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杨慎研究综述(下)

三、文学成就和诗学思想历代学人不但看到杨慎在学术史上的地位,而且也注意到他极其辉煌的文学成就。《明史》卷八十总评为:“杨慎博物洽闻,于文学为优。”杨慎不但撰写了大量有相当学术价值的专著,还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他的诗集有《升庵诗集》、《南中集》、《南中续集》、《七十二行戍稿》等,诗作数量丰富,内容十分广泛,有讽陈时事、师友唱和、托物寄志、吟哦风月、题咏山水、寄情交游、忧愤贬逐、咏史怀古等多方面的内容。他的同辈薛蕙《升庵诗序》谓杨慎的诗歌才学兼备:“穷极词章之绮靡,可以见其卓异之才;牢笼载籍之菁华,可以见其弘博之学。此其意将欲追轧古人,而不屑与近代相上下,唐之四杰不能过也。”(薛蕙《考功集》卷十)萧如松《重刻杨太史生升庵文集后序》(见《升庵著述序跋》)云:“余观集起赋颂之作,雄词丽藻,章含秀发,亦汉扬马之流亚也;诗则取材亦朝三唐,与子昂、太白异曲而同工;议论博辨,略有苏氏风。盖昔人所独擅者,庶几兼撮其长。”他不但高度赞扬了杨慎的文...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16年36期
文教资料

论虞集的诗学思想

作为“元诗四大家”之首的虞集,在延祐年间活跃于诗坛,高居馆阁,提倡儒家正统诗教,以晋唐为宗,追求平淡悠远的诗风和雅正之格调,提出了文运随时的观点。具体分析虞集的诗学思想,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倡导“尊儒宗古”虞集尊奉儒学。儒学讲究入世,所以虞集主张将文学和世运联系起来,以圣贤之教为依据,认为君子者,应“有以知其大本之所自出”,“深省顺处”(《杨叔能诗序》,《道园学古录》卷三一),视外在忧患利泽为无物。就是说,君子只有知道了世界万物的源头是什么,不过分看重外在名利,写出的诗文才具有美感和价值。古之人以其涵煦和顺之积而发于咏歌,故其声气明畅而温柔,渊静而光泽。至于世故不齐,有放臣、出子、斥妇、囚奴之达其情于辞者,盖其变也,所遇之不幸者也。(《李景山诗集序》,《道园学古录》卷五)某尝以为,世道有升降,风气有盛衰,而文采随之。其辞平和而意深长者,大抵皆盛世之音也;其不然者,则其人有大过人而不系于时者也。善夫袁伯长甫之言曰:“雅颂者,朝...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博览》2017年07期
中国民族博览

白居易诗学思想的儒家经典来源探究

白居易是历史上首位应用“诗文干政”思想进行创作的伟大诗人,在一个诗词文学尚不完善的背景下,这种大胆地表达个人政治观点的形式,是创新也是风险,让后世对白居易的研究产生了很多的争论,对这种思维以及表达形式给予褒贬不一的评价。深入探讨其表达内涵以及对其诗学思想进行追溯,来进行深入剖析与探究。一、简要人物概括(一)人物简介白居易(公元772年~公元846年),字乐天,晚年又号香山居士,唐朝著名诗人,祖籍山西太原,新郑(今河南新郑)人,后迁下邽。白居易是新乐府运动的倡导者,主张“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与元稹合称“元白”,与刘禹锡并称“刘白”。是一位现实主义诗人,将现实以文学形式展示出来,其文学作品中也透漏着对于政治的关注、对天下的关切,是一位具有胸怀的伟大诗人。(二)任职情况他出生于“世敦儒业”的中小官僚家庭,可以说是生不逢时,因战乱颠沛流离,少年时读书刻苦,文化底蕴丰富。贞元十六年中进士,元和二年十一月授翰林学士,后与元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回族研究》2017年03期
回族研究

试论诗学思想视域下回族“花儿”的诗性特质

10.16023/j.cnki.cn64-1016/c.2017.03.025一、引言“花儿”是广泛流传于甘肃、宁夏、青海和新疆等省区的民间歌谣,是回族等民族所拥有的一份独特的世界性非物质文化遗产。花儿意象丰富,语言修辞独特传神,含蓄优美,意境悠远,享有“中国西北的诗经”、“活着的《诗经》”和“西北的百科全书”等美誉。但参照以往的研究,学者们只是对这些美誉在研究成果中代笔而过,并没有做出充分论证和说明。也就是说,没有对“花儿”具有哪些诗性特征进行论证说明。如果说要论证回族花儿的诗性特质,那么首当其冲要弄清的便是诗歌的评判标准问题。朱光潜先生的《诗论》对诗歌相关特征做出了精辟的论述[1]。《诗论》一书讨论的是有关诗的问题,主要包括诗的起源、本质和特征等问题,该书被学术界公认为是中国诗学体系正式建立的标志。本文以朱先生《诗论》主要诗学思想为理论载体,结合回族“花儿”的语言特征,对“花儿”的诗性特征进行论证说明。二、朱光潜《诗论》主要...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古籍研究》2016年02期
古籍研究

“忍力”与王夫之的诗学思想

王夫之论诗有如下一条:太白胸中浩渺之致,汉人皆有之,特以微言点出,包举自宏。太白乐府歌行,则倾囊而出耳。如射者引弓极满,或即发矢,或迟审久之:能忍不能忍,其力之大小可知已。要至于太白至矣。一失而为白乐天,本无浩渺之才,如决池水,旋踵而涸;再失而为苏子瞻,萎花败叶,随流而漾,胸次局促,乱节狂兴,所必然也。(1)在这段话中,王夫之首先将太白乐府歌行与汉人之诗作了对比,认为太白胸中浩渺之致,汉人皆有,但汉人诗只是“以微言点出,包举自宏”,而太白乐府歌行则是“倾囊而出”,因此二者在“能忍不能忍”上力之大小有异。此处,王夫之显然更推崇汉人诗,不过他对太白亦无批评,认为“要至于太白至矣”。但接下来对太白之后的白乐天和苏子瞻却提出严厉批评,认为白乐天“本无浩渺之才,如决池水,旋踵而涸”,而苏子瞻“胸次局促,乱节狂兴”。这反映了王夫之评诗的一种标准:“能忍不能忍,其力之大小可知已。”而“忍”字在王夫之评诗著作中亦时有出现,并常与“力”字连用,如...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明日风尚》2017年13期
明日风尚

钱名山及其诗学思想

一、钱名山其人钱名山(1875——1944),名振鍠,字梦鲸,号名山,又号谪星、藏之、庸人,别署海上羞客、星影庐主人。世居江苏阳湖菱溪(今常州东郊白家桥畔)。光绪二十九年(1903)进士,曾任刑部主事,后回乡教授弟子,赈灾济贫,热心于公益事业,是教育家、书法家和慈善家。金鹤望对其有极高评价,称江南三大儒,一张堰高吹万,一蓬阆胡石予,一毗陵钱名山。钱振鍠出身书香世家,受父辈影响颇深。祖父钱钧(1819——1877),字邦灿,号廉村。注重藏书和读书,自称“平生无他嗜好,唯爱书成癖”。名山父钱向杲(1849——1906),原名福荪,字仲谦,号鹤岑。光绪元年(1875)举人。与翁同龢、龚又村等人有来往,因屡困场屋,上书不用,故购地筑“寄园”,隐居其中。平生慷慨尚气,关心国家存亡,著有《炎夏用兵鉴古录》四十卷、《望杏楼志痛编补》一卷。钱振鍠著有《名山集》、《名山诗集》、《名山文约》、《名山丛书》、《阳湖钱氏家集》等。其说诗之著作,分布芜杂...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