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乡村社会法治秩序的建构——从国家法和民间法的关系考察

引言毛泽东在20世纪初倡言中国“任何革命,农民的问题是最重要的”。此番精论对于我们今日的法治化建设无疑仍具有实际意义。一方面,在当代中国,绝大多数人口仍然居住或劳作于农村,约占中国总人口的80%以上;农村占有最广大地理区域,为中国领土面积的90%以上;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历来都是国家大局方针的支点。故而“从基层上看去,中国社会是乡土性的”。另一方面,中国历次的革命和改革证明,农民的力量是巨大的。离开农民的支持,重大的社会变革就无从成功。正如著名法学家北京大学教授苏力先生所言:“过去的十几年来,中国最重要的、最成功的制度和法律变革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中国人民,特别是农民兴起的。……法学家和法律家直至目前所作的工作也许仅仅是这一变革巨著中的一个小小的注犤1犦。”基于此,我们可以相信,当言及中国的传统文化时,其主干仍然是乡土的或曰乡村的,它并不总是代表封建、愚昧和落后。质言之,没有中国乡村的法治化就无法谈及整个中国的法治化。如果对此问题没...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唯实》2005年07期
唯实

中国乡村社会法治秩序的建构

一、问题的提出:对两则乡村生活图景的解读材料一:无论是从我国农村经济状况还是文化传统,家庭养老现在和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仍然是一种主要的养老方式。然而,当前在农村,老人诉说儿子儿媳妇不孝的越来越多,可以说已经达到怨声载道的地步,反映遗弃、虐待和侵犯老人合法权益的人和事不断见诸报端。据司法部门提供的资料,各级法院受理的赡养纠纷案件逐年上升。农民普遍富裕起来以后为何不愿尽孝的反而多了起来,这是当前农村家庭养老出现的一个新问题。[1]材料二:藁城市廉州镇南街村24岁的田凤英,2001年与本村马永飞结婚,孕后5个月出现连续高烧,后经医院检查其双肾积水,在藁城市人民医院做了左肾造瘘和引产手术,在其病情仍需治疗时,丈夫却把家门换了锁,她只好长期住在娘家;在她以后的四次住院、两次手术中,丈夫没有露面,几万元的治疗费都是她东挪西凑来的,之后,丈夫又向她提出了离婚……,妻子孕后重病反遭遗弃,伤心女将丈夫告上法庭。[2]应该指出,尽管材料二是个个案...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唯实》2005年07期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3年04期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论中国乡村社会法治秩序的建构

我国是一个农业大国,80%以上的人口居住在农村,依法治国方略实现的关键在于乡村社会能否实现法治。 当代中国乡村社会正处于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从礼治秩序向法治秩序转变的过渡时期。在这个转型和过渡时期,中国乡村社会的社会秩序呈现出一种极为复杂的情况,即“法治秩序”与“礼治秩序”、“德治秩序”、“人治秩序”、“宗法秩序”等组合而形成了一种“多元混合秩序”。[lj显然,在这种“多元混合秩序”中,法治秩序尚未占主导地位。换言之,在我国目前乡村社会中,一方面,乡民主要是运用习惯法、家法族规、村规民约等民间法规范①,通过调解的方式来解决纠纷。这种纠纷解决方式的选择,表明国家正式法律规范在乡村社会关系调整中尚未占据主导地位,从而与国家所确定的“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整体社会秩序的目标不相一致。另一方面,我们又不得不承认,乡村社会毕竟是一个由血缘和地缘关系组成的“熟人社会”,其社会关系不可能完全由国家正式法律来调整,习惯法、乡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邵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2年03期
邵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中国乡村社会法治秩序的建构——从国家法与民间法的关系视角考察

一引论我国是一个农业大国,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口居住在乡村,我国依法治国方略的实现,关键在于乡村社会实现法治。目前,我国乡村正处于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从人治向法治,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变过程中。在这个转型时期,乡民的权利意识、平等意识逐渐加强,对自己合法权利寻求国家法律保护的意识也逐渐加强,但由于国家法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在执行中又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乡民选择适用国家法律时并不能直接给自己带来多少好处,因此,很多情况下,乡民更加亲近乡村这个熟人社会里自发生成的民间法,乡民们以自身利益为导向,更愿选择民间法来处理事务。因此,要推动乡村法治秩序的建构,就必须承认民间法调控乡村社会中一定范围的社会关系的现实合理性,合理地建构国家法与民间法在乡村社会调控中的互动关系。二国家法与民间法良性互动关系的建构长期以来,理论界对法的研究主要集中且停留于国家法律上。法,被理解为由特定国家机关制定或者认可并以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理论导刊》2005年12期
理论导刊

论中国乡村社会法治秩序的建构——从国家法和民间法的关系考察

毛泽东在20世纪初畅言中国“任何革命,农民的问题是最重要的”。此番精论对于我们今日的法治化建设无疑仍具有实际意义。一方面,在当代中国,绝大多数人口仍然居住或劳作于农村,约占中国总人口的80%以上;农村占有最广大地理区域,为中国领土面积的90%以上;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历来都是国家大局方针的支点。故而“从基层上看去,中国社会是乡土性的”。另一方面,中国历次的革命和改革证明,农民的力量是巨大的。离开农民的支持,重大的社会变革就无从成功。正如苏力先生所言:“过去的十几年来,中国最重要的、最成功的制度和法律变革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中国人民,特别是农民兴起的。……法学家和法律家直至目前所作的工作也许仅仅是这一变革巨著中的一个小小的注。”[1]P33、34基于此,我们可以相信,当言及中国的传统文化时,其主干仍然是乡土的或曰乡村的,它并不总是代表封建、愚昧和落后。质言之,没有中国乡村的法治化就无法谈及整个中国的法治化。如果对此问题没有清醒的认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湖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3年04期
湖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中国乡村社会法治秩序建构的障碍分析

中国乡村社会法治的实现 ,是中国实行社会主义法治的重要组成部分 ,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战略目标之一 ,是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发展、自我完善的内在要求 ,也是社会主义发展的规律性之一。我国乡村社会目前正处于特殊历史转型时期和特殊的地理环境之中 ,特殊的经济、政治、文化因素决定了中国乡村社会法治秩序的建构不可能是一系列静止的规范体系的组合 ,而是一个不断运动演化的过程。它依赖于深处其中的主体在实践中所形成的合力推动 ,即充分考虑法治秩序建构的内部要素与外部环境之间的互动。从现实情况来看 ,中国乡村社会法治秩序建构的内部要素与外部环境均不够完善 ,还存在各种阻碍法治秩序建构的因素。一、内部因素的缺陷的影响(一 )法律制度建设方面的障碍勿庸置疑 ,二十年来 ,国家在乡村社会法制建设方面 ,不论是立法、执法、司法还是法律意识培养方面都投入了相当大的资源。但是 ,乡村社会法制建设仍然是一个薄弱环节。首先 ,在立法方面 ,虽然制定了《农业法》、《土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