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种族立场冲突背后的理智与情感之争——沃尔夫《说“是”》中的隐性叙事运动

托拜厄斯·沃尔夫(Tobias Wolff,1945—)是当代美国著名作家,曾在2015年被时任总统奥巴马授予代表美国艺术界至高荣誉的“国家艺术勋章”。虽然沃尔夫最为人熟知的作品当属其回忆录《这个男孩的生活》(This Boy’s Life,1989),并且其中篇小说《营房窃贼》(The Barracks Thief,1984)曾获“笔会/福克纳奖(虚构类)”,但沃尔夫其实是以短篇小说起家,更有批评家认为沃尔夫在短篇小说上的成就高于他的回忆录和小说(Schofield94)。《重回尘世》(Back in the World,1985)是沃尔夫的第二部短篇小说集,共收录10篇小说。《说“是”》(“Say Yes”)是其中的第三篇,仅有八页的篇幅,堪称短篇小说中的短篇。小说人物关系简单,仅有一对夫妻出场,其中男主人公连名字都没有;叙事按照时间顺序展开,以二人的对话为主。小说的情节线索也并不复杂:一对中年夫妻晚饭后在厨房协同洗碗,聊到...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英语广场》2017年07期
英语广场

从浪漫走向世俗的新型女性——《理智与情感》中玛丽安的性格分析

1前言《理智与情感》作为18世纪一部家喻户晓的小说,在书中塑造了情感型的女人玛丽安,并且将其与理智型的女人艾莉诺进行了有效的对比。从玛丽安的成长轨迹来看,社会制度和家庭对女性的成长产生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同时社会制度和家庭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女性的发展,影响了女性独立意识的产生。因此,通过对《理智与情感》中玛丽安的性格分析我们可以知道,一个爱幻想的女人如何从浪漫走向了世俗。但是玛丽安的性格也具有一定的新型女性特点,她虽然世俗但是却并不庸俗,在择偶观点和爱人的选择上有自己明确的目标,并且敢于追求幸福。2埃莉诺与玛丽安是典型的理智型和情感型女人的代表(1)埃莉诺与玛丽安的性格特点都比较突出在《理智与情感》中,埃莉诺和玛丽安是作者设定的两个性格突出的人物,其中,埃莉诺是典型的理智型女人,无论思考任何问题都会从理智的角度出发,并且具有一定的约束力,符合当时的社会制度和家庭的要求;而玛丽安是情感型的女人,平时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对于社会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巢湖学院学报》2017年02期
巢湖学院学报

论《理智与情感》中的姐妹情谊

1引言英国女作家简·奥斯丁(1775—1817)在其短短41年的生命中,完成了六部长篇小说的创作,在英国文学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被称为“散文的莎士比亚”[1],也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小说家之一。这六部小说都以19世纪后半期英国乡下中产阶级青年女子为中心,讲述了她们恋爱与择偶的故事,并且都以她们婚姻的缔结而告终。显而易见,婚姻是女主人公们一致追求的目标,是这些小说的主线。文学评论界对作品中婚恋观的探究成果极其丰硕。然而,笔者通过研究发现,穿插在各作品之间还有一条不容忽视的副线:即姐妹情谊。几乎所有女主人公身边都有一个关系亲密的同胞姐妹或金兰姐妹,如《傲慢与偏见》中的伊丽莎白和简、《理智与情感》中埃莉诺和玛丽安、《诺桑觉寺》中的凯瑟琳和伊利诺、《曼斯菲尔德庄园》中范尼和苏珊等等。她们作为不同的性格特征、生活态度和道德观念的承载者存在于叙事之中。然而,迄今为止,国内鲜有评论家对作品中的姐妹情谊的相关内容展开系统性研究。作为奥斯丁最先...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短篇小说(原创版)》2017年05期
短篇小说(原创版)

探寻经典小说《理智与情感》中的语言艺术

英国著名小说家简·奥斯汀的成名代表作《理智与情感》,用轻松愉快的写法,打破了英国文学被阴暗的哥特文学作品笼罩的一段时期,重新让英国文学作品发展回到感情色彩的主流方向。简·奥斯汀在《理智与情感》中,充分发挥自己幽默诙谐的写作特色,通过自己独特的观察视角,将小说中人物的贪婪和欲望展示在了读者面前,通过讽刺和对比,有力抨击了当时的英国资本家的虚伪面孔。同时通过《理智与情感》读者能够管窥英国社会那一个历史时期所经历的阶级、社会矛盾,对英国社会演变发展有进一步了解和认识。由于简·奥斯汀在文学上的杰出贡献,他被后人视为与莎翁比肩的英国文豪作家。一、《理智与情感》的语言叙述特点《理智与情感》主要阐述了英国的一对姐妹的婚姻爱情故事,通过对这一对姐妹人生、婚姻爱情故事的叙述,从侧面对当时的英国阶级社会上存在的问题矛盾进行展示,也对那一段历史时期的英国人的思想情感进行了剖析。在《理智与情感》中,主人公埃莉诺是一个有着超乎寻常的冷静头脑和高情商的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时代文学》2017年09期
时代文学

理智与情感——建东其人

第一次见到建东兄是2002年。唐山市文联搞活动,邀请了《长城》杂志的几个编辑来,给当地的业余作者指导作品。那时我刚在《收获》上读到了他的《全家福》,心里佩服得很,听说他要来,很是兴奋。见了面,只见他清清瘦瘦,说话不紧不慢,像是南方作家。吃饭的时候也不怎么喝酒,喝点酒就脸红。我倒是喝了不少,拉着他絮絮叨叨起来。我本是场面上容易胆怯的人,之所以放得开,肯定是酒精的缘故。我跟他聊了什么?具体想不起来了,不过肯定是自觉满腹才华,只是无人赏识,更无知音抚琴,一副小地方文艺小青年自以为是的嘴脸吧。他只是很耐心地倾听,偶尔也插嘴。酒足饭饱送他去酒店,我忘记是什么缘由,总之好像跟保安吵了起来,几乎要动手。建东只是在旁边拉着我,好言相劝。第二天早晨起来,头疼欲裂,想起昨日种种,羞愧得要死。也忘记是否跟他去告别,反正坐在回县城的汽车上,对自己的厌恶慢慢升腾,最后简直要燃烧起来。后来去省国税局培训,抓空去作协拜访他。他似乎也忘记了我那日的孟浪,有说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开封教育学院学报》2016年05期
开封教育学院学报

《理智与情感》中的女性主义解读

简·奥斯汀(1775-1817)被称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一生共创造了六部伟大的作品:《理智与情感》《傲慢与偏见》《曼斯菲尔德庄园》《爱玛》《诺桑觉寺》和《劝导》。她的作品以英国乡村为背景,描写乡间的日常生活场景、身边琐事、社交中的人情世故以及青年男女的爱情、婚姻等。奥斯汀借助人物性格描写和幽默诙谐的对话,塑造了一批有个性、能独立思考的智慧型新女性形象。本文通过对比《理智与情感》中艾莉诺和玛丽安的情感经历,分析两位主人公在大胆追求幸福的过程中所体现出的女性主义。一、女性主义亚里士多德曾说过:“男性天生高贵,而女性则天生低贱;前者治人,后者治于人。”在父权社会大环境下,人们普遍认为男性适合权势主导,而女性处于从属地位,因此,写作和哲学领域都基本由男性主导。父权制社会对女人的剥削不仅存在于文学领域,还体现在经济和社会层面。女性主义的出现主要是唤醒女性的个体意识,揭露父权社会的不公平待遇。女性主义总是被称为“女权运动”或“妇女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