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古代画论四题

一、“方寸”解  在当前国内高校美术专业使用的一种颇为流行的教材《艺术概论》中 ,谈到心物统一观时引用了南朝画家宗炳《画山水序》中的一段话 :“今张绢素以远映 ,则昆阆之形 ,可围于方寸之内。”接着 ,作者作了如下解释 :“在他看来 ,方寸之心也就因对自然万物的观照而实现为一个‘日月朗照的完整空间’。”显然 ,教科书的作者将宗炳所说的“方寸”理解为“心”了。在笔者看来 ,这实在是一个不小的谬误。诚然 ,古语中“方寸”一词是常用来指心的。白居易的《赠元稹》诗里所写的“所合在方寸 ,心源无异端”即是一例。方寸又称“方寸地” ,《三国志·蜀志·诸葛亮传》 :“庶 (指徐庶 )辞先主而指其心曰 :‘本欲与将军共图王霸之业者 ,以此方寸之地也。今已失老母 ,方寸乱矣。’”当古人说“双手不离方寸”时 ,是指双手放在胸前的拱手礼节 ,方寸也指心。据此 ,将上面所引宗炳的话中的“方寸”解释成“方寸之心”似无不可。然而 ,倘若我们细心地阅读一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美与时代(中)》2018年05期
美与时代(中)

中国古代画论中的“变”与“守”

现’也可以叫‘再创造’”[2]。一、引言顾恺之在详细介绍了临摹的具体操作方法之后,于“变”与“守”,即创新与继承。继承意味着传移模写、《摹拓妙法》篇末强调了“神”的重要性,其意甚明。临摹师法古人,既要得前人技法上的精妙,更要得前人意境上的最终目的不是学得范画的表面形态和形式,而是其中的的高远;创新意味着自我意志的表现和强调,务必要打破“神”,以及“写神”的办法。因此,谢赫将“传移模写”巢窠,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做传统和前代大师的逆子。两者列为“六法”末席也不足为怪。同样生活在南朝的姚最在长久以来是一对不可拆分的创作概念,提到“变”,则必然其《续画品》中提及:“湘东殿下……学穷性表,心师造谈及“守”,反之亦然。化,非复景行,所能希涉。”意指梁元帝的绘画成就不是只从南朝谢赫的“传移模写”,到明末清初王原祁的“学靠前人并照其规矩来做所能达到的。唐朝张彦远在其《历不师古,如夜行无火”,再到近代吴昌硕的“古人为宾我代名画记》中,对于谢赫六法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课程评论》2017年05期
新课程评论

从“画法”到“教法”——浅析中国古代画论对美术教学的启示

画画是美术老师的本行,而要画好画、提高技艺有很多种方法,其中研究画论也是非常不错的一种方法。中国古代画论源远流长,历经千年的发展,自成系统,阐述精微,著作宏富,深具学术价值。教学是美术老师的本职,而要教好课、提高教学水平自然要多看理论、多画画。笔者在教学与画画之余,常常研读中国古代画论,每次读到精妙之处,无不为画论中那些简明扼要而又精辟入微的绘画观点所折服。中国画论以艺载道,以道为体,深刻阐明了绘画的原理,有些画论虽然字数不多,但可谓是“字字珠玑”。笔者在感叹之余,常常思考美术教学与绘画之法,两者虽外象不同,但内道相通。绘画有法,教学也有法,然而教学之法又何尝不类似于绘画之法呢?一、“解衣般礴”论对美术教学“教师教态”的启示春秋战国时期的庄子在《庄子·田子方》中有一段著名的“解衣般礴”论:宋元君将画图,众史皆至,受揖而立,舐笔和墨,在外者半。有一史后至者,儃儃然不趋,受揖不立,因之舍。公使人视之,则解衣般礴,裸。君曰:“可矣,是...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共太原市委党校学报》2016年01期
中共太原市委党校学报

中国古代画论对摄影艺术的启示

摄影与绘画一样,都是超越语言、超越文化、超越时代、超越民族国家的艺术门类。两者在表现手法、表达方式、艺术技巧等方面都有很多互融互通的地方。作为有着数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中国古代曾涌现出许多杰出的画家,遗留下大量传世的画作,并出现了很多高深的画论。作为中国古代绘画艺术的重要理论思考和经验总结,对于同为视觉艺术形式的摄影艺术来说,有着非常大的借鉴和参考价值。一、“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拍摄者对客体世界的艺术创造主题是摄影作品的灵魂,而主题的确立不是摄影者凭空设想出来的,它必须源自生活,又是形而之上思想性的东西。法国雕塑家罗丹说过,“这个世界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要想练就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就需要拍摄者生活在现实生活中,用心去感受,去思索,去领悟。如何从生活中发现美,去确定绘画主题,中国古代画论有着许多精辟的论述。如唐代画家张璪就提出绘画要“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即画家要先对客观现象有细心的观察和深刻的体认,并在此基础上...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艺术探索》2014年05期
艺术探索

中国古代画论教学的现状、成因及解决之道

中国古代画论是承载着中国传统审美精神和古代绘画经验的重要理论体系,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可是长期以来,无论是在综合性院校,还是在艺术院校,作为课程的中国古代画论教学都处于相对边缘的位置。这首先与我们的学科体系和专业设置有关。现代科层化的专业设置使得古代画论教学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当中。在综合性院校中,开设有与古代画论相关课程的专业主要是美学专业和文学专业。虽然从学理上讲,美学研究需要有具体艺术门类作为支撑,但是由于长期借鉴和模仿苏联的学科体系,我国的美学专业往往是作为哲学的分支学科而存在的。在以抽象思维和思辨能力的培养为主要目标的哲学学科生态中下,中国古代画论的研究和教学也就自然地笼罩上很强的理性色彩。然而,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中国古代的绘画理论往往是对具体实践经验的概括和总结,有着很强的经验性。中国古代艺术的很多精深之处往往在于经验性的细微之中。如果不是从具体艺术实践出发,而是从抽象的理论范畴出发,对于研究中国艺术和中国美学来说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书画》2015年04期
中国书画

20世纪欧美国家中国古代画论研究综述

自近现代以来,伴随着屮国羌术品为欧美 中国客居生活:丨?余年,这为他从事汉学研究 邓椿《1闻继》(pl57)、《|Hi史会要》(pi68)、世界所广泛认知,一些学者也幵始对屮国古代 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05年,他出版了《中国绘 《严氏书脚记》(Pl?0、饶自然、、?法论”的介绍,使得西方人第一次认识了谢赫 mastcrpicses:,除了谢赫“六法”夕卜, 法论’和《历代名画记》在内的十余种中国绘画及其理论,不过,当时,冈仓天心只是翻译了其 与古代阃论有关的内容,书中所涉及的还有 典籍”、中的“气韵生动"和“骨法用笔"。他将"气韵 E微(p25)、姚最《古画品录》(P28)李嗣真 1911年,法国汉学家、《芥子园画传》的研"The lifc-movcmcnt oFtlic spirit through the (p28)、沈枯(p51pl2l)、王维’画学秘决》 究再佩初兹丨Raphac丨丨ci:riKci,丨872-丨9丨7...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