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贵阳钢厂20t EAF-30t LF冶炼工艺

贵阳钢厂20t EAF-30t LF冶炼工艺王彬,吴坚(贵阳钢厂)20tEAF-30tLFSteelmakingProcessatGuiyangSteelWorks¥WangBinandWuJian(GuiyangSteelWorks)1992年贵阳钢厂30tLF的投产给炼钢生产带来了活力。为进一步提高电弧炉生产率,降低生产成本,充分利用精炼炉的加热工位,我们开发了以生产优质碳素结构钢及合金结构钢为主要品种的EAF-LF双联工艺。它的工艺主要特点是熔氧含一,取消电弧炉还原期,LF脱硫脱气的同时调整合金和温度。1993年利用该工艺产钢1800多炉,产量约54000t。主配精炼炉的6号电弧炉最高日产达12炉,钢锭量305t。与同吨位同功率按原工艺生产的7号电弧炉相比,6号电弧炉1993年全年多产钢约7500t,吨钢冶炼电耗由630kwh降到588kwh,每炉冶炼时间由242min降到208min。从出钢到成品的脱硫率由原工艺的67%...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功能材料》1994年04期
功能材料

中国仪器仪表学会第二届青年科技大会在贵阳举行

1994年5月16日~19日“中国仪器仪表学会第二届青年科技大会”在贵阳举行。这次会议共征集到论文(成果)108篇,经过专家评审,录用论文和成果93篇。参加这次会议的代表来自全国15个省市的高校、研究所、工矿企业,具有广泛的代表性。会上,仪器仪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瞭望新闻周刊》1994年22期
瞭望新闻周刊

丰富菜篮子:贵阳的成功之作

吃菜方便、丰盛。这是地处偏远内陆山区的贵阳人生活中颇感骄傲、也乐于向外炫耀的一件大事。在贵阳,大大小小的菜市一年四季都像在举办蔬菜展似的,品种多达200个以上。常年栽种的也有130多种。 虽然贵阳市的蔬菜亏损补贴在全国大中城市中最低,人均每天不到一分钱,但是贵阳人的吃菜水平却跃居前列,人均每天实现340克. 走进琳琅满目的贵阳菜市.很难想象它十年前竟然是个闻名全国的蔬菜特困户城市。那时市民们谈菜色变。一到旺季,蔬菜烂臭半边城;而到淡季,黄帮老叶都成了抢手货。政府不得不每年到山东调大白菜、河南运老南瓜、四川调冻猪肉,“三省粮食八省菜”,便是那时贵阳市场的真实写照。那时节,百姓怨声载道。政府焦头烂额。从那段岁月走过来的贵阳人,今天特别能理解为什么市委市政府把吃菜列为贵阳十年改革的一大成功之作。“蔬菜办”大权独揽 在全国城市蔬菜办中,贵阳市蔬菜办的地位再特殊不过了:直属市政府领导,与农业局、商委平行,一手独揽蔬菜产销人财大权。这种“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贵州文史天地》1995年06期
贵州文史天地

血债难忘──回忆贵阳“二·四”轰炸前后

韶光如驹,几十年的光阴很快就过去了。回顾1939年2月4日,日机轰炸贵阳时,我在志道小学读书,当时我虽然年纪很小,但是却目击了那场灾难,那些在惊恐中留下的记忆是极其深刻的。日机疯狂肆虐,弹落火起,贵阳的文物精华惨付一炬,数万难民,餐风露宿,哭声震天,惨不忍睹。正如《新华日报》所报导的:“今日敌机第二次袭筑,十一时半防空部发出警报,十二时,敌机十八架飞抵贵阳上空,在城内投下重磅炸弹、烧夷弹百余枚后,即向西逸去。下午一时,警报解除。全市的精华,付诸一炬,死伤约在五百人以上。文化机关;如省立民教馆、《革命日报》、《贵阳晨报》、《中央通讯社》贵阳办事处、贵阳《中央日报》营业处以及商务、中华,世界、北新各大书店俱全毁。空袭时,全城军警壮丁俱出动抢救,推因贵阳原为不设防城市,敌机之来,市民除散避外,毫无办法,损失之大,一时尚无法统计。现城内仍在焚烧,死伤者经各慈善机关救治,难民数万,苦在四山露宿,寒风怒吼,哭声震天,对敌机残暴行为,莫不切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贵州文史丛刊》1995年01期
贵州文史丛刊

古今纵横话贵阳

自然环境贵阳市位于贵州省中部,东经106°27’至107°O3’北纬26°11’至26°55’之间,东邻龙里县,南毗惠水县、长顺县.西靠清镇市、平坝县,北与修文县、开阳县接壤,东西宽57公里,南北长79公里.总面积2406平方公里,占全省面积的1.4%。贵阳地处云贵高原的东斜坡上,属于东部平原向西部高原过渡地带,地形地貌多样,海拔高,纬度低,具有亚热带湿润温和型气候的特点,资源丰富,能源充足,自然环境得天独厚。地质构造在大地构造上,贵阳市位于黔中隆起南缘与黔西凹陷的过渡地带,构造体系属于川黔经向构造带的南部和黔东北新华夏隆起带的西南端,地层结构和地质构造比较复杂,差异较大。出露地层比较齐全,从震旦系至第四系均有分布,共有11系23统5群36组。中部和南部以三迭系、二迭系地层为主;北部以寒武系地层分布最广;寒武系、奥陶系、志留系地层分布于东北部;泥盆系、石炭系地层集中在高坡、马林、大转弯一带。大致说来,地层.东北和东南部较老,西部...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贵州文史丛刊》1995年05期
贵州文史丛刊

抗战中的贵阳“难胞招待所”

1949年冬,日本侵略军打进了广西,直抵贵州的南大门——独山,史称“黔南事变”。这时黔桂两省受难同胞涌向贵阳方向疏散。据当时统计,难胞进入贵阳的6O000多人.贵阳那时人口不过30万人,突然增加了这么多难胞。物资供应异常困难,各方面都非常紧张,国民党政府立即成立“难胞招待所”以救济逃来贵阳的数万难胞,救济难胞的总体规划是由行政院社会部主持,部长谷正纲亲自到黔桂边境及贵阳地区进行督导。贵阳没有很多的房舍来容纳几万难胞,社会部和地方政府、党团商议,在贵阳设立近3O个难胞招待所,由政府、党团机构各自承办.这样分散救济难胞的措施,很全符当时的情况。如那时省训团就承办了一个难胞招待所.由省训团教育长尚传道任所长。我当时参加由三青团支团部承办的“贵阳第五难胞招待所”工作,由支团部书记郑代恩任所长。郑约我去主要是负责宣传方面的工作,那时有一个青年服务队,我带领了IO个队员便进入招待所工作,地点设在大夏大学内(即现省黔剧团及省教育学院院址).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