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古代水战中隐形作战的船舶和兵器

隐形作战一直是军事上研究的课题 ,其实在我国古代战争史上有很多战例早已应用了这种作战方略。本文仅从中国古代水战中部分实例进行介绍与探讨。1 楚国用胶粘船消灭周昭王在西周时 ,第 4个君主是周昭王 ,周昭王骄奢淫逸 ,不得人心 ,他总想消灭楚国。据《史记·周本记》[1 ] 、《帝王世纪》和《通俗文》文献记载 ,在公元前 944年 ,周昭王带领“祭公”(应包括大臣、幕僚、护驾官兵 )要渡汉水 ,要求楚国在短短几天内造完几艘大船。时间太短 ,任务重 ,完不成任务恐怕就成了周昭王攻打楚国的借口。楚国人是又恨又怕 ,恨的是周昭王要消灭楚国 ,怕的是楚国力量尚不能与西周军队抗衡 ,硬拼打不过人家。当时 ,楚国人确实在规定时间内把船造好了 ,可能还大而华丽 ,周昭王及其随从上了船 ,船行到汉江中心 ,船体就散了 ,结果周昭王及随从全部淹死。原来 ,楚国人历来善于造舟 ,给周昭王造的这几条船关键部位是用了怕水的胶粘的 ,这种胶不遇水谁也看不出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松辽学刊(社会科学版)》1995年01期
松辽学刊(社会科学版)

关于周昭王伐楚原因和结果的探讨

关于周昭王及其伐楚之事,《史记·周本纪》仅记:“康王卒,子昭王假立。昭王之时,王道缺微。昭王南巡狩不返,卒于江上。其卒不赶告,讳之也。立昭王子满,是为穆王。”而《史记·楚世家》无载。周昭王南征伐楚,是西周早期的一件大事。阳王因何伐楚,史载不备;伐楚的结果是怎样,史籍中本来就不甚明了的记载往往又多被曲解,所以有必要进行研究和探讨。先论周昭王伐楚的原因。关于楚之先祖,据《史记·五帝本纪》裴《集解》引读周的话说:“有熊国君,少典之子也。”又据《史记·楚世家》记载:“楚之先祖,出自帝撷项高阳。高阳者,黄帝之孙,昌意之子也。高阳生称,称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为帝售高辛局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爱命曰祝融。共工氏作乱,帝管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帝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后,复居火正,为祝融。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子六人,诉剖而产焉。其长一日昆吾,二曰参胡,三曰彭祖,四日会人,五日曹姓,六日季连,半姓,楚其后也。”《国语·晋语》云:...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寻根》2011年05期
寻根

翁姓入闽渡台

溯源翁姓出自姬姓,均为周昭王之后,主要来源有二:一以邑为氏。周昭王妃生庶子姬溢,食采翁山,其子孙以邑为氏。翁溢为翁姓始祖。二以名为姓。周昭王幼子出生时左手有“公”字纹,右手有“羽”字纹,周昭王遂给幼子取名为“翁”,翁的子孙便以翁名为姓。翁溢后裔翁弘,战国时楚国为左丞,居梁之原城,子孙繁衍昌盛,由此发祥繁衍于今浙江杭县,古称钱塘,南北朝时置钱塘郡,翁姓钱塘郡望由此而来。翁姓还有监官郡望、临川郡望。翁姓堂号有赐鱼堂、资善堂、六桂堂。赐鱼堂系唐时翁洮曾为员外郎,后隐居不仕,作《枯鱼诗》以答。朝廷知其心意,索性赐他很多曲江鱼而得名。资善堂系宋时翁甫讲学于此,声名闻于朝野而得名。入闽《莆田翁氏族谱》载:唐建中年间(780~783年),翁轩登进士,迁官入闽居漳浦,被尊为翁氏入闽始祖。其长子翁何,官散骑常侍,择居莆田兴福里(今莆田北高镇)竹啸庄,为莆田翁氏始祖。翁何5代孙翁乾度,字用亨,官郎中,生六子:处厚、处恭、处易、处朴、处廉、处休。先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寻根》2011年05期
《创作与评论》2017年01期
创作与评论

千年炭河千年城

一第一次到炭河,是随“周昭王南巡”走进炭河里古城的。周昭王三次南巡,最后一次南巡,史书记载:“昭王南巡而不返”。短短的七个字给后人留下一个巨大的谜团!传说昭王每次南巡,只有炭河里的人们最担惊受怕,像是怕被发现什么秘密似的。但又没办法阻挠昭王南巡。就在周昭王准备第三次南巡时,炭河里的人们表现出特别的热情,砍伐炭河森林里最好的木材经沩水运到湘江送到长沙,用了差不多三年的时间,打造了一艘巨大的龙船。交给当地“长沙蛮”的头人酋长,由他献给周天子。当时的南郢沅湘一带曾为三苗九黎之地,有巴陵蛮、长沙蛮、武陵蛮、五溪蛮、溆州蛮、梅山蛮、零陵蛮、桂阳蛮的记载。历代的天子都想把这些“蛮”搞定。威风凛凛周昭王带着六个师的兵马浩浩荡荡地第三次南巡来了!乖巧的“长沙蛮”头人酋长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把这艘龙船的好处说得比天上星星还多。周昭王半信半疑地接受了船,组织专家们对大龙船进行了长达一个月检测。然后选了一个黄道吉日,龙船才吃水湘江。那时的湘江既宽广又辽...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人文杂志》1995年02期
人文杂志

再论周昭王在位年数——兼与张闻玉同志商榷

西周昭王在位年数,史书失载。《帝王世纪》:“昭王在位五十一年”是据刘歆《世经》所加大的鲁公年数而推的,与史实不合。新城新藏在《东洋天文学史研究》中据《晋书·束皙传》:“自周受命至穆王百年”的记载,与文王受命七年、武王六年、成王三十七年、康王二十六年,四王合计共七十六年的年数相比较,正差二十四年,于是定昭王在位年数为二十四年。这一加减法所依据的“百年”数字出处不明,且有解说上的伸缩性,故拼凑的这个“二十四年”,实难成立。只有晋太康二年汲郡魏襄王墓出土的《竹书纪年》所记昭王十九年,为秦火前的记录,比上述两种推算较为可靠。所以我在《西周年代》和《西周年代标尺的运用》中采用了《古本竹书纪年》的昭王年数。近读《人文杂志》1994年第2期所载张闻玉《昭王在位年数考》(以下简称《昭年考》),知他也仿照新城氏的方法,推出了昭王在位“三十五年”,并指责说:“昭王二十四年说与十九年说尤不可信据,首先是它违背了最简单的生理常识。”读后颇不以为然。故有...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荆州师专学报》1986年01期
荆州师专学报

昭穆伐楚辨

在荆楚人身上,长期背了一件“镜案”,据说对周昭王之死,荆楚应承担“罪责”。.白纸黑字,史有明文,例如: 一、《过伯篮铭》:“过白(伯)从王伐反荆。”王,有的学者释为周昭王,径书“反荆”作“楚荆”①。二、《燕笠铭》:“兼从王伐荆。”此“王”亦被认为是周昭王②。 三、古《竹书》:“(昭王)十六年,伐楚,沙汉,遇大咒。”又,“十九年,天大噎,雄兔皆震,丧六师于汉。”(公初学记》七引) 四、《吕氏春秋·音初》:“周昭王将亲征荆蛮,辛余靡长且多力,为王右。还反及汉,梁败,王及祭公陨于汉中。” 五、《楚辞·天间》:“昭后成(盛)游,南土爱底?厥利惟何,逢彼白雄?”王逸注:““召王……南至于楚,楚人沉之”。 清看,岂非铁证如山?然而寿秋时的荆楚人偏不认账。《左传》嘻四年载齐桓公伐楚事。楚王询问缘由,齐方列举了两件“口实”。一为“尔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酒,寡人是征”;二为“昭王南征而不复,寡人是问,。楚人承认了第一件:“贡之不入,寡君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