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天水鸦片种植及禁烟考述

鸦片,本名罂粟,亦称罂子粟,也有俗称大烟者。原产欧洲希腊。罂粟本来充作药用,希腊、罗马人将其当镇静药使用。唐代,阿拉伯人在扬州、广州等处做生意。作为鸦片原料的罂粟随之传入中国,国内渐有种植[1]。不过,从唐直至元,依然用作药材或滋补品,食用办法是直接吞服罂粟实米和壳蒴。到了明朝,从南洋传入刺取罂粟汁液、制作鸦片的办法。明朝中后期起,罂粟充作药用之外,由罂粟提取的鸦片则更多地被用作吸食。中国古籍中的雅片、鸦片、阿片、阿扁等名均是英语opium的译音。鸦片含有吗啡和其他生物碱,吸食之极易成瘾,不能自拔,严重影响人的身心健康。于是乎,鸦片也就成了最早的毒品。一  清初,从明例,鸦片交易仍按药材纳税。乾隆朝设律禁止,但屡禁不止。嘉庆、道光时,英商由广州海岸输入的鸦片逐年增加,流毒迅速向内地蔓延,有泛滥之势。也就在道光年间,甘肃有人开始吸食鸦片,并有人从陕西购得种子试种,学会熬煮方法。这样一来,咸丰之时,甘肃各州县已是普遍种植鸦片了。天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炎黄春秋》2005年10期
炎黄春秋

日军侵华的鸦片战略

鸦片战略以毒制华“鸦片战略”是日本学术界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在华强制种植并专卖鸦片行为的简称。之所以称其为“战略”,是因为日本制订这个政策时一箭双雕,有极强的目的性和完整的“以毒制华”构想。推行是由当时的军部、特务机关以及政府下属的“兴亚院”负责。兴亚院是日本负责中国被占地区的行政部门,以日本首相为总裁,外相、藏相、陆相和海相为副总裁,后来易名作“大东亚省”。由此可见,“鸦片战略”是由日本最高决策层负责并组织实施的,并非侵华日军的自发行为。这一罪恶计划的实施,使日本获取了大量的侵华军费,成为毒害民众和削弱中国人反抗能力的重要手段。日本军方断言:“中国只要有40%的人吸食鸦片,那它必将永远是日本的附属国”;又叫嚣“亡中国可不用枪炮”。由此可见日本对华的“鸦片战略”,实为将中国殖民化的前奏曲。据1943年“大东亚省”的调查报告披露,日本将中国的鸦片生产区域按照伪满傀儡政府的规划,分为“满洲”、“蒙疆”、“华北”、“中支”等四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辽宁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5年04期
辽宁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略论明清之际鸦片消费市场的形成

一、鸦片和它的双重特性 鸦片(Opinm)是从婴粟中提取的一种天然物 质。婴粟是婴粟科植物中最重要的一种。它的茎、叶、 及花均有毒,特别是果含毒最多,茹果成熟时的吗啡 含量可达百分之十八到百分之二十。鸦片具有极特 殊的双重属性。作为药材,古往今来被广泛的应用; 鸦片具有强烈的麻醉和镇静作用,能对人产生一系 列生理、心理作用,特别是对脑神经中枢有极强的抑 制作用,具有镇痛、催眠、止咳等功效。作为毒品,至 今亦千夫所指。如果一次服用2克一5克的鸦片就 会中毒致死。而且服用鸦片剂量过大,时间过长,就 会使人上瘾,产生药物依赖现象,一旦中断服用就会 出现一系列症状,如:流鼻涕、流泪、打哈欠、瞳孔放 大、腹泻、全身疼痛、失眠及焦虑烦躁等。作为毒品它 会给人类的健康造成极大的伤害。 综上所述,如果它仅仅是药材,那么晚清年间的 中国就不存在世所共知的罪恶的鸦片贸易;如果它 仅仅是毒品,那么很可能象砒霜、青化钾一样被谨慎 的使用并控制在一定的范...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云南学术探索》1993年03期
云南学术探索

旧中国鸦片流毒云南的社会根源探讨

鸦片传人云南的年代和路线史无明载。据说早在明朝末年即由缅甸、越南传入南部沿边境少数民族地区。因其有治病疗疾的某些功效,加之沿边地带的气候、土壤适宜种植,故而边民们便开始种植和吸食。后至清初吴三桂率兵追击大西军余部和明永历帝至中缅边境时,因水土不服,军中疫病流行,便效法边民用鸦片治病。及至回师时遂将鸦片的种植和吸食方法带回滇中,于是鸦片又由边疆传入云南腹地,并逐渐滋蔓开来。对于这一说法的真伪,尚有待进一步考证,但可以相信的是:最迟到清代前、中期,鸦片便已滥筋云南。再至第一次鸦片战争前夕的清道光年间,便已蔓延开来。为此,清壬朝一再下令云南地方政府,“明定章程,严行惩创”,铲除烟苗。然而,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由于历代统治阶级的腐朽反动,决定了在当时的社会历史条件下,不可能禁绝烟毒。相反,为了谋取暴利,云南地方旧政权及官僚、军阀、奸商、士匪、地霸伉浚一气,利用鸦片大发横财,祸国殃民,致使云南烟毒之祸屡禁不止,流毒全省达数百年之久。...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抗日战争研究》1993年02期
抗日战争研究

日本鸦片侵华政策述论

一继英国之后,日本推行鸦片侵华政策。由日本政府操纵的鸦片专卖和它纵容的毒品走私,导致中国境内烟毒长期泛滥。在推销鸦片等毒品的过程中,日本还从中国获得了充裕的鸦片税收号.本文拟对日本推行的鸦片侵华政策问题加以探讨。 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日本侵略者即在中国疯狂地推行鸦 片政策,逐渐建立了庞大的鸦片毒品贩卖网。日本利用公开出口和 秘密贩运的方式,将鸦片和吗啡等毒品大量投向中国市场,对中国 人民进行残忍地毒害和无耻地掠夺,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无穷的灾 难。 在清末民初的全国性禁烟运动中,由于官民一致,力除积弊, 1916年已在全国范围内基本上禁止了瞿粟的种植。按照中英双方 的协定,英印鸦片逐渐减少乃至停止输华。但是,日本却代替英国, 继续将巨量的鸦片投入中国市场,推行鸦片侵略政策。日本私运入 华的鸦片和毒品,最初来源于英国及其控制下的印度。1915年,日 本向英国购买35万盎司的吗啡输入中国,其中17万盎司直接用 小邮包经西伯利亚铁路运到...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陇东学院学报》2016年06期
陇东学院学报

民国时期甘南藏区鸦片泛滥原因

民国时期,甘南藏区毒品泛滥,成为甘肃省乃至西部地区毒品重灾区,影响地方社会甚巨。甘南藏区情形特殊,其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多不同于内地,“人民狃于旧习,不知法纪”[1]。加之诸多其他原因,这一地区禁烟工作殊难进行,成效有限。关于民国时期甘南藏区鸦片泛滥原因的研究成果不多,主要体现在尚季芳的“民国时期甘南藏区毒品种植原因试探”“民国时期甘肃鸦片吸食状况及成因论述”“双重贫困——民国时期甘肃鸦片种植成因论述”等作品中。此外,涉及到民国时期甘肃乃至整个西北地区鸦片泛滥原因的作品主要包括:沈社荣的“二三十年代西北地区的鸦片烟祸”;褚宸舸的“中华民国时期西北地区的烟毒及禁政”;刘征的“基于高利贷和鸦片关系视角下的西北农村社会问题分析——以民国时期甘宁青三省区为例”;付春锋的“20世纪20年代甘肃灾荒救济”;张青玺、徐萍的“略论民国时期甘肃河西地区烟毒问题”;尚季芳的“民国时期甘肃农村烟祸状况及社会影响述论”“民国时期甘肃毒品危害与禁毒研...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