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主语”

一、主语问题概述 主语(stlbject)是一个人所共知的语法术语。一提起它,人们会很白然地联想到“陈述的对象”(主题,即topic),“动作的执行者”(施事,即agent),“已为谈话双方所知的东西”(已知信忠,即givcn in伪rt二洲撇)等概念。它和谓语一起,厉来被看作西方许多语法体系中的两大支柱。对传统语法学家及许多现代语言学家来说,要想有效地分析一个句子的结构,就必须涉及主语这个概念。主语乖1谓语在西方语法理论中的重要性在以下这段话中可以略见一斑: 这两个术语被人们看成是极端重要的,所以, 如呆有谁刘它们的合法性找示任何怀疑,邓扰 等于暴露了语法思想土的一场危机.显示了语 程;思想上的一个新起点。这种怀疑所影响的将 是整个语法系统,而不仅仅是它的一部分。 (Sandm生nn.1954:l) 但是,在lq世纪末以及2。世纪初的几十年里,语法学界确实经历了这样一场危机。历来保持至高无上地位的主语,不仅受到了怀疑,有些激进...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外语学刊》1985年02期
外语学刊

再论主语——兼答吕济川的《<论主语>异议》一文

目;为了探求真理,还要与吕济川同志商 榷他那篇文章中的某些提法。 主语问题是句法学中一个十分复杂,乞今仍有争沦的问题。传统的主语概念所 一包含的矛盾以及句子分析实践中所暴 在((主语》(见该文第2—3页)中,露出来的问题,促使语言学界一再地探讨 我们提出,分析句子成分要兼顾形式内容它,寻找解决矛盾的途径。近年来我国汉 两方面。分析句子主语不能抛开它的语义语及英语界都对句子分析和主语问题开展 功能,不能抛开“主语是渭语特征的持有过热烈的讨论。国外俄语界,例如苏联、者”这个木质因素。传统的句法在lP33-捷克学者也发表了不少探讨与主语有关的 oRR。。。3H。BpB0。a;Bo。。。。e。。acT-论著。我们发表《论主语》一文,也正是为。。e。。o。。Py。,c。。。6o。。。。xH句中,了通过提出问题,表述我们的见解,抛砖 只说。H3H。,。HBOTO。O是主语,正是引玉,希望能引起俄语界同仁对主语问题 无视主语的语义功能所致。我...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外语学刊》1985年01期
外语学刊

《论主语》异议

《外语学刊》1983年第二期发表的张 的那个“通常”说法则不相同。会森同志的文章《论主语》提出了许多值“结构核心”(或“结构中心”)得深入探讨的问题,读后颇受启发。该文“思想基础”(或“意思中心”)是句子主所涉及的一些问题笔者也很感兴趣,所以 要成分的语言形式与其思想内容的关系,不避浅陋,愿谈点个人不大成熟的看法。是同一事物的两个不同方面。无论在非扩 展句还是扩展句里两者都并行不悼。而 _王于十苟出八仙:H J,h%《论主语》所提的那个“通常”说法以及一、天丁王畏耽分的设义 ltiJ题 W。—。。。,。。—们。·*—。w:。—_ 它对上述定义的译文,其缺点就在于不恰 《沦主语》说:“通常都认为,作为 当地强调了“基本思想”(或“基本意句子主要成分的主语和谓语是句子的骨 思”)。偏离结构核心的“基本思想”,架,好比是树的主干,构成句子的基本意 其所指的内容则是可因句而异的。在非扩思。”为证实这一“通常”说法,《沦主 展句里它当然只...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广西社会科学》2011年04期
广西社会科学

论主语使核心层情景体在扩展层和小句层所发生的改变

情景体是依据情景的内部时间结构对情景所作的分类。情景体研究自亚里士多德时代以来,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努力,情景体研究呈现着从单层面到多层面,从本体研究到立足于整个时间系统的发展态势。但目前国内还没有关于主语与情景体关系的文章或论著。本文将重点分析主语对情景体的影响。笔者认为,在某些条件下主语会使核心层情景体在扩展层和小句层发生改变。本文沿用史密斯的分类方法,借三对语义特征[±动态]、[±持续]及[±终结]来区分如下五类情景体:活动、成就、实现、状态和单变[1]。并考察因为主语的原因,情景体在扩展层和小句层与核心层所存在的分歧。核心层包括动词和动词补足语。扩展层包括主语和谓语。小句层包括主语、谓语和时量、动量短语以及视点体。除非特别注明,论文的全部语料来自《朗文现代英汉双解词典》[2],作者通过自省方式产生的句子用*号标示。语义语法上存在疑问的句子用?号表示。所选例句大部分都为进行体,原因在于,完整体适用于所有英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俄语教学》1984年04期
中国俄语教学

主语、主体、主位——写在张会森同志“论主语”一文之后

1.1《外语学刊》83年2期发表了张会森同志“论主语”一文。这篇文章根据俄语语法文献对句子主语所下的定义,即大致都包括“主语是谓语特征的持有者”这种观点的定义,提出了俄语句子的主语不仅可用主格形式充当,而且还可用间接格形式充当,如: ①Ma““”,Koo BeeroTPo. ②Ma二,u叭eT! ③B。八班如hIBaeT. ④OT耳y He3皿oPoBHT汉. ⑥MHe KoHx nooT、. ⑥EMy 3a eopoK. 这确是一个饶有兴趣,值得研究的问题。单从所指出的定义出发,作者所得出的结论是有道理的,因为“特征”及其持有者的概念乃是与表现形式无关的语义概念。但是,‘事情并不这么简单,这里不仅涉及到类似的对主语的定义从形式语法的角度来说是否正确的问题,还涉及到句子的整个结构体系的问题。受张会森同志的启发,我们也想对此问题谈点粗浅的意见。 1.2认为间接格形式可作句子主语的在俄语语法史上大有人在。中.Byc二eB写道:‘在逻...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忻州师范学院学报》2003年04期
忻州师范学院学报

论主语和主位的关系

引言:长期以来,许多传统语法学家都倾向于把一个句子分为两个部分:主语(subject)和谓语(predicate)。主语部分表示句子陈述的对象(Whatistalkedabout),即人们所说的主题,谓语部分则用来说明主语怎么样或干什么。在传统语法里,没有“主位”(theme)这个术语。而在功能语法中,“主语”和“主位”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与这两个概念密切相关还有另外一个术语“述位”(rheme)。根据韩礼德犤1犦的观点,主位是信息的起始点,是小句的开始点。汤普森犤2犦也认为,主位是小句的第一个成分,剩余的部分属于述位。主位和述位一起构成了主述结构(thematicstructure)。主位可以由主语充当,而且在多数情况下,主语和主位是重合的。但是除了主语以外,其它的句子成分如补语、状语等也可以成为小句的第一个成分,充当小句的主位。这时,主语就成为述位或者述位的一部分了。本文主要是通过分析不同类型的例句,不同体裁的短文中主语和主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