量表进行改进。本文以GDP 不能作为分配的对象为出发点,针对我国现行的资金流量表进行了评价,指出了该表在指标设置、功能结构以及系统反映...  (本文共17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西统计》1998年06期
山西统计

投入产出核算工作成果与启示

投入产出核算是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五大核算内容之一。在我国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建立和完善过程中,投入产出核算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发挥着龙头的作用。山西省是新国民经济核算工作开展较早的省份,自1981年7月率先编制出全国第一张地区投入产出表以来,在国家统计局领导下,以投入产出核算为龙头,不断加大统计改革力度,努力提高国民经济核算水平,在建立和完善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过程中探索出了一条成功之路。一、投入产出核算工作成果二十年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经济体制改革的号角,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祖国大地上,改革风起云涌、如火如条,同其它部门一样,中国的统计工作也汇入这滚滚大潮之中。山西省投入产出核算正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以不断适应和满足经济体制改革的需要而逐渐开展起来的。近二十年来,全省各级核算人员团结一致,以对工作高度认真负责的敬业精神,忘我地工作在统计改革工作的第一线,成绩显著,硕果累累。(-)为改革服务,高...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现代财经-天津财经学院学报》1998年01期
现代财经-天津财经学院学报

改进投入产出核算问题探讨

投入产出核算是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的重大核算之一,而现行实际编制的投入产出核算存在着一些不足,需要加以改进。本文所论改进型投入产出核算,扩大了投入的外延,即把生产能力投入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统计指标进行观察。这样,就可以通过投入产出核算,在观察部门间的技术经济联系的同时,说明国民经济中各个产业部门生产能力的使用状况。这可为实际的产业结构调控提供具体的依据。这一改进把投入产出核算推向一个新的发展水平。投入产出核算,是实行新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新SNA)的五大核算之一,同时,从我国统计核算体系发展情况来看,投入产出核算始于七十年代中期。在国家计委组织领导下,由有关单位合作,编制了我国第一个投人产出表─-1973年全国实物型投入产出表。根据我国投入产出核算的实际情况,为了更有效地发挥其在国民经济决策与宏观经济调控中的作用,特对改进投入产出核算提出一些新的设想,若有不妥之处,敬希指正。一、现行投入产出核算的功能与不足现行投入产出核算,从投...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国际公关》2019年05期
国际公关

大数据背景下中国投入产出核算的机遇与挑战

伴随着信息技术水平的高速发展,我国已经进入了数字信息时代。决定一个国家强弱的关键因素就是获取信息和消化信息的能力,由于信息量众多,而且分为有用信息和垃圾信息,不同的信息传达的意思也大不相同,所有有益的信息都从大量的数据中筛选而来,这些大量的数据就成为大数据,大数据随着时间持续产生,不断流动,随后迅速扩散。大数据的特点是数据庞大,最重要的是将其转化为有益信息的速度,所以大数据处理技术成为当今商业以致于国家层面上重要的技术手段。投入产出核算是国民经济核算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许多学者指出投入产出核算与大数据的结合是未来中国投入产出核算发展的重要方向。大数据与投入产出核算的结合有利有弊,兼具机遇和挑战。本文就根据大数据的特点来具体分析中国投入产出核算与大数据结合的机遇以及挑战。一、相关概念概述(一)大数据概念“大数据”是需要新处理模式才能具有更强的决策力、洞察发现力和流程优化能力来适应海量、高增长率和多样化的信息资产。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统计与咨询》2018年05期
统计与咨询

基于大数据思维的投入产出核算

一、大数据思维在投入产出核算中的可行性1.投入产出数据的来源必须是多样的。大数据的大量性可以丰富投入产出核算所需要的数据信息并拓宽其数据的来源渠道。传统的投入产出核算主要通过每五年进行一次的投入产出调查获得,从今后的发展趋势来看,大数据投入产出可以根据不同省份统计部门内部,工商、税务、财政等部门,电商、银行、证券、信托、融资租赁等专业服务机构等提取数据,这些数据只要是可收集的、可信的、可用的,不需要根据已经设计好的调查方案,标准和方法进行标准化处理,就可以直接使用,并且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有效的避免人为因素的干扰。另外,大数据由数字、信息、音频、视频等结构化数据、半结构化数据和非结构化数据组成,这些不同类型的数据通过转化可以得到结构化数据,也可以丰富投入产出表的内容。这将使传统的投入产出核算方式发生根本性变革,也有利于我国的投入产出核算体系与国际标准接轨。2.投入产出核算的结果是可推算的有用数据。大数据可以通过数据挖掘和拓展找出国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统计研究》2012年08期
统计研究

中国投入产出核算:回顾与展望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投入产出核算经历了从无到有、从摸索到成熟、从不定期编表阶段到制度化编表阶段的漫长发展过程。中国投入产出核算实践的发展和变化是政府统计60年发展历程的一个缩影,一个标志。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投入产出技术在中国已被广泛应用于贸易、能源、环境、人口等众多领域,在学术研究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一、基于实践工作的总结(一)官方编制的投入产出表官方投入产出核算的建立与发展大体上以国务院国办发[1987]18号文件为分界点,分为两个阶段:不定期编表阶段(1987年之前)和制度化编表阶段(1987年之后)。1987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行全国投入产出调查的通知》(国办发[1987]18号)。通知要求,每5年进行一次全国投入产出调查,编制投入产出表,即逢2、逢7年度开展大规模投入产出调查,编制投入产出基本表,逢0、逢5年度通过小规模调查和对基本系数表进行调整,编制投入产出简表,这就使得投入产出表的编制成为一种制度...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