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家缘与诗思:家族小说的两难选择

家族是构成社会的基本单位。中国宗法社会所赋予的社会治理与宗族繁衍的功能 ,不仅使家族独具家国同构的象征意蕴 ,而且因家族血亲关系间的矛盾冲突构成伦理悲剧与文化反思的绝对题材。自从巴金的“激流三部曲”首创家族文化 (反思 )小说范式以来 ,现代小说史上最有成就的长篇小说大多与家族乡情联系在一起 ,家族小说也因此成为 2 0世纪中国最具历史性、文化性和人情味的小说类型。总览百年小说作品 ,发现这样一种悖论现象 ,作家们对传统家族文化进行审美批判和历史建构时 ,虽信誓旦旦铲除封建宗法文化 ,但写作中总显得力不从心 ,言不尽意。作品中或隐或显地流露出作家对亲缘亲情的爱恋 ,它似一张无形的网结 ,与艺术超越的诗思哲情纠缠一起 ,使作家处于乡情家缘与哲理诗思的两难选择窘地。“家”情结及其乡土观念中国是世界上最重家世、最讲乡情的国家之一。传统家族文化的持久熏陶 ,使国人身陷“家”中难以自拔 ,逐渐积淀形成恋家情结及其乡土文化观念 ,制导着人们...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8年09期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

论90年代家族小说中女性意识的寻找与建构

一、女性家族记忆的叩问(一)孤独者的溯源“孤独”是人内心的一种情感表现,当代美学家周国平说:“心灵孤独与性格孤僻是两回事。孤僻是弱者的特征而孤独是强者的表现。孤僻是因为惧怕受到伤害,孤独是因为精神上的超群卓绝。”[1]90年代的女作家就是这些“孤独的思考者”,90年代的文学史被描绘为“无主潮、无定向、无共名”的“无名”状态。[2]传统的家族历史一直是由男性强者书写的,女性却一直处于弱势角色,她们的历史往往是空白的、无声的,因此,女性作家越来越多的开始通过寻找自己家族的根源来弥补“女性的历史空白”,她们以自身意识的成长历程来构建女性的自我历史,通过女性独特的家族史写作方式将被主流历史遮蔽的边缘化的女性经验呈现在世人面前,试图让女性对自我的历史发言。这种带有强烈女性色调的历史书写方式不仅是对传统的家族小说的写作模式的颠覆,更是对男性家族历史的解构。因此,形成了以女性为历史主导的女性家族小说。在女性家族小说中孤独与无根感指引着她们去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9年18期
名作欣赏

林语堂家族小说研究回顾与展望

王兆胜于1995年首次探讨林语堂小说中的家庭文化观,开启了20世纪90年代林语堂家族小说的研究热潮。目前,涉及林语堂家族小说的论文11篇,硕士论文3篇,其中专述林语堂家族小说的论文1篇。纵观近二十年来林语堂家族小说的研究,思想意蕴和艺术特色的探讨都不断深入,跨文化影响拓展了研究视角。一、思想意蕴(一)题材 多数学者们仅从时代背景角度思考林语堂家族小说中的“战争”设置,尚未涉及题材意义。马瑜指出林语堂将家族小说三部曲的背景都设置为战争,通过书中人物之口表达取得战事胜利的信心,向西方读者重现不放弃的中国形象。林语堂在家族小说中展现战争破坏力,描摹百姓的抵抗,凸显家族文化的力量,实现家国同构,塑造了一个拥有悠久历史文化内涵的民族国家形象。(二)人物 林氏家族小说中的人物形象具有独特的文化意味,具有“文化人”的意义。林语堂家族小说中的男性人物形象主要为“家长”和“丈夫”两种类型,“这些形象具有儒道融合、中西融合的复合性文化品格,表现出鲜...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18年04期
中华女子学院学报

女性网络家族小说的叙事策略

华文女性家族小说最早起源于女性弹词创作。自17世纪中叶以来,女性开始涉足弹词创作,出现了佚名母女的《玉钏缘》、陶贞怀的《天雨花》、陈端生的《再生缘》、李桂玉的《榴花梦》、邱心如的《笔生花》等一些以女性成长与家族变迁为主要内容的叙事作品,对现代女性家族小说创作影响深远。至晚清女词人顾太清的《红楼梦影》问世,华文女性家族小说的创作正式开启。该书为《红楼梦》续书,以贾府重振为主线,用温柔敦厚的笔触,细腻描绘了豪门巨族女性日常生活的图景。这表明女性家族小说创作在发轫之始,日常生活叙事即进入女性作家的视野。此后,女性小说创作虽有发展,但家族小说却几乎难觅踪迹。直到20世纪20年代中期以后,在新文化运动的影响下,女性家族小说才少量出现,如丁玲的《母亲》、萧红的《呼兰河传》、张爱玲的《金锁记》《倾城之恋》、苏雪林的《棘心》、杨刚的《挑战》、苏青的《结婚十年》、辜颜碧霞的《流》、凌淑华的《有福气的人》、梅娘的《蟹》等。这些作品大多偏爱书写日常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16年35期
文教资料

一曲传统文化的挽歌——浅论叶广芩的家族小说

一、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邓友梅先生曾经赞扬叶广芩的家族小说“有味儿”,这个味儿说的就是其家族小说非常显著的一个特点:对传统文化极为地道的呈现。叶广芩家族小说中对传统文化的呈现可以分为外在和内在两个方面,内容丰富而又庞杂,包含了汉族和满族两种不同文化,涉及衣食住行、礼仪娱乐、处事原则等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些传统文化的印记镂刻在小说的字里行间,成为叶广芩家族小说中最引人瞩目的一抹亮色。(一)传统文化的外在呈现首先是,小说中丰富的京戏元素。在叶广芩的家族小说中我们总能瞥到一角京剧的侧影,一些有关京戏的细节在作者的家族小说中被呈现得十分地道醇正。如小说集《状元媒》的每篇单篇都以京剧剧目为名,并且将小说内容的起伏与京戏的故事典故相融合,相得益彰。在叶广芩的家族小说中有不少有关京戏的讲究和细节。比如,在《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中就提到了什么是“京白”:“舅老爷说,就是戏里头的道白,说开了就是一种糅合了京腔与吴语或其他地区方言的新国语,不是贫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刊》1990年10期
语文学刊

中国家族小说的发生

目前,学术界从题材内容上对小说进行分类,有爱情小说、母爱小说、战争小说、武侠小说、公案小说、商贾小说……等等,却独不见“家族小说”。其实,家族史在艺术表现上与诸如母亲、战争、公案、复仇、亲情等一样,是一个“永恒的主题”。所谓家族小说,应该是通过人物家族(家世)社会生活的兴衰长消,反映某一历史时期社会本质生活的小说。中国的家族小说产生于明代,以《金瓶梅》的问世为标志。它的问世有社会外部因素,也有文学内部因素;有读者的阅读期待要求,也有作家的主观愿望因素。一、社会因素元末农民起义成了朱明王朝改朝换代的工具。明代中叶,社会阶级矛盾日趋激烈,然而阶级的反抗与镇压这一对“政治弹力球”却不似李唐赵宋时代那么“压迫愈重,反抗愈烈”了。同时,出现了一种新的矛盾形式,即明代中叶后期的资本主义经济萌芽对阶级矛盾的消解。这一新矛盾迅速地从统治阶级的内部消解了对反弹的压力,动摇了2000年来建立起来的孔儒文化与封建政体,中国单一的封建经济出现了第一次大...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