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古典诗歌艺术思维方式的流变

李白诗:“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一首“快”诗。人们说到它的“快”,总把关注的目光放在第二句上,我一直认为这很可疑:唐人的感觉真会如此迟钝吗?迟钝到只能用数字这样可怜的方式来传达他们对自然的感悟?他们那些不可思议的主观感受都跑到哪儿去了?这些疑问困挠着我──直到有一天听一首歌。《回到拉萨》唱道:“没完没了的姑娘,没完没了地笑。”原来,飞驰的速度会制造错觉,视觉的或听觉的,或许,只有几只猿和猿的哀鸣,但,一叶小舟轻快地穿行于峡谷中却给了诗人许多新奇的感受,此声尚萦绕在耳,彼声又已传来,孔子所谓“绕梁三日,余音不绝”的体验,正是这种感觉的重现,细腻、敏感,充满着人类自我精神对外在物象的改造,也正如此,空寂的藏北高原才会有这么多的姑娘与她们的笑脸。想想有一段时间我竟然将它视为一首流行的歌曲,由于它像李白的诗一样浅显,似乎还有着通俗的嫌疑,我感到惭愧,同时也有一份发现的喜悦。原来,在诗的世界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年06期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个体性”视角下的张爱玲艺术思维方式解读

张爱玲的文本,不管是散文还是小说,都闪烁着独特识见的光芒。这种在文本中俯拾皆是的独特识见,是张爱玲区别于众多主流作家的重要标记,也是张爱玲作品对读者具有强大诱惑力和召唤力的主要原因。这种异于众数的一己之见与她对文学真实性的自觉追求有关,但更主要地缘于她独特的艺术思维方式。面对“个体性”普遍缺乏的当下文坛,讨论张爱玲的艺术思维方式,很有必要性和借鉴意义。一、独特的艺术思维方式:逆反思维众所周知,张爱玲17岁时,为《西风》杂志写了一篇征文:《天才梦》。在这篇文章的末尾她出语惊人地说:“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1]18作为一个尚未成年的少女,本应天真烂漫,但张爱玲却对人生世相有着远比同龄人深刻的洞察,因此,《天才梦》一点也不给人天真幼稚的感觉。在《谈音乐》这篇散文中,张爱玲坦白承认自己对于西方交响乐的抗拒:“我是中国人,喜欢喧哗热闹,中国的锣鼓是不问情由,劈头盖脑打下来的,再吵些我也能够忍受,但是交响乐的攻势是慢慢来的,需...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西安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6期
西安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艺术思维方式

所谓艺术思维方式,就是体现一定艺术思想内容和与之相符合的思考方法、适用于艺术领域的思维模式。所谓思维模式就是“人脑的思维内容和思维方法的统一,它既是以往思维活动的结果,又是思维进一步运动的前提和起点,是思维科学、认识论研究的重要课题”[。1](P430-431)一艺术思维方式具有明显的特征:其一是具有一定的思想内容,而不仅仅是有一个形式外壳。就艺术而言,只有具备了富有社会意义或者人生价值的思想内容的艺术作品,而且在创作中,艺术家能够使其与艺术形式达到完美的统一,才能够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或者完美的艺术作品。如《红楼梦》,正因为它把爱情问题放在了社会问题的大背景下,而把四大家族又放在了封建统治的大背景下,又从文化学和人类学的广度与深度上充分展示了贾、林、薛三者之间的表面的爱情纠葛与四大家族的内部纠葛,从人类学———遗传基因———的层次上和人治政治的层面上,揭示了封建社会必然走向灭亡的历史趋势,其思想是异常深刻的,其思维是富有穿透力...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文艺理论与批评》1988年03期
文艺理论与批评

马恩关于近代艺术思维的思想——对“莎士比亚化”的再认识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59年致拉萨尔的信 对现实的审美反映,它的着眼点.不是一般中,都提到了文艺创作要“莎士比亚化”①,地探讨规律和本质,而是按照美的规律,以这思想在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中占有很重要 创造具体感人的审美物化态为其最终目的,的地位。但是,许多人仅仅把“莎士比亚 因此,艺术把握世界中的艺术思维过程和方化”轻视为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一种比喻性 法,就不是“把直观和表象加工成概念”,说法,有人甚至把它等同于文艺作品情节展“艺术加工方式”中的整个艺术思维活动,开的生动丰富性,性格刻画的个性化,很 始终不脱离具体感性表象,并主要通过审美少从艺术思维的宏观角度去分析其博大精深 想象等知觉活动,逐渐完成艺术表象体系的的内蕴。我们认为,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 分化和合成。虽然,在整个创作的艺术思维 “莎士比亚化”中,还包含着对近代艺术思 中,有抽象思维形式的介入,但是,人的思维方式的深遥卓识。“莎士比亚化”实际上 维是一个系统,是一个整体,...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88年03期
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艺术情感与艺术思维方式

心理学将人的心理过程分为三大系统。感知、记忆、想象、思维属于认知系统。伴随着人的认知活动产生的偷快与不愉快的态度休验,属于情感系统。人们自觉地根据一定目的,支配、调节自己的行为的心理活动属于意志系统。这三大系统各有自己的特征、规律和功能,有一定的独立性。但人的心理过程是一个整体,任何心理机能都不可能是完全孤立的。在一个外部刺激面前,往往是人的三大心理系统相结合、相制约地做出反应。彼得洛夫斯基等人指出:“有机体的心理活动是由很多特殊的机体组织来实现的。其中一部分,要感知外界影响;另一部分,要把影响变成信号,来制定行动计划,井加以控制,第三部分,赋子行动以能力和愿望;第四部分,导致肌肉运动等等。”(《普通心理学》21页)心理活动的这一规律使我们在分析某种心理机能时,不应孤立地去理解它,而应把它放到各种心理机能的关系中来研究,要充分注意到各心理机能之间的影响作用。 情感对认知活动有很大影响,这是人们普遍承认的。就现代心理学和思维科学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文学遗产》1989年04期
文学遗产

中国士大夫艺术思维方式的发展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兴衰

“中国士大夫艺术思维方式”是近年来古典文学和古代文艺理论研究中引人注目的题目。讨论的焦点是:在士大夫艺术创作的各个领域中,意象思维的特点何以表现得那样普遍和强烈?诸如“神思”、“写意”之类强化意象思维作用的艺术方法为什么得以产生并长期支配着士大夫的各类艺术创作?关于上述问题的探讨都是围绕着“艺术思维的特点”(例如:艺术思维是如何进行的?其结果能否被语言文字、线条色彩、建筑泉石等艺术手段完全表现出来?充分发挥意象思维对艺术创作和审美的重要意义,等等)而展开的。大量有关论著都指出:艺术思维是十分复杂的,它创造的审美意象远比语言文字、线条色彩等艺术表现手段丰富得多,而艺术品的形象和内容往往既不能完全表现出作者的艺术思维成果,也不能完全满足欣赏者对审美意象的需求。因此,创作和欣赏就都需要调动想象的能动力量,以获得较实际文字和造型更丰富生动的内容。于是,“神思”、翻写意”、“言有尽而意无穷”、“言外之意”、“韵外之致”等艺术方法也就应运而...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