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美国再次挑起世贸组织发展中成员地位问题争论

7月,世贸组织总理事会结束后,无论是各代表团还是秘书处通常会进入夏休期,纷纷飞赴世界各地休假。然而,一则消息的刷屏,恐怕让很多代表团外交官今年的夏休计划泡汤了。7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要求美国贸易代表(USTR)采取一切手段,推动世贸组织改革现有的发展中成员认定方法,阻止其所谓经济指标不支持、但自我宣称是发展中成员的成员在世贸组织中享受灵活性。备忘录强调,美国从来没有接受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等部分成员利用特殊与差别待遇损害了美国利益,阻挠世贸组织谈判取得进展。世贸组织改革如要取得进展,必须解决该问题。备忘录还提出明确时间表,如果美国在90天后认为该问题没有取得进展,则USTR可以采取单边行动,不再将相关成员视为发展中成员,不再支持相关成员加入经合组织。在笔者看来,备忘录与今年2月份美国在世贸组织提出的发展中成员分类提案如出一辙、一脉相承,是美国无视世贸组织基本原则、奉行“美国优先”贸易政策的又一例证。备忘录与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2019年03期
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

世贸组织成员聚焦发展中成员地位问题

新年伊始到总理事会前,通常都是日内瓦贸易外交圈的淡季,一些人恐怕还在继续休假。但是,今年他们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美国的两份发展中成员地位提案一下子就让大家进入了忙碌的季节,世贸组织改革的序幕在日内瓦正式拉开了。虽然美国早在2017年7月份时,就要求将澄清贸易与发展的关系作为世贸组织改革的重要领域,但考虑到美国当前政府的任性态度,谁也没有想到美国在特殊与差别待遇问题上如此认真。美国在不到两个月内接连提出提案,从摆事实列明10余个经济贸易指标,强调讨论发展中成员分类问题的重要性,到直接明确意图,要求取消经合组织成员、二十国集团成员、世行高收入国家、全球商品进出口占比0.5%以上的成员等四类成员的特殊与差别待遇,美国的步伐迈得很紧凑很扎实。美国对发展中成员待遇问题的关注由来已久。早在奥巴马甚至小布什时期,美国就对中国、印度等主要发展中成员享受特殊与差别待遇耿耿于怀,奥巴马时期美国谈判人员在日内瓦经常使用两句话,一句是中国和印度不为谈判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2019年04期
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

发展中成员待遇问题在世贸组织内继续升温

美国等发达成员抓着发展中成员地位问题不放,此举有转移矛盾焦点、逃避自身应尽责任的考虑,也有要求一些发展中成员与其对等开放的意图。发展中成员待遇问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吸引全球的更多目光:今年2月,各方在世贸组织总理事会上围绕美国提交的两份发展中成员分类问题激烈辩论;3月,巴西新任总统博尔索纳罗宣布在世贸组织谈判中放弃特殊与差别待遇;当月,日本宣布将停止向中国、印度等成员提供普惠制待遇。按此架势,发展中成员问题注定成为今年国际经济治理舞台上的热点问题。如此前所说,世贸组织通过成员自我认定的方式确定发展中成员身份,并没有明确的定义。不过,从世贸组织内发展中成员非正式小组的运行和世贸组织秘书处有关出版物的信息看,发达成员的范围还是很明显的,包括美国、欧盟(28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冰岛、挪威、瑞士、列支敦士登、俄罗斯。按此来看,其他成员是发展中成员和最不发达国家成员并没有太多争议,但由于墨西哥、以色列等一些发展中成员还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3期
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关于争端解决的规则与程序的谅解》中发展中成员特别优惠待遇问题研究

一引言确立公平与公正的贸易规则,保障各成员都能从国际分工与国际贸易中均衡地受益,是关贸总协定(GATT)和世界贸易组织(WTO)一脉相承的宗旨和使命。然而,各成员在经济发展水平和实力上的差距,必然会使建立在同一起跑线上的游戏规则滋生出事实上的不平等,而且最终会进一步拉大这种差距,而这显然是与公正和公平的宗旨相悖的。《关于争端解决的规则与程序的谅解》中有关发展中成员的特别优惠待遇,为广大发展中成员维护其自身利益以及在实质上能平等互惠地参与贸易争端解决提供了法律保障。二《关于争端解决的规则与程序的谅解》关于发展中成员特别优惠待遇的规定评析《关于争端解决的规则与程序的谅解》做出了对发展中成员给予特别优惠待遇的规定,为发展中成员从实质上追求平等创造了积极条件,增强了发展中成员利用DSU保障其权益的信心。但是这些规定也存在着一些问题,影响到其效力的发挥。(一)关于磋商的规定作为启动WTO争端解决机制的第一个程序———磋商,DSU规定在磋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世界贸易组织动态与研究》2006年06期
世界贸易组织动态与研究

发展中成员要求发达成员开放劳务市场

中国、印度、巴西等发展中成员在世界贸易组织4月3日进行的服务贸易谈判中,共同提出要求发达成员开放服务行业劳务市场的提案。该提案包含的服务行业包括医疗、建筑等24个领域,提案要求发达成员为发展中成员的技术人员提供一定居留时间的劳务和入境许可。但发达成员对该提案反应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WTO经济导刊》2006年09期
WTO经济导刊

一场力量悬殊的较量——多哈回合发展中成员能否实现发展的目标?

多哈回合是发展回合,而发展中成员除了强调发达成员对整个多边贸易体制负有的责任以外,并没有其它切实的谈判条件可以对发达国家施加更有效的压力。2006年7月27日,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拉米在谈判委员会非正式会议上黯然宣布,多哈谈判缓期进行。一波三折的多哈回合前景更加不明朗。WTO149个成员中,虽然发展中成员占大多数,但前8轮谈判实际上均是发达成员特别是欧、美主导,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在谈判力量与参与程度上都明显不足。第八轮乌拉圭回合谈判,第一次将扭曲严重的农产品贸易纳入了多边贸易体制进行约束,无疑对多边贸易体制的发展起了重要的促进作用,但欧、美本身就是农产品贸易扭曲问题的始作俑者,对于削减自身的补贴自然不肯下大力气,最后达成的农业协定,虽然数字上显示发达国家比发展中国家削减比例大,承担的义务多,但其削减却未根本上触及其庞大的补贴和支持基数,不过是和发展中国家玩了一个数字游戏。2002年美国农业新法案大幅度增加了对农业的支持,巴西...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