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客家土楼中的象征文化浅析

象征是中国文化中最普遍而又未被充分重视和理解的文化现象之一.高耸的宝塔、钱币上纹饰、释迦牟尼胸前“ ”字符号,几枝瘦竹画面及朦胧诗歌,这些文化现象背后无不包含着另外一层特殊意思,这种曲折的表意就是象征.凡与人类活动发生关系的一切事物中都包含着象征,象征在中国文化中普遍存在,我们可以称其为象征文化.在建筑领域里,建筑要素的背后往往包含着深厚的文化沉淀,我们把这些建筑背后的涵义叫作建筑象征文化[1].客家人原是黄河中下游的汉族人,由于西晋“永嘉之乱”及唐末、宋末的战乱,他们先后多次大规模南迁,最终到闽西僻静山区落户,为别于当地居民而被称为“客家人”.客家先民在1000多年的迁徙历史中,吸收各地文化的精华,形成了在语言、民情、风俗及精神特质等方面具有显著特点的客家文化.客家精神的内涵很丰富,其核心在于团结和奋进,这在客家迁徙史和客家文化的诸方面都有很突出的具体表现.首先是客家先民自身的团结精神形成了很强的向心力,正是这种向心力使他们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03期
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为情感评价的象征

象征不仅是文学的一种表现手法,也是文学自身的一种评价形式,它和其他的文学表现手法(诸如叙述、描写、说明、议论等)所透出的评价不同。议论是直接评价。叙述是对人物、事件、环境所作的概括说明和交代,如何说明,如何交代,便暗含作者的评价。描写,指作家、艺术家对人物、事件和环境的具体描绘和刻画,直接再现对象多方面的性质。如何描绘刻画,如何再现对象的特征,其实也是一个对对象的态度问题,态度不同,描写各异,评价也随之变化。说明,是一种解释,解释不一定总有评价的因素,但当解释中含有评价时,说明实际上成了间接的议论。象征和叙述、描写、说明不同,它的评价则需要通过形象的设置而间接显示出来,所以象征是文学创作中一种独特的评价形式。本文拟从象征评价的心理基础(情感)入手,谈一些看法。一象征的源头可上溯到神话。黑格尔明确指出:“古人在创造神话的时候……把他们的最内在最深刻的内心生活变成认识对象,他们还没有把抽象的普遍观念和具体的形象分割开来。”[1](P...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论坛》2004年06期
社会科学论坛

政治象征:概念、结构和特征的分析

政治象征是指具有政治意义的象征。意义和意义的表现是其基本形式要素,而意义的政治性是其本质。政治象征具有表现的情感性、神圣性和意义的模糊性、争议性和变化性。在政治过程中,政治象征是一套意义系统和权力技术,因而是政治分析的重要题域。“政治象征”是象征政治学的核心概念,也是政治文化研究的一个重要题域①。但迄今为止,在学科和主题研究中,一直缺乏对“政治象征”做出一个一般性的概念界定。这种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已影响到对政治象征现象做系统化的研究,而已有的研究工作在政治学中也一直处于边缘性地位②。本文运用结构主义和阐释学研究方法,对“政治象征”进行了结构、要素分析和特征阐释,旨在为政治象征的理论研究提供明确、清晰的概念工具,并进而廓清象征政治学的研究道路。一、“象征”含义的多样性及结构分析在文化研究中,政治象征属于复杂多样的“社会象征”中的一类现象。从逻辑上讲,政治象征是“象征”概念的属概念。因而,分析政治象征,必须首先了解“象征”概念的语言含...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学术交流》2004年04期
学术交流

中国建筑比附性象征与表现性象征的关系研究

象征有两种类型:一种是以约定俗成为机制的比附性象征。比附性象征是指用形象来喻指某种确定的观念或意义,其意义的获得主要依靠主体联想与想像,形象与意义间的联系的建立主要依靠约定俗成,人们通过习惯性联想而获知其内涵。在中国传统建筑中,比附性象征应用的较为广泛。天一阁开间数为六,意为生水克火,社稷坛覆土的五色代表四方与中央,砖雕上的鱼表示年年有余,民居中的风水歪门是为了避凶求吉……在这些现象中,形象与意义就是通过比附性象征传达的。另一种是表现性象征。它不像比附性象征那样用形象去喻指一种明确的观念与内涵,而是用形象的隐喻、暗示、激唤机能去引发主体的想像与情感体验,传达某种不确定的情感或意蕴,其内在机制是作品特征图式与主体心灵图式的同构契合。中国传统建筑常常创造出某种特殊的氛围与韵味。如故宫的森严壮丽,天坛的宏大安宁,陵寝的肃穆恢弘,园林的精巧深邃,四合院的安详平和等等,给人以难以言表的感受,使人生发无尽的意绪。在这些现象中,形象与主体的意...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习》1986年03期
语文学习

有趣的象征

骆驼·海鸥·吞本带吠黑:任重道远博击风浪叙花业卑续.命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宝藏》2014年05期
宝藏

象征

~~象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宝藏》2014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