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实验的精神”对“国语文学”建设的促动效应

一“实验”之风吹拂五四,实在不能绕开胡适的首开之功。作为一个哲学派别,“实验主义”于19世纪七八十年代由皮尔士创立,经詹姆士和杜威的继承和发展,到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已成庞大的理论体系。胡适在美师从杜威,接受了他的实用哲学。据胡适自述,“杜威对我其后一生的文化生命既然有决定性的影响”,[1]99而实验主义则“成了我的生活和思想的一个向导,成了我自己的哲学基础”[。2]15但是,胡适的“接受”显然经历了“中国化”改造的过程,其一,他接受和使用的主要是其中的方法论;其二,他把杜威理论和中国乾嘉考据方法结合了起来;其三,侧重实际运用而略轻于理论阐发。胡适改造后的实验主义的特点,可用“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十个字来概括,胡适解释说,“科学家遇着未经证明的理论,只可认他做一个假设;须等到实地试验之后,方才用试验的结果来批评那个假设的理论。”[3]149又说,“实验主义教训我们:一切学理都只是一种假设;必须要证实了,然后可算是真理。证实...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