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诗性语言面面观

原始语言是诗性语言。这并非说原始人就如诗人骚客那样,竟日踱着方步,捻着胡须,搜索枯肠地吟哦诗句,而是指原始语言具有丰富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文艺理论研究》2007年02期
文艺理论研究

诗性语言研究的新拓展——评马大康《诗性语言研究》

从发表在《外国文学评论》1993年第3期的《诗性语言面面观》算起,马大康紧紧盯住“诗性语言”这个问题,已经...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温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1期
温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建构诗性语言研究的新体系——评马大康《诗性语言研究》

《诗性语言研究》一书以跨学科的研究方法和新颖独特的研究视角,突破已有诗性语言研究的思...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语文教学与研究》2002年13期
语文教学与研究

浅论“诗性语言”的特点

“诗性语言是文学语言中的奇葩。”它来源于文学标准语 ,但又不能一味遵循标准语。它是文学标准语的偏移、扭曲...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华中科技大学
华中科技大学

论诗性语言

西方语言理论因过于拔高语言的逻辑性而消解了人的主体性,中国文化尤其是道家文化为了人的本真澄明而反语言(行不言之教)。现代诗性语言不应该是非此即彼,而应建立在对两者的批判性考察上,从而形成合题。语言建构人也从内部分裂人。为摆脱人在语言中的尴尬境地,诗性语言不能指望在经验意义上找到可以固守的确定性。应充分吸收中国道家和佛家的语言论,以语言反语言。既正视语言的经验的和逻辑方面的应用价值,又超然于此,关心生存本体之“道”的永恒复归。诗性语言通过对语言的整合、背反、革新来建构秩序,同时指向“无”的自由境地。诗性语言以其生成性、开拓性、创新性、多样性等特征,不仅可以拓展人的认识边界,更因为它是人的性灵的打开或绽放,可以让失据的人获得“在家感”。人通过语言虚构了一个第二真实的世界,却没有“离于世”,而是将生命或灵魂注于物性的世界,让世界生命化。人创造着历史,也在其中创造着自己的尊严。  (本文共3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宁波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07年04期
宁波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

“虚拟意向关系”对抗“虚构性”——读马大康的《诗性语言研究》

文学艺术的大海里潮起潮落,批评园地中各种主义和流派“你方唱罢我登场”,而马大康的著作《诗性语言研究》(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