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古典诗歌艺术思维方式的流变

李白诗:“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一首“快”诗。人们说到它的“快”,总把关注的目光放在第二句上,我一直认为这很可疑:唐人的感觉真会如此迟钝吗?迟钝到只能用数字这样可怜的方式来传达他们对自然的感悟?他们那些不可思议的主观感受都跑到哪儿去了?这些疑问困挠着我──直到有一天听一首歌。《回到拉萨》唱道:“没完没了的姑娘,没完没了地笑。”原来,飞驰的速度会制造错觉,视觉的或听觉的,或许,只有几只猿和猿的哀鸣,但,一叶小舟轻快地穿行于峡谷中却给了诗人许多新奇的感受,此声尚萦绕在耳,彼声又已传来,孔子所谓“绕梁三日,余音不绝”的体验,正是这种感觉的重现,细腻、敏感,充满着人类自我精神对外在物象的改造,也正如此,空寂的藏北高原才会有这么多的姑娘与她们的笑脸。想想有一段时间我竟然将它视为一首流行的歌曲,由于它像李白的诗一样浅显,似乎还有着通俗的嫌疑,我感到惭愧,同时也有一份发现的喜悦。原来,在诗的世界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齐鲁学刊》2001年02期
齐鲁学刊

论古典诗歌叙述口吻的模糊性

叙述口吻是作者观察生活、表达事件的特定角度,可分为直抒胸臆的自我视角(第一人称)和全知全能的客观视角(第三人称)。叙述口吻在特定的文本中具有相应的稳定性和自我完满性,而视角的自由转换和叙述口吻的跳跃一般被视为现当代文学创作的叙事技巧。然而,我国古典诗歌(尤其是叙事诗)的叙述口吻不仅能够自由转换,还表现出一定的模糊性,即叙述口吻之间的互渗、互叠和移代。这种视角之间的有意识游移不仅影响了我国诗歌的艺术品格和整体风貌,并为戏剧、曲艺等文艺形式的演进和形成提供了经验借鉴。本文试分析其模糊性的构成及其美学特征。一 口吻互渗,是指叙述者在以特定口吻叙述事件或表述情感时,渗入其他视角,以流露情绪感受,显示爱憎倾向。如《陌上桑》:“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罗敷善蚕桑,采桑城南隅。”作者主要用第三人称的叙述口吻客观表述,却将第一人称的自我视角渗入故事的叙说模式之中,使作品带有明显的感情倾向。再如《孔雀东南飞》:“鸡鸣外欲曙...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石家庄理工职业学院学术研究》2009年02期
石家庄理工职业学院学术研究

评杜甫《春望》中的移情手法之英译处理

移情(empathy)既是心理学的一个概念,又是美学的一个概念。从心理学的角度看,移情是设身处地从他人的角度看问题的一种意识,是一个理解并同情他人的心理过程,是感情的移入。从美学的角度看,“它就是人在观察外界事物时,设身处在事物的境地,把原来没有生命的东西,仿佛它也有感觉、思想、情感、意志活动。同时,人自己也受到对事物的这种错觉的影响,多少和事物发生同情和共鸣”(朱光潜《西方美学史》下卷597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中国古典诗歌中常有利用移情手法写成的诗句,例如“菊残犹有傲霜枝”(苏轼),“云破月来花弄影”(张先),“我见青山多妩媚,青山见我应如是”(辛弃疾)。中外译者在翻译此类诗句时,处理手法各异,有的准确,有的模糊或错译,有的易懂,有的费解,有的巧妙,有的拙涩,形形色色,颇有异趣。本文仅就杜甫的名诗《春望》的诸家英译文本作一分析和比较,并提出自己的见解。杜甫《春望》原诗: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教育革新》2007年08期
教育革新

古典诗歌中景情关系摭谈

古典诗歌中“景”“情”关系,如果从景与情之间的距离(用王国维的话来说就是“隔”与“不隔”)的角度来说,景与情的关系有触景生情、借景抒情、因情造景、寓情于景、情景交融等;如果从感情色彩角度来说,景又有乐景与哀景,情也有乐情与哀情,这又有了以下四种关系:以乐景写哀情,以哀景写乐情,以乐景写乐情,以哀景写哀情,这里同时也涉及到衬托(反衬与正衬)的表现手法。下面我们从两个方面作一比较分析。一、从景与情之间的距离的角度1.触景生情春思【李白】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春风不相识,何事入罗帏?李白有很多描写思妇心理的诗篇,《春思》是其中之一。我国古典诗歌中的“春”字通常语意双关:既指春天,又可以用来比喻男女之爱。本诗《春思》中的“春”就包含有这两方面的意思。本诗以相隔遥远的燕秦两地春天景物起兴,别具一格。思妇触景生情,想起了远方的丈夫,颇为伤怀。她申斥春风,正是明志自警,恰到好处。全诗深刻地表达了各种复杂的感情,描写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泰山学院学报》2017年02期
泰山学院学报

颜色词在古典诗歌中的作用——以梁启超诗歌为例

中国古典诗歌讲究“意境”,简单而言,意境就是情与景的完美融合。近代国学大师王国维曾对文学中的“景”与“情”做过精辟的论述:“文学中有二原质焉:曰景,曰情。前者以描写自然及人生之事实为主,后者则吾人对此种事实之精神的态度也。故前者客观的,后者主观的也;前者知识的,后者感情的也。……要之,文学者,不外知识与感情交代之结果而已。苟无锐敏之知识与深邃之感情者,不足与于文学之事。”[1]颜色词,一方面能够记录人类视觉经验,具有描写客观世界颜色的功能,另一方面,还能够帮助传达主观感受和情感,具有表达感情的功能。因此,颜色词在中国古典诗歌写景抒情两方面都发挥着独特的作用。我们把颜色词描写客观世界颜色的功能称为“描色功能”,把颜色词表达感情的功能称为“表情功能”。本文所用语料皆来自梁启超的诗词作品,他的诗词作品使用了大量、丰富且带有鲜明个人特色和时代特色的颜色词,可以全面地反映颜色词在韵文文体中的使用特点。他一生创作了424首诗、64阙词,是研...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哈尔滨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年04期
哈尔滨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试论学习古典诗歌对高职人才培养的作用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几千年的深厚积淀,造就古典诗歌悠久的历史,从诗经、楚辞、汉乐府,到唐诗、宋词以及元人小令。可以说,古典诗词蕴含着巨大的文化精髓,它经历了长达三千多年的发展历程,以其辉煌的成就而成为全人类文化宝库中的瑰宝。同时,它又是我国传统文化中最重要、最具有活力的一部分,深刻而生动地体现着中国文化的特质和基本精神[1]。中华诗词以其丰富的内涵,清丽的神韵,优美的语言和铿锵的音调,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诗歌的教育作用由来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孔子提出的“兴、观、群、怨”。然而,在现今的高职学生中,古典诗歌学习已渐渐被边缘化,他们对古典诗歌没有学习兴趣,课内、课外基本不接触,古典诗歌被淡忘、被漠视、被拒绝,已经置身高职学生的视线之外。一、当前高职院校古典诗歌学习边缘化原因分析(一)社会层面在当今这个社会变革日新月异、信息爆炸的新媒体时代,“眼球经济”、“读图时代”代表着大众的文化取向,异彩纷呈的视觉感官上的影视、漫画、卡通大有代...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