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川端康成文学中的传统文化情结

日本作家川端康成 ( 1 899- 1 972 )的作品 ,对于我国爱好文学的读者来说并不陌生。他的作品早在多年前就被译介到我国。其中根据《伊豆舞女》《千羽鹤》《古都》等作品改编的电影也曾在我国放映。川端康成出生于大阪的一个医生家庭 ,幼年 ,父母相继去世 ,童年随祖父、祖母生活。后祖母、祖父亦相继离开人世 ,1 6岁时沦为孑然一身的孤儿。然而 ,或许正是川端的这一身世 ,磨砺了他独到的艺术感受力 ,自大学时代起 ,川端便在日本文坛崭露头角。他一面与同人创办文学刊物 ,同时还发表文学作品。川端自东京大学国文专业毕业后 ,专事文学创作 ,一生发表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其代表作有 :《伊豆舞女》《禽兽》《雪国》《千羽鹤》《古都》等。1 96 8年获诺贝尔文学奖。的确 ,读川端康成的文学作品 ,总能令人在回味无穷的意境中获得一种美的享受。无论是其《掌中小说》中的小品文 ,还是其名篇《伊豆舞女》《雪国》 ,或纯情浪漫、清淡隽永 ,或宁静致远...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青年作家》2017年08期
青年作家

信步香港

落马洲过后是上水川端康成的《雪国》开篇即说:“火车过了县境长长的隧道后,就是雪国了。”自深圳如果不走罗湖,而从落马洲出发,去往香港也是如此,搭上疾驶的港铁,掠过一脉悠悠青山,然后穿越长长的隧道,便到了上水。上水,是如此具有标志性的地方,位居香港新界最北端,与深圳接壤,作为东铁南下香港的第一站,到了这里,也就意味着进入了香港,一个外来者对香港的第一印象从这里建立,当然它也是九港铁路的最后一站,游客从这里离开,也将带走所有关于香港的斑驳记忆。翻开词典,可以发现上水是一个具有多重意义的词语:河流的上游,犹言上游;又指船逆流向上航行。此外,还有为汽车火车水箱加水之意。追根溯源,上水也的确与水有关。据香港《北区风物志》记载,上水及粉岭一带古称“双鱼市”,因上水北面有一条“双鱼河”。元末有廖族自福建迁来广东南部,逐渐散居今新界一带建成村落,并在龙口合力凿池(即护城河)筑城,建成“围内村”(今上水乡老围)。由于围内村立于梧桐河之上,渐渐“上水...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文苑(经典美文)》2017年08期
文苑(经典美文)

枕一缕蛙声

常常感喟于川端康成的一句话:善意。“听到雨蛙的鸣声,我心里忽地装满了怀念儿时风情摇曳的夏夜,结伴月夜的景色。”捉流萤、捕青蛙的片段,心就哗啦啦宁静的夏夜,我的思绪总飘回长地潮了一片。那时,乡村的夜晚除了满青草、蓄满月光的故乡。那此起彼飘飘悠悠的虫鸣,便是盈盈灌耳的蛙伏的蛙声总是乘着一缕轻风,穿透我鼓,激昂亢奋地聒噪着,将落寞的静的心灵。夜和旷野,喧嚣得如同夏天一般热情麦香弥漫的季节,故乡池塘里、洋溢、生机勃勃。河滩上、田野间便传来轻音乐般的蛙蛙声极富节奏与韵律,如诗如鸣。心中便涌起一股骚动和亢奋,诗歌,悦耳感人。蛙声其实就是姑娘、性的夏夜又有了蛙们激情洋溢的伴奏。媳妇们口中飞出的民歌民谣,土生土青蛙“呱咕——呱咕——”地叫长,清新流畅。蛙们以一种原始的激着,高高低低,远远近近,如涛如梦,情,填补农事的间歇,贯穿春种秋收。飘过清清爽爽的夜空,飘过寂寂静静乡亲们从其旋律中,倾听到稻麦分蘖、的田园。它们用泥土一般质朴的声音,抽穗和灌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语文月刊》2017年08期
语文月刊

书之阶

“穿过国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我相信川端康成在写下《雪国》这一本有字之书时,内心并不岑静,阅尽了人世这部没有字的大书,他知道还有一部书在他的心里震颤着,绞痛着,不平静而躁动着,反抗着这个战火纷飞而又异常沉默的年代。夫今之庸人,或以钱财为傲,或以富贵而骄,或以学识而狂。而此三者之中,最令人不堪忍受的就是那些自认为博闻强记,自认为通晓古今世事,自认为站在人性之巅便妄想俯瞰全人类的人。正如作家所言,有字之书不过是人要读的第一本书。就如登高一般,读有字之书,只是处在登山之路的山脚下而已。更何况,历史上从不缺好学之人,在报馆孜孜求学的狄更斯,在火车上专心做实验的爱迪生,在厕所里看书的童第周,哪一个不是将学习作为毕生追求的。即便是立志读尽天下书之人,也应该抬头看看我们头顶的灿烂星空,审视我们心中的道德法则,而不能沦为一个书虫。在知识的武装下,我们更应该去阅世。正如沈从文所说:“社会是一本大书,每个人都必须去读它。”也许社会被泛娱乐、泛道...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学自由谈》2017年02期
文学自由谈

川端康成的隐秘战争

无法摆脱的哀愁1948年11月12日,日本东京。今天,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将对七名最重要的日本战犯进行宣判。受《读卖新闻》的委托,川端康成前来参加旁听,也许是因为感冒的缘故,原本消瘦的他显得更加憔悴。此刻,川端康成揣着怀炉心事重重地坐在旁听席上,像湖水一样壅塞整个身心的,是难以名状的忧愤情绪,那就是他所说的:“日本人的残暴行为,受到惩罚,这是最大的耻辱。”被告席上的七名战犯表情各异,有的垂头叹气,有的麻木不仁。目睹这些曾经翻云覆雨的大人物此时的表现,川端康成竟然也一时难以辨别出:“这是觉醒的救助呢,还是虚伪的逃避?”目睹了这一历史性的时刻之后,川端康成通过两篇文章《东京法庭上的老人》和《东京审判判决日》表达了他诸多悲欣交集的复杂心情。其中他在前文情难自抑地愤愤写道:这些人如此指导国家和民族,却不相信是愚蠢的。他们是国家动荡时期的得势者,他们把我们的过去放在被告席上。我看到他们作为无力的被告而受到审判,就对国家、对历史产生了怀疑。我觉...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语文建设》2016年17期
语文建设

川端康成作品中的女性形象

引言日本著名文学家川端康成的文学艺术,从某种意义上讲,可以视为描绘女性、讲述爱情的文学。其文学创作充分继承了日本传统文学的优秀元素,并在此基础上汲取了西方现代派的艺术手法,他运用自己独特的文学智慧,将两种文学艺术融合在一起,形成了自己独具特色的文学风格。著名评论家长谷川泉曾说:川端康成在其作品之中为女人谱写了一曲曲生命赞歌,他所描绘的女人都能准确地展现其性格特点。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何乃英在深入研究川端康成作品后也指出:“川端康成是十分擅长塑造女性形象的,在他的许多作品中女性都是主导角色,而男性只能占据陪衬地位。”[1]纵观川端康成的文学作品,就会发现其文学创作的确大部分都是围绕女性进行的。即使像《名人》这样描写男人世界的作品,也依然出现许多女性的身影,描绘了与爱情有关的喜怒哀乐,对女性的颂扬仍然在主题表达方面起着重要作用。因此,研究川端康成的文学,就不能忽视其作品中的一个个鲜活的女性形象,透过这些个性鲜明的女性形象,我们就可以透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