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试论不能犯之行为

刑法学作为一门独立的法律科学 ,是以其特有的社会现象———犯罪现象为调整对象 ,并通过追究刑事责任的方式进行规制。刑法所评价的行为是以主客观相统一的 ,故缺乏某一方面的行为不是刑法意义上的行为。不能犯作为刑法理论所考虑认识的行为也不外乎具有主客观两方面性。对其从主客观两方面进行论述是必要的 ,同时这也使我们能够更好地了解不能犯现象的特殊属性 ,以便对它有深刻的分析和准确的认识。一不能犯在其主观方面上表现着一定的社会危害性 ,故可称其为是它的“明显”特征。正是因为这一显著特征 ,主观主义者认为它与其它类的犯罪没有多大的本质区别 ,都是可罚的 ;而客观主义者也正是考虑到不能犯这一特征的明显性 ,如果仅仅因为客观上不能达到危害结果而否定行为的可罚性是存有疑惑的。因此 ,我们可以大胆地做一个假设 ,假如不能犯被立法者认定为犯罪的话 ,那么其主观方面的危险性是最重要的决定性因素 ,正是因为它这一方面的主观危险性 ,即使没有多大的客观实际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有色金属工业》2004年01期
有色金属工业

企业不能犯的八个错误

1.拒绝承担个人责任。史蒂文·布朗认为“管理者如果想发挥管理效能,个个就得勇于承担责任。”杜鲁门的办公室内有一醒目的条幅:“扯皮到此为止。”假若你对所在单位的工作成绩和效益不满意,请不要怪罪其它,严格谨慎地检讨你采用的管理方式吧。2.只控制工作成果。作为经理如果只想控制工作成果而不想试图去影响职员的思想,也是一大错误。由于每个人的工作习惯不同。行动也会不一样。于是布朗指出:“经理只有了解人性因素并且能够对职员的心理了如指掌,生产力才会逐渐地得到提高。”3.对每个人都采取同样的管理方法。凡是试图以同一种方法管理每个职员的经理,一定没有希望成功。优秀的经理擅长掌握职员的个性差异,认清每位职员的优缺点,因人而异的采取个别管理原则。很多的经理都想在同一时间里处理绝大多数人的问题,而尽量避免一对一的谈话,由于谈话没有针对性,所以这并不是一种有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1年30期
法制与社会

未遂不能犯基本问题研究

一、未遂不能犯概述未遂不能犯的概念,各国的立法和理论定义基本一致,都认为是由于主观上的错误认识导致的手段或者工具、对象(西方理论称之为“客体”)错误,导致没有出现实际的侵害结果。但是对于未遂不能犯是不是未遂犯的下位概念,认识并不一致,日本刑法理论将不能犯作为与未遂犯相对应的概念,而其他大部分国家大都将未遂不能犯作为未遂犯的下位概念,我国的通说理论亦然。对于未遂不能犯的性质,主张客观危险说的理论认为因不能犯没有侵害到法益,所以不具有可罚性。我国通说理论认为,未遂不能犯事具备可主客观要件的具有社会危害性的犯罪行为,具有刑事可罚性。我国通说理论认为未遂不能犯具有三个特征:(1)行为人已经开始实行某一具体犯罪的实行行为。(2)犯罪行为的性质在客观上无法达到既遂状态。(3)不能完成犯罪的原因,是由于行为人主观上的认识错误。有的学者认为,未遂不能犯的特征应该包括行为危险性。笔者认为这一想法是非常可取的,并将“行为的危险性”作为未遂不能犯的实...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刑事法杂志》2005年05期
中国刑事法杂志

论未遂犯与不能犯之区别

在刑法理论体系中,不能犯是一个极易混淆而又不应忽视的理论问题之一。不能犯是指行为不可能达到既遂的一种形态,故不能犯的学说与立法主要围绕不可罚的不能犯和未遂犯之区分为标准而展开。我国刑法理论中并不存在“不可罚的不能犯”之概念,只存在能犯未遂与不能犯未遂的概念。不能犯未遂在我国刑法理论中仅作为未遂犯的一种类型存在,并且具有可罚性。而且,通说认为不能犯同时具备主观罪过与客观行为两个犯罪构成要件,因此应当承担刑事责任。我国通说的这种主张无疑体现了刑法的主观主义立场。因为不问行为是否具有侵害法益的危险性,一律都要以未遂犯处罚,除了用重视行为无价值之主观主义立场解释之外,没有其他合适的理由。我国刑法学本来强调犯罪是主客观的统一,认为犯罪成立既要具备主观上的罪过,也应在客观上具备对法益的侵害性。然而,在不能犯的问题上,却只重视行为人的主观要素,这说明我国刑法学中犯罪论的基本立场未能在不能犯的研究中得到贯彻。鉴于这种理论现状,本文拟在概观、评析...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8年14期
法制博览

不能犯理论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

一、我国传统刑法不能犯理论及其问题(1)在以三阶层体系判断犯罪成立的德国在长期的历我国传统刑法理论中将犯罪未遂做出分类:分为史探索中出现了对未遂犯处罚根据的两种理解思实行终了的未遂和未实行终了的未遂,能犯未遂和不路——主观未遂论和客观未遂论。前者将未遂犯的可能犯未遂。犯罪未遂中能犯未遂和不能犯未遂是以行罚性诉诸于行为人表露出来的犯意的危险,后则认为为实际上能否达到犯罪既遂为标准。笔者认为该种分未遂犯的处罚根据在于行为的客观危险。根据未遂犯类一般容易导致个人在理解不能犯概念上出现认识上的处罚根据理论,某一未遂行为要么因为其具有可罚的混淆,本文的观点则是主张未遂犯和不能犯完全两性而成立未遂犯罪,要么因为其不具有可罚性而不成分,以危险为判断标准,不能犯仅指不成立犯罪,不可立未遂犯罪,是不能犯。主观未遂论和客观未遂论在犯的行为(2)。在我国传统理论的观点支持下,同时将形式上都是将未遂犯的可罚性诉诸于危险概念,但是犯罪构成要件分成基本的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08年24期
法制与社会

未遂犯与不能犯之厘清

一、不能犯理论研究概览(一)德日理论聚讼考察以德日为代表的大陆法系国家认为,不能犯是指行为人认识到结果的发生,但其实施的是不具有结果发生的危险性的行为。不能犯是不可罚的行为。这与我国刑法理论所说的不能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日本刑法改正草案》第25条规定:“行为依其性质不能发生结果者,不以未遂犯论处。”其刑法侧重于客观行为及其结果,以行为的客观危险性、定型性及构成要件的符合性作为理论基础,认为不可能造成实际危害的不能犯行为,只是主体人身危险性的象征。日本刑法理论认为不能犯并不成立犯罪,都是不可罚的,包括方法不能、对象不能和主体不能三种情况。(二)国内理论研究现状在我国传统理论中并不存在“不可罚的不能犯”概念,只存在不能犯未遂的概念。不能未遂犯在我国刑法理论中仅作为未遂犯的一种类型存在,并且具有可罚性。刑法理论以行为本身能否达到既遂状态为标准,将犯罪未遂划分为能犯未遂和不能犯未遂。能犯未遂是指犯罪行为有实际可能达到既遂,但由于行为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