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血管生长因子基因片段的体外重组

人血管生长因子是存在于人体任何组织和体液中的一种蛋白因子,具有促进血管生长发育作用[‘]。可用于治疗烧伤、缺血性组织坏死以及皮肤及器官的移植、断肢再植等,并可用于肿瘤发生及转移的诊断匕、”。其抗体对于肿瘤的治疗更具重要的临床应用价值[’-‘l。我们利用基因工程技术进行了人血管生长因子基因片段(hA;lgf)I’CR合成,并克隆及定征。实验结果报告如下。 材料与方法 1.材料R?R试剂为I‘一e部公司产品,限制性内切核酸酶ha)RI、Ect,ltV、Kpnl、&al及T4DNA连接酶均购自tillKX)BRI一公司。克隆载体山in。ript为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所赠予,E.colt JMI()9为天津队科大学内分泌所生化室赠予。其它试剂均为进l-I或同产分析纯。 2.方法 (1)mp引物及模板的设计与合成:根据hAng基因序列自行设计互为模板的K亚方法合成M叩1~123加基因序列。设计上游引物5’一端含Fndl酶切位点及起始密码子、...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误诊学杂志》2002年02期
中国误诊学杂志

血管内皮生长因子的研究进展

血管内皮生长因子 (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VEGF)是 1989年 Ferrara等在牛垂体滤泡星状细胞体外培养液中首先纯化出来的蛋白质 [1 ] ,是内皮细胞特异性促有丝分裂原 ,具有促进内皮细胞增殖 ,增加微血管通透性、诱导血管生成等多种功能 [2 ]。其强大的促进新血管形成的作用使其在梗塞性血管病的治疗中发挥巨大作用 ,在临床上具有较好的应用价值。本文就 VEGF的结构特点、受体、生物学效应、作用机制以及在心血管疾病中应用研究进展作一综述。1  VEGF的结构特征VEGF是一种分子量为 34~ 42 KD的二硫键连接的糖蛋白二聚体。人 VEGF的基因由 8个外显子和 7个内含子组成 ,根据 VEGFm RNA的不同剪切方式使 VEGF有四种分子变异 ,分别含 12 1、16 5、189、2 0 6个氨基酸 [3 ]。2  VEGF受体 (VEGFR)目前发现 VEGF能作用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齐鲁医学杂志》2006年06期
齐鲁医学杂志

血管内皮生长因子与糖尿病肾病研究进展

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通过改变内皮细胞的结构和功能,增加肾小球毛细血管通透性,促进细胞外基质合成及肾脏肥大等机制参与糖尿病肾病(DN)的发生与发展。抑制VEGF及其受体可能是治疗DN一条新的途径。本文就此作一综述。1 VEGF的结构和生物学作用1.1 VEGF的分子结构VEGF是一种特异作用于血管内皮细胞的丝裂原[1]。最初作为一种蛋白因子由豚鼠的腹腔肿瘤分离得到。研究发现,它可以诱导血清蛋白由血管渗漏而不引起血管内皮细胞的损伤。VEGF是基因编码的糖蛋白,由两个相对分子质量为23 000的亚基通过二硫键结合成二聚体,相对分子质量为36 000~46 000。目前发现人类成熟的VEGF有5种亚型,依其所含的氨基酸数目不同,分别命名为VEGF121、VEGF145、VEGF165、VEGF189、VEGF206,它们是同一基因产物,经过mRNA不同方式的拼接而形成。VEGF基因长度为14 kb,含有8个外显子和7个内含子,经...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郧阳医学院学报》2000年04期
郧阳医学院学报

血管内皮生长因子治疗缺血性心血管疾病的研究现状

血管内皮生长因子 (VEGF)是一种特异作用于内皮细胞的有丝分裂原 ,于 1989年被正式克隆并得到确认[1] 。由于它可使血管通透性增加 ,所以又叫血管通透因子 (VPF)。近年来的研究发现 ,它参与胚胎发育中成血管细胞原位形成新的血管和在原先存在的小血管上长出新的毛细血管 ,即血管发生(vasculogenesis)和血管新生 (angiogenesis) ,故参与生理状态下的血管形成和肿瘤增生与转移、缺血区侧支血管的形成等多种病理状态中的血管增生。应用VEGF抗体或反义VEGFcDNA可抑制肿瘤增生 ;相反 ,利用VEGF过度表达可能给缺血性心血管疾病的治疗带来新的希望和方法。 1996年 ,美国FDA批准VEGF基因为应用于心血管临床的治疗基因。由于VEGF在血循环中的半衰期短 (大约为 6min) ,这给治疗带来不便。人们利用真核表达载体携带VEGFcDNA导入体内细胞 ,以表达VEGF可望解决这一问题。本文就VEGF...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武警医学》2015年08期
武警医学

内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非小细胞肺癌精准个体化治疗

肺癌是一种严重威胁人类健康的疾病,发病率和死亡率均为癌症之首,其中80%~85%以上为非小细胞肺癌(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NSCLC)[1]。这些患者中60%以上初次发现时肿瘤已失去手术治疗或根治性放射治疗的机会[2]。因此,全身抗肿瘤治疗措施在肺癌综合治疗中越来越发挥重大作用。NSCLC的治疗已进入个体化和靶向治疗时代,目前研究数据显示,超过一半的肺腺癌可以检测出驱动基因,且针对绝大部分的驱动基因都有相应的靶向药物上市或处于在研状态[3、4]。其中,内皮生长因子受体(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EG-FR)突变患者在高加索裔患者中占10%~20%[5];PIONEER研究显示,亚裔肺腺癌患者中EGFR突变率则高达50%以上[6]。目前已经上市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小分子酪氨酸激酶抑制药(EGFR-TKIs)包括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和阿法替尼,已在八个大型的Ⅲ期...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西南国防医药》2014年01期
西南国防医药

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对尤文肉瘤的诊断及预后价值

尤文肉瘤作为骨髓间胚层支架细胞演变而来的未分化的网状细胞肉瘤,其发病率居于小儿原发恶性骨肿瘤的第2位,占原发性骨肿瘤的10%~15%。其恶性度高,发展快,病程短,早期即可广泛转移,预后不良,治疗及预后关键在于对局部原发病灶的控制及全身化疗效果的评估[1]。若能找到一种能够对监测尤文肉瘤病灶发展及化疗效果的指标,则对尤文肉瘤患者的治疗及预后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肿瘤的生物学表明其生长及转移必然伴随血管的发生[2],而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是刺激血管发生的最强血管因子,其作为主要的血管生长因子,能够诱导内皮细胞增殖并增加血管内皮细胞的通透性,从而激活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途径,触发促进内皮细胞生长、迁移的信号通路。而组织中VEGF的表达与肿瘤发生、发展高度相关,且被证明在治疗许多恶性肿瘤的过程中具有判断预后的价值[3]。由于ELISA法比组织免疫组化染色法具有定量测量的优势[4],所以本研究选用ELISA法测量血清VEGF水平,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