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自大”的王国——夜郎古国之谜

古夜郎国的铜孔雀“夜郎自大”这个成语来自司马迁的《史记》。原文是:夜郎王与汉使曰:“汉孰与我大?”这样“,自大”的名声也就落在夜郎头上,一戴就是两千多年。然而,有关它的历史情况,知者并不多。“夜郎古国”,不管它是一个阶级社会的产物———国家也好,或者仍然不过是一个原始部落联盟也好,至少在战国时期至西汉河平年间,的确存在了二百五十多年。“夜郎王”虽因说了“汉孰与我大”的话,以至贻笑近两千年。不过,从当时“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所有精兵,可得十余万”等情况看,他确实是有自大的理由的。不过,“夜郎古国”距今毕竟两千年了,在中国正统史家的笔下,对这样一个“南夷”小国的事迹,虽有记载,却往往语焉不详。加上以后以“夜郎”为地名者,时过境迁,远非当年旧地。这就使后来的学者众说纷纭,连“夜郎古国”的确切位置,也无人能道其详了。近年来,随着“夜郎史”专题研究的开展和深入,对有关“夜郎”地望、族属、社会性质等一类问题的了解有了较大进展。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散文诗》2006年22期
散文诗

古夜郎国

,.翻...........匆,,....,..,,-,.....夜郎,千百年前,星河璀璨的西部乐园,是不是因为厌倦了人间的一浮华,想寻找一种淡然的生活方式;还是某场浩劫,悄悄地归于了潜隐呢?沉睡了千年,没有笙歌,也没有酒舞。_梦吃,在一个黎明的早晨,被一个昨夜醉酒睡在山冈的人听见。犬吠声声,农家的汉子披荆斩棘,推开阳光的碎片。一千多座坟垄连成的墓群,突兀在云贵高原。一条古骤道,被春风荡开,在奔流的龙川...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小雪花(小学快乐作文)》2007年03期
小雪花(小学快乐作文)

夜郎自大

个很小的夜郎国,从没离沐舅大的国家户‘当然是夜郎国最大了! /移-乙兮部下的回答十分迎合国王的心意走着走着,国王望大王说得一点都设错!嘎蔽丢迄部下异口同减*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西部》2006年10期
中国西部

假如没有夜郎

历史充满着无数偶然与必然的玄机,所谓“汉因大夏,乃命唐蒙”,武帝自己也未曾料想,自己经略中国的两个谋划,将在西南山国夜郎交汇。英国的尼尔·佛格森写过一本侏曾发生的历必,书中选取近代以来的几个重大历史事件,假设了与历史事实相反的可能结局,从而推测了种种历史的走向。我们不妨同样假设,两千多年前的南中国境内,如果没有夜郎,汉王朝乃至中国的历史将会怎样?公元前122年,博望侯在大夏见到“蜀布、工仔竹杖”,证实了当时蜀身毒民间贸易通道的存在,这条在西南崇山峻岭中绵延如蛛网的商路,其中的主干道为两支:一条为东道,一条为西道,东道正经过当时夜郎的中心地域,同时,从楚地至身毒的道路穿越夜郎腹地、从巴蜀到岭南甚至越南的商贾在夜郎故地中转贸易。如果没有夜郎的安定富强与雄据一方,这条南方国际贸易通道的畅通不可想象,而如果没有这条经济、文化通道的畅通,佛道宗教的文化交流,民族迁徙的族群融合,将无法顺利进行,中国的文化面貌,中华文明与东南亚文明、印度文明...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民族文学》2006年10期
民族文学

夜郎写意

中国地图上湖南的版图像人头,新晃侗族自治县就是高高隆起的鼻梁,南西北三面都伸进了贵州。李唐以来曾于此两置夜郎县。份元州府志》、《晃州厅志》均有记载。著名人类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曾说:这里是“楚尾黔首夜郎根”。《史i改里说,汉朝的使臣来到夜郎,夜郎王问,你们汉朝大呢,还是我们夜郎国大。为此引起了汉使的嘲笑,于是“夜郎自大”就成了讽刺妄自尊大者的成语。夜郎新晃很小,全县总面积只有1508平方公里。但是,勤劳智慧的古夜郎各民族在这块古老的上地上,创造了灿烂的农耕文化。滩文化、竹文化、船文化、稻作文化等多姿多彩的夜郎文化在这里开枝散叶,吐出异卉奇葩。公元1956年,新晃侗族自治县成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夜郎新晃开始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经过五十年来的春风化雨,经过五十年来的精心打磨,新晃己成了镶嵌在湖南西部的一颗明珠,熠熠生辉璀灿夺目。还是沿着当年汉朝使臣来的那条路吧,但是用不着浮搓乘船,用不着骑马坐轿。可以坐飞机,从芷江机场到新晃只有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民间文化(中国文化产业)》2007年02期
民间文化(中国文化产业)

夜郎,你的家在何处?

历史文化品牌的争夺已经不是新鲜事全国十余县同争梁祝.四处可见大观园,几县向国务院申请改名“夜郎县“让学者头昏眼花让看客不知所从。好一场文化品牌的角斗,让我们不得不赞叹市场对于文化的引导作用.毕竟所有真实的抑或似是而非的言论如今都表现出强大的经济推动作用,从不明不白的死文化转变为实实在在的活货币。在这场文化资源乃至经济资源的争抢大战中,各家都拿出了制胜法宝。本论坛应运而生为参与者提供畅所欲言的机会,或为自身为文化旧址而辩护,或为自身是文化继承者而高呼,或为自身是正宗后裔而论证。此中公允有待读者。只是一家之言也好.对垒而战也罢.一个空洞的文化符号支撑不起千百年来的文化沉淀只有挖掘历史,让现代生活成为它的真正载体,才能对得起祖宗.对得起观众。于历史资料寥若晨星,考古 发掘零散破碎,如今,“夜郎自大”这个代表着坐井观天式的自命不凡、狂妄自大的词汇正冠冕堂皇地诊释着历史长河中昙花一现的夜郎古国的前世今生。然而,物以稀为贵,在市场经济日益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