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试论构建中国式的认罪协商制度

1996年修改《刑事诉讼法》时,我国司法机关起诉、审判的刑事案件每年约在50万件,目前,起诉、审判的刑事案件已接近100万,而司法机关的法官、检察官及司法辅助人员的数量并未明显增长。最近,国家虽有可能增加政法机关的人员编制,但即使增编,马上招录一大批合格的、能够立即独立负责办理案件的检察官、法官,也将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因此,案件数量激增与办案力量不足成为我国当前司法工作中的一个主要问题。为解决这个问题,急需探索扩大简易程序的适用范围,而设立认罪协商制度对简化审判程序、扩大简易程序具有重要影响。本文对此试作探讨,以有助于在《刑事诉讼法》修改时能使该问题得到妥善解决。一认罪协商之价值认罪协商机制本是当事人诉讼模式下的具体诉讼制度。随着当前两大法系的融会发展,大陆法系国家在司法、诉讼制度改革中纷纷采用和部分吸收当事人主义的积极因素,认罪协商机制才得以在具有大陆法传统的国家中逐渐认可。我国1996年修改《刑事诉讼法》吸收了当事人主义诉讼...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平安校园》2017年02期
平安校园

替同学出头刺伤他人 触犯法律领刑罚

【要点提示】只因同学之间的小矛盾就聚众斗殴,被告人陈军用事先准备好的水果刀将对方两人砍伤,经鉴定一人属重伤、一人属轻微伤。【案情介绍】公诉机关某县人民检察院。被告人陈军(化名),男,1995年8月2日出生,汉族,陕西省某县人,初中文化,农民,住某县清水镇某自然村。法定代理人陈磊(化名),男,1976年11月14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址同上,系被告人陈军的父亲。指定辩护人张某,法律援助中心法律工作者。指定辩护人石某,法律援助中心法律工作者。某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1年9月5日,某县第二中学学生崔某(未成年人,1998年5月20日生)和本校学生高某因打乒乓球发生矛盾。9月6日下午2时许,崔某纠集陈军、段某、杨某、赵某准备在某县体育场教训一下高某。高某担心自己挨打便叫来其朋友刘某和拓某帮忙。见面后,拓某将杨某踢了一脚,之后二人厮打在一起,厮打中,杨某向陈军要了一把折叠匕首准备捅刺拓楠,刘某往下夺刀时被陈军用事先准备好的水果刀在胸部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民司法》1983年02期
人民司法

法院不应强制为被告人指定辩护人

被告人有权获得辩护。为了确保被告人行使其辩护权,对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法院可为其指定辩护人,以维护被告的合法权利。 但是,有的审判人员在审判实践中错误地认为,凡是大型的公开审判,有公诉人就应有辩护人,否则就.“缺腿”,不合法:由于对刑事诉讼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的理解有片面性,在实践中不管被告人愿意或不愿意要辩护人,一律为其指定辩护人,甚至强制地为被告人指定辩护人。如某法院审理一起重大杀人案,开庭审理前审判人员给被告人送达起诉书,并问其是否需要委托辩护人时,被告人认为自己的罪行极其严重,辩护也不能免于一死,因此表示不委托辩护人。当审判员决定为其指定辩护人时,被告仍不同意,后 经审判人员再三解释说明,被告勉强 同意。但事后被告人又给审判...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学杂志》1985年06期
法学杂志

应当为盲人被告指定辩护人

相并列,规定又聋又哑的人或盲人犯罪都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因此,作为程序法的刑诉法应和刑事实体法的规定保持一致。 第三、国外的诉讼立法涉及到盲人、聋哑人的权利和义务时,也把盲人和聋哑人并列在一起的。如苏维埃刑事诉讼法典第49条就有如下规定:聋人、哑人、盲人或者其他由于生理或精神上的缺陷不能亲自行使自己的辩护权时,辩护人必须参加诉讼。 在我国刑事诉讼法中辩护分为指定辩护和委托辩护。在指定辩护中又有应当指定和可以指定之分。我国刑诉法27条第2款把聋、哑或者未成年人犯罪而没有委托辩护人的纳入了应当指定之范围,但是,如果被告人是盲人而没有委托辩护人时,法院是否为其指定辩护人呢?我国刑诉法没有明文规定,实践中做法也不一致。有的认为盲人犯罪而又未委托辩护人时,如出现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1997年04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第二审人民法院审理死刑案件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是否应为其指定辩护人问题的批复

法释[1997]7号(1997年11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943次会议通过,自1997年11月20日起施行)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f{:院赣法刑一请字[1997]2号《关于第二审死刑案件是否需要全部指定辩护人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第三款关于被告人可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律与生活》2001年10期
法律与生活

法院必须为被告人指定辩护人,好!

Il 据报载:我国律师参与刑事诉讼的深度和广度不断扩大,办理刑事辩护和代理案件的数l量呈逐年上升趋势。自1 997年修正后的刑事诉讼法生效施行以来,三年内共承办刑事诉讼辩}护和代理案件88万余件,在侦查阶段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帮助1 6万余件,办理法律援助案件近21万件。l 这的确是一组足以令人欢欣鼓舞的数据,}甚至可以作为向世人展示我国已经在刑事诉讼}方面向国际社会接轨的证据和资本!J 可是,许多法官,特别是人民法院分管刑1事审判工作的领导同志,却常常在为刑事审判l中的诸多涉及法律援助的问题犯愁:J 一是相当数量的刑事案件没有辩护人参与。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人民法院无法指定或j者指定后承拒法律援助义务的律师不能按时至4l庭或者根本就不到庭,致使刑亨诉讼法中有关I‘‘可以指定?和“应当指定”承担法律援助义务{的律师担任辩护人的规定形同虚设,必然导致不少刑事案件要么只能在只有公诉人而没有辩f护人的情况下审判,要么就不得不为了等待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